灯花鹿

【文采用时方恨少,细节从此是路人】
【魔道忘羡+全员】

【魔道祖师】山下无世路(6)(双道长)

第一更(1)

前一更(5)

还是刀刀刀刀刀……


(6)

“星尘,你这是……逼为师入世啊。”

这话可谓说得相当重了。

“弟子惶恐。”晓星尘不敢抬头,“弟子愚钝,还望师父明示。”

抱山散人叹一口气,将他扶起。

“不懂就对了,否则你们怎么会想下山呢,初生牛犊不畏虎,可不就是因为不懂吗。为师也不算很懂,或者说不想懂,更不希望你们被迫去懂,才不许你们下山,下了山的,才不许回来。”她转向在场的其他弟子们,“你们快去收拾两间屋子,备齐药品用具,好生安排这位宋道友静养,我要问你们师兄的事你们也不必听,都散了吧。”

众弟子虽迫切想要知道怎么回事,但师尊既已发话,也只好应了一声,各自去了。他们退去之后,抱山散人才转向晓星尘,问道:“是不是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这次是你自己想到回来,还是有什么人给你出主意?留意有人跟踪了吗?”

晓星尘被问了个晕头转向。他倒是的确有防着被人跟踪,但也只是防着被薛洋追杀而已,至于回山是谁的主意,他并不明白抱山散人为何有此一问。

“是云梦江宗主,师父,可有不妥?”

抱山散人沉吟道:“似乎无甚利害关系……也许只是随口一提罢。”

晓星尘却道:“师父,江宗主绝无恶意,他提起,是因为他误以为自己受过师父的大恩。” 

晓星尘便将他与江澄的对话原样转述,自己的比照推测,也一并秉明。

听完他对魏无羡将金丹给了江澄这一推断,抱山散人的神色突然染上一抹悲戚,又有些欣慰似的喃喃道:“不辱门楣,不辱门楣啊……”

晓星尘不知抱山散人为何这么感慨。魏无羡幼时流落,恐怕尚未得到多少父母的教导就到了江家,师承也该算在江家名下。

抱山散人定了定神收住情绪,这才解释道:“修复金丹难如登天,明明是无稽之谈,绝望之人也偏要信以为真。在修仙御剑还是梦想的时代,也少不了求仙问药想要长生不老的帝王。万幸这位江宗主一直以为是修复而非移植,以为自己是冒名顶替也不便声张,否则只怕有些人迟早有一天要寻到这里来。”

晓星尘如堕冰窟。他这才明白,如果金丹移植之术成熟,恐怕世间会有不少无权无势却天生逸才之人受害,待金丹结成就被活活剖了送与那些资质平平的世家子弟,如此一来,修仙便无异于成魔了。

好在金丹存于体内,无人得见,消息分毫没有走漏,但宋岚这眼睛若是求抱山散人给治好了,自然人人皆知,只怕以后再有仙门名士蒙难,其家族必将千方百计打探师门所在,人多势众,哪里还由得他们入不入世。

连累了宋岚师门还不算,这是把自己师门也置于危险境地了。

晓星尘便噗通一声又跪下了。

抱山散人又将他拉起来。

“所以为师才要问,这回山是你自己想到的,还是有人刻意引导的。既然如此,为师就放心了。宋道友的眼睛,尽力而为吧。”

晓星尘终于一颗心落回肚子里,三度跪谢道:“多谢师父!”

 

抱山散人本以为答允救治之后,晓星尘会立刻去看宋岚,没想到晓星尘又提起了魏无羡。

“师父觉得,魏无羡他真的如传言一样是个魔头吗。”

抱山散人打断了他:“有些事情不知道为好。你不要想着去追查真相,为他正名。你师姐要是不去打探你师兄的下落,也不会那么早就死了。那孩子可能是命里苦,早年没了双亲,现在又背着恶名下了地府。为师不是是非不分,是不能再失去更多人了,你明白吗。”

“……师姐下山之后的事情,师父也知道一些?”

惊觉自己差点说漏嘴,抱山散人硬生生地将话编圆了:“没什么要紧的,只是因为成婚也不能回山,你师姐向我告个罪,顺便带回一些世间关于你师兄的传闻。再后来就没了消息,我不放心,下山去寻,才知道她夫妻二人已死,没有找到他们的孩子,只是在回来的路上捡到了襁褓中的你。”

“我想,既然没有找到那孩子,就把你当做那孩子来养吧。你的性情倒是和你师姐相近,要不是差了这五六岁,也许我还真以为你就是那孩子了。”抱山散人顿了一顿,又道,“星尘,你师兄师姐,我都正式赐了道号,而从你开始,我给的都是普通名字,你知道为什么吗。”

晓星尘从未细究过这一点,只能疑惑地回道:“请师父明示。”

“这山下的世道黑得很,做一颗小小的星,能照亮身边就够了,别想着去做那黑夜里的月亮,天狗可盯着呢。”

晓星尘苦笑道:“师父可知世间送弟子的雅号,便正带着这明月。”

抱山散人无奈叹道:“盛名所累。你先好好休息去,有些事情,就由得世间去传言罢,不知道真相就不会与世间相左,反倒安全。”

  

因为藏色散人就是知道了真相,才会那么早就没了的。

死者已矣,如果为了洗脱死者污名,再多赔上几条性命,还值得吗。

抱山散人自己,是觉得生者为重的。

她回到房间,打开一个上锁的信匣,从两封年代久远已开始泛黄的书信中捻起上面一个,这是藏色散人下山之后,传回的两封书信中的第一封。

 

 

“师尊亲启

 

自弟子下山,不觉已有五载,唯望师尊及诸同门一切安好。

 

请师尊先恕弟子回访师门之过。既已立誓不回,也不应再与师门消息往来,以免有心人寻得踪迹,但事关延灵师兄,已非弟子一人可独断,须禀明师尊为是。

 

外界传言,延灵师兄堕入魔道后死于乱刀之下,唏嘘者有之,鄙夷者亦有之,初时弟子只当是世间仰慕师尊威名,对弟子辈多有高看,未料师兄蒙难,失望之情难免溢于言表。

四年前弟子与云梦江氏从人魏长泽结为伉俪,方知晓此桩陈年旧事真相。师兄从始至终神志清明,是他人为怨灵所控,倒戈相向,以致力战身亡。

 

云梦江氏辖下夷陵有一乱葬岗,为古战场所在,横尸无数,怨气不解,温氏亦无可奈何,只得以高墙围之。

昔年延灵师兄与清河聂氏交好,应云梦江氏邀约,同往夷陵试图度化一二,不想中途生变。

江氏族人因有银铃静心守舍,得以幸免,但聂氏族人据传因心法所致,神魂本就不稳,当场便有数人被强行夺舍,拔刀相向。彼时同行之人均非泛泛之辈,延灵师兄战至力竭,仅保得江氏数人脱出,死后魂魄困于乱葬岗,不得往生。

师兄成魔、死于乱刀之下皆为真,传言却是顺序倒置、因果倒置,未尝不是有人只当是聂氏族人走火入魔,后又以讹传讹,张冠李戴所致。

但弟子因婚姻一事,已察觉形势人心复杂如水行渊,亦不能否认,或有某世家对师兄招揽不成,心有嫉恨进而恶意宣扬之。此番折戟于江氏聂氏皆是颜面无光,亦不愿被迫善后,继续折损本门子弟,故而三缄其口,对外人并不多言。

 

据江氏卷宗记载,中招之人观之毫无意识,仅余一腔杀意,与寻常夺舍似有细微不同,弟子与夫婿查阅典籍并四方游历数载,略有心得,已知与魂魄是否完好有关。

既知师兄困于乱葬岗,弟子责无旁贷,定当度化安抚,不想万事俱备,本欲近期前往之时,察觉有孕,此事需暂缓数年。

婚姻之事弟子自行决断,未得师尊首可,望师尊见谅。他日得一儿半女,自当秉承我派门风,悉心教导,即便不得回山以师祖之礼侍奉座前并受教,也习得一身本领,顶天立地,不辱门楣。

 

弟子藏色 叩上”

 

抱山散人看着末尾“不辱门楣”四字,捏着信纸的手微微抖了片刻方才平复,又拿出了第二封,这第二封,时间已经是又六年后了。

 

“师尊亲启

 

自前番去信,又六年余,疏于问候又或者擅自联络师门,弟子总归要着落一个不是,望师尊见谅,并祝同门上下安好。

弟子一切顺遂,彼时平安得一麟儿,资质颇佳,近日已遥拜师尊,由我夫妻二人启蒙授课。

六年间弟子与夫婿继续游历见识,就魂魄是否完好与夺舍效果之理,已可准确鉴别应对,细分出一支,暂称之为“共情”;又因我二人势单力孤,恐难应付乱葬岗诸多冤魂,夫婿得姑苏蓝氏音律之术启发,制一笛,可压制若干怨灵凶尸,甚至转为己用,略作助力。

弟子思前想后,此皆为旁门左道之术,只为度化延灵师兄而研习,其理万不可轻易流传世间,且夫婿也已脱离江氏,并无送回江氏留存之理,故此将手稿抄录一版送与师尊,我二人不日将前往夷陵,如成功自会报喜,不成再去信细禀。即使失手身亡,他日如有师弟师妹愿再往度化延灵师兄,亦不致毫无头绪。

 

弟子藏色 叩上” 



这第二封信里还随附了厚厚一叠手稿,可是却被抱山散人一起彻底封存了,其中原委,在晓星尘下山之时也没有告知。

江氏聂氏顾惜子弟性命不愿继续善后,她又何尝不是。藏色主动要去她拦不了,但要真有个三长两短,更是证明此事凶险异常,何必让其他弟子为了连面都没见过,只有同门之名的延灵贸然涉险,一个藏色,已经够了。

本该随后而来的,报告此行结果的第三封信,迟迟不见踪影。抱山散人终于按捺不住,时隔几十年后,再度下山。

她在夷陵一带四处打探是否有新近流落街头的五六岁幼儿,却一直没有找到。也是不巧,魏长泽与藏色散人预计长期停留,预付的房钱超过一个月,她在街头寻找的那几天,还是个六岁幼儿的魏无羡尚在客栈等待父母;等抱山散人想到此可能,开始一间一间客栈找过去的时候,又过了时限,客栈老板已经授意伙计将魏无羡赶了出去,再见到这仙气凌然的女冠来寻,死都不敢实情相告,万一那小儿来头不小,又已经遭遇不测,谁知会不会被仙家扬手便屠了满门。

阴差阳错,这断断续续一寻就是三年左右,直到最后一次下山,听说江枫眠带了一个孩子回去,说是找到了魏无羡。她悄悄去看了一次,见江厌离待他如待江澄,他和江澄也打打闹闹关系不错,便放下心回去了。

魏无羡已经是记事的年纪,只要在世间能有个依靠,她便不会带他回山,万一这孩子记得当时的情形,长大之后要下山继续未竟之事,以告慰父母,便又是一桩难办的事。

三年前她第一次寻找魏无羡未果,在回去的路上偶然发现了被丢弃在路边的晓星尘,只是万万没想到这因果竟隐隐延续着,十四年后晓星尘决心要下山,也是因为魏无羡,现在发现一些真相起了探查正名之心,还是因为魏无羡。

莫非她那个时候无论带回的是魏无羡还是晓星尘,最终都会是留不住的孩子。抱山散人突然怀疑起自己当年的决定,如果当时没有把晓星尘带回来呢,如果由着他在荒郊野外死去,或者有命被普通人家捡走,对他来说也许反而更幸运?

她觉得魏无羡命很苦,会不会,晓星尘要历的劫,还没完?

 

TBC

LOF真是越来越难用了…………


评论(15)
热度(69)

© 灯花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