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花鹿

【文采用时方恨少,细节从此是路人】
【魔道忘羡+全员】

【魔道祖师】(评论)莫玄羽,真的是断袖吗?

 

试图推导一下莫玄羽的情节线。

 

莫玄羽这个人超级可怜,金光善接他回家只是为了制衡金光瑶,发现他资质一般后又弃他如敝屣。

可是他不仅视金光瑶如神明,甚至连献舍召回传说中凶神恶煞的夷陵老祖,许的愿望也只是杀了欺辱他的莫大娘一家三口,加一个仗势欺人的下人而已。

甚至在纸条留言中都只字不提金家,魏无羡是靠着金凌的反应才猜出他的血缘,再到金阐一句“纠缠敛芳尊”,解释了弥漫在金鳞台的那种谜之尴尬。

 

以上都说明莫玄羽对于金光瑶毫无敌意。

 

其实人的争斗心啊嫉妒心啊,往往存在于能力接近(至少是自以为接近)的人之间,金光瑶很优秀,莫玄羽甚至都没结丹,这个差距有点大,的确嫉妒不起来。

而且金家当时,金光善的亲生儿子只剩金光瑶了,只怕旁支正准备集中力量诋毁金光瑶的出身,图谋宗主之位,一个十四岁了还没有接受过任何仙门教育的落后分子,哪里扶得上墙。

扶不上墙,那么谁能保他呢。

只有金光瑶。

不是因为可怜他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也不是因为同是金光善德行有亏的产物而心有戚戚焉,最大的原因恐怕是,一旦莫玄羽有个三长两短,这锅金光瑶必须背。

就像金光瑶后来说的那样,有的人长命百岁还好,只要出了点事,魏无羡就得背锅。

 

对一个和善又优秀的,身世相近能够互相理解的,会尽力护他安全的哥哥,莫玄羽怎么会不敬若神明。

在金光善死后,决定宗主之位更是决定二人命运的时期,一个实力不行,一个出身不好,只会团结起来一致对外。然而他未必就是个断袖。最起码作者说了啊,除忘羡外,全员直男。

 

金光瑶这个人,在跟秦愫的婚姻上已经生吞了一颗乱/伦的雷,咽不下吐不掉,心理阴影严重,像他这么聪明的人,就算莫玄羽有这种心思,只怕早就被他看出来然后果断掐灭了。

所以我认为金家人说莫玄羽纠缠,其实只是日常的亲近在他们眼里变了味,是认定了莫玄羽是个断袖之后的一种“逆推”。

 

看金家人的样子,这个流言传播面极广,可能是大庭广众下出的事,根本捂不住。

按照逻辑来说,这种事最应该被瞒得死死的就是秦愫,就像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出轨了,配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然而秦愫多看了“莫玄羽”两眼,一言难尽;

金凌不仅认得一脸吊死鬼妆的“莫玄羽”,还对“骚扰”这事显得很恶心,也不像是听人转述,不像是什么都不懂。

 

所以我推测,莫玄羽因为实力不行,虽然被金光瑶当做是自己人并且护着,但完全没有资格进入金光瑶的核心团队,所以所知不多,这是他没有被灭口的原因。

根据暗示他神智被什么所伤,我猜测是机缘巧合之下,金光瑶带他进密室准备正式拉他入伙了,意外被聂明玦的头颅强制共情,要杀金光瑶。

赶来相救的众人,其中包括已经开始要懂这些事情的半大小子金凌,都以为是他对金光瑶图谋不轨,把他以前亲近金光瑶的举动都“逆推”为纠缠,连莫玄羽自己都以为金光瑶赶他出门也是因为误会(虽然金光瑶到底什么意图,没有信息可以参考),并非有意陷害,因此并不恨他。

 

正巧,有一个设定可以解释金家众人为何如此误会。

金光瑶的琴弦和软剑,都是收在腰里的啊。

如果被强制共情的莫玄羽突然发难,暂时压制住了毫无准备的金光瑶,撕扯他衣服只为缴械,好像说得通。

经过这次意外,金光瑶觉得护身保命的兵器还不够,再将一根琴弦埋入体内以备不测,好像也说得通。

 

自己明白是不小心出了意外,包括金光瑶在内的大家只是误会他而非陷害他,莫玄羽就算被赶回去受苦,也不会怪到金光瑶头上,那么会抱有怨恨的也就只有莫家的人了。

 

聂明玦的尸体不见了,聂家一旦发现也是必须要查的。能把主意打到赤锋尊身上的人很有限,怀桑绝对不会放过莫玄羽这个可能知道一些内幕的金家人。

不知道他们暗中来往了几年,怀桑套了多少话去,最终有没有拿“你兄长杀了我兄长,我这几年照顾你那么多,你居然知道一些事还瞒着我”这种话来逼迫他为金家做的孽赎罪呢。

不知道莫玄羽给魏无羡留下了莫家的信息却没有提金家,是不是因为,金光瑶和聂怀桑他两边都不想愧对,干脆一切都交由魏无羡去发现和决断,让两家各凭造化呢。

 

这么一个开篇就已死,只活在别人的只言片语和误会蔑视里的莫玄羽,也让人心疼得很。


=============

最近沉迷于回看原文整理评论。


评论(11)
热度(432)

© 灯花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