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花鹿

【文采用时方恨少,细节从此是路人】
【魔道忘羡+全员】

【魔道祖师】(长评)原生家庭夫妻关系成因及对子代新生家庭的影响


首先说明一下,这个看着像长评,越写越像脑洞,我个人喜欢根据已有信息进行逻辑推演和留白补完,也算是坚持万事皆有因果的毛病。

高大上的题目是唬人的,别信。


除了主CP忘羡那种互相支持信任,彼此都因对方有所成长的理想模式令人心生向往,《魔道》里面其他几对BG夫妻的相处模式也让我很感兴趣,因为他们不仅各有特色,有血缘关系的几对还可以观察到存在互相影响。 

原文中江金两家信息最多,跨越多代,以下内容以琢磨他们两家为主。


一、江枫眠虞紫鸢夫妇,以及魏长泽藏色散人夫妇。

这两对可以说甚是极端,一对是典型恶性循环代表,一对是神仙眷侣代表,但是又不能分成两部分来讨论,因为这两对从亲代到子代,命运的交织和影响太紧密了。

虽然江虞夫妇一路悲剧,临死才有点心意相通的苗头,但我不认为这全是他们自己的错,因为人的性格到婚龄时早已成形,很难改变,责任主要还是在于两家长辈无视了双方性格冲突和已知的感情纠葛,这种包办婚姻注定要悲剧。

 

先看一下虞紫鸢的人设。

她身上“紫色”要素太多,紫鸢、紫电、紫衣、紫蜘蛛。虽然无巧不成书,可巧合太多又不自然了,应该是少部分为因,大部分为果,推想如下:

最初的原点很可能是,她灵力就是紫色。

文中有一个重要线索是江澄的三毒也是紫色剑光,因此我觉得最好的解释是遗传。

我甚至还猜测江家先祖可能也是紫色灵力,才会定下紫色校服,本族子弟带有这基因,或显或隐,江枫眠娶进她的话,生了孩子还是紫色灵力的可能性更高,再加上虞家的势力,江家前宗主才会对这桩婚事感兴趣,无视儿子的意愿。

这个巧合应该是一切的原点,促成了这桩婚姻,也让它走向失败。 

随后有紫电和“紫蜘蛛”尊号,二者先后不确定。

原文提到“紫电纵横数年”,而不是几十年上百年,那么应该是新制灵器,随她这第一任主人成名才定名“紫电”,也随她嫁入江家成为江家家传宝器。紫电要是历史悠久为虞家家传,说不定需要留给儿媳妇,从一开始就不会给迟早要出嫁的女儿。之后在江澄手上依旧保持了紫色电光,而不是变成什么赤电青电,避免了名不副实。

因为江枫眠会叫她“三娘子”,我猜测紫鸢为字,在婚事谈妥后拟定。

名门之女择偶范围本就不大,“紫蜘蛛”这尊号报出去就吓着一堆人,于是虞家不能等人上门提亲,必须主动出击为女儿物色,因为“紫色”要素多,便把脑筋动到了江家头上。

女方主动又对男方软硬兼施,可见虞氏是强势又心机,想必提亲时也算计好了,说自家三娘子灵力是紫色,跟服色是紫色的江家有缘等等,到这门亲事终于定下,还特地给她取字“紫鸢”。认为鸢与缘同音的我,脑洞真的是很大。 

紫衣不管她婚前爱不爱穿,是不是因为紫色灵力而配套着穿,起码婚后就必须天天穿了。


江枫眠也许暗暗抱怨过为什么虞家看上了江家,看上了他,但是细想下来,这人选也只能是他。江枫眠很委屈。

从虞紫鸢后来的不满和理直气壮来看,估计当初会答应嫁是认为没能娶到藏色是江枫眠自己的命,既然同意了娶她就该从此把她和她生的孩子放在第一位。可以说主要责任在于虞家长辈牛不喝水强按头,她自己的锅大概只有年轻不懂事、把感情问题想得太简单。虞紫鸢也很委屈。

策略联姻下的夫妻关系天生自带内忧,糟糕的是,二人还面临着外患。这个外患就是魏长泽藏色散人夫妇。


根据文中提及的提亲、施压、败阵、出走、屈服几件事的时间线,我大致能够建立以下的逻辑线:

藏色属意魏长泽,但身为女性不方便主动表示。

江枫眠心仪藏色,但不确定她的态度没有轻举妄动。

魏长泽爱慕藏色,但顾虑江枫眠而不参与竞争。

虞家强势提亲施压,江枫眠被逼急了,正式向藏色表白,至此打破三人之间的微妙平衡。

藏色迫不得已向魏长泽挑明,二人选择离开。

江枫眠向长辈屈服,虞紫鸢嫁入江家。

魏长泽身为江家家仆,成亲了不是带妻子归入江家势力而是选择远走高飞,可能也有多方考虑。


首先为了避嫌,藏色必须离开。

因为抱山一门的势力指望不上,藏色再优秀也绝对不会是世家宗主的良配,在未来宗主本人对她有意,但妻室另有人选的情况下,还是离开为妙,只不过她能多带走一个魏长泽而已。题外话:抱山门下出山弟子个个不得好死,也可以说同样是因为门派势力指望不上,个人力量只会被世道大势吞没,最好结局只能是依附于某个世家,单打独斗必死无疑。

其次魏长泽自己也未必就能在江家待得安稳。

魏无羡幼时流落,不知道是从几岁开始,但可以确定的是,就算他从父母那里接受过正统启蒙教育,那时长也肯定比江家任何一个小辈都短,后来还摸鱼打鸟,都能凭着极高的天分坐稳第一名的位置,那么魏长泽修为说不定比江枫眠还要高,再娶了比虞夫人还要优秀的藏色,不知道会把宗主夫妇比成什么样子,又会有多少百凤山那样的闲言碎语,不如一同离开。

也许从上一代开始,“云梦双杰”这种美好愿景就存在着根本隐患,必然是个泡影,魏无羡说的“像你父亲和我父亲一样”,本意是兄弟同心,结果一语成谶。

这个猜想也许能够解释为何后来魏无羡在江家待遇那么好,因为江枫眠认为家族对他父母有亏欠,如果他父母没有为避嫌而离开,就不会早亡;同样的,江厌离对他那么好,大概也是因为看母亲对他态度不好,想要代替母亲补偿一下吧。而这个“亏欠”,起源在于提出联姻的虞家,所以江枫眠没有办法给虞紫鸢解释,解释就是怀念白月光朱砂痣,就是指责虞家指责这桩婚事,两人一定会吵起来然后话题彻底跑偏。

在魏无羡来到江家之前,江虞夫妻矛盾还能勉强压住,相敬如冰十几年,待他把江澄比下去,虞夫人便压不住心里的火了,夫妻关系开始进一步恶化。

结合“随便”剑名的来由,和魏无羡对江澄那番清楚明白的自我定位,我甚至猜测这字可能也是江枫眠让他自己取的,他就借“无羡”表示能有江家檐下一席之地,他已经别无所求。可是,有时候避嫌靠解释是不够的,必须彻底消失才行,他的存在本身就会让江虞夫妻关系恶化,就像当年藏色不方便随魏长泽留下一样,而那时的魏无羡只是个未成年孩子,没有能力离开。


性情不合、各有各的委屈、责任主要在于两家长辈,解释等于指责和推卸、后来还有个魏无羡在眼前提醒和比较,综合在一起造成了江枫眠和虞紫鸢的失败婚姻。

可以说金子轩与江厌离在初期也是这个BE预定的模式,长辈双方有意,女方本人认可,男方本人抗拒。

好在江枫眠虽然没能解决自己的婚姻问题,起码有勇气从根源上避免子女婚姻也步入悲剧,主动与金家解除婚约才算给了江厌离机会。文中没写虞紫鸢的反应,但知道金子轩的态度后,她就算再生气,应该也不会想推女儿走上她的老路的。

但解除婚约,金家也得闹腾一番。


二、金光善夫妇

他们是文中另外一对典型悲剧,成因相比较于江虞的“命”为主,更多是他们夫妻双方自己的“作”。


金夫人与虞夫人真是一辈子的好闺蜜。

都是高门大户出身、貌美、修为高,性情也相近,不然“与人打交道便不讨喜”的虞紫鸢怎么能年少时就和她是闺蜜,怎么能都嫁了大家族的宗主,亲生儿子还在世家公子榜上一个排第三,一个排第五。

连夫妻关系不太好,都一样。

她是独子金子轩,虞夫人是生了两姐弟,多半都是传宗接代任务完成,从此便没有下文了。

细微差别是,江枫眠是心里有别人在先;金光善是床上有别人,至于是在先还是在后,那就说不准了。

 

江枫眠心里有别人在先,对别人的儿子比对亲生儿子好,一定程度上还会自知委屈了妻子,对她多有忍让,而金光善在外到处偷吃,看起来毫无羞愧又从未对谁专情过,那么他变成这样,除了管不住下半身,可能还因为对妻子抱有强烈的报复心。

当年金子轩闹意见,江枫眠提出解除婚约,金光善还得“大着胆子”才敢同意,回家之后父子俩估计没少挨她的抱怨和数落,可这只会让金子轩更加反感江家,让金光善更加反感她。

金光善地位在那里,他不是真的“怕”老婆,真怕老婆的应该是莫大夫人的入赘老公那样,妻子声音高点儿就立刻照办。我觉得金光善是心里明镜似的一个油滑之人,不喜正妻性情,嫌麻烦懒得吵,因为她的背景却休不了她、纳不了妾,那就出轨去找软语莺燕得到心理平衡,但私生子一个也不认。

那个时代不能用现代道德和婚姻观来苛求,金光善被人非议也是因为偷吃太多太杂,超出一般人所能理解,如果他固定对象只有有限一两名(不超过那个时代认可的纳妾/外室数即可,比如聂家那样的一妻一妾,不仅没什么风言风语,嫡庶兄弟的感情还相当好),估计八卦风向就会变成金夫人脾气不好活该了。所以我认为金夫人也是有一定的责任在里面的,我甚至觉得她可能还对虞紫鸢的怨气有一些煽动效果,比如“就算魏无羡不是江枫眠私生子,也难说江枫眠就一定没有私生子,只是像金光善一样,没接回来而已”,毕竟她吃了这亏,也会提醒闺蜜多长个心眼。

然后他们的夫妻关系在迫不得已同意金光瑶回家之后进一步恶化。

金光瑶有血缘有人缘,比起魏无羡这种外姓人,在主母眼里更不受待见。虽然孟诗出身上不了台面,金光善也由着金夫人给金光瑶小鞋穿,并没有多想什么,但金夫人不能不多想。有一就有二,眼下是资质差一些、出身说不得的金光瑶,那接下来又会是谁,立下大功让金家不得不同意认祖归宗呢,万一下一个是修仙人家哪个庶女生的,资质尚可又接受了正统仙门教育的呢,想一想都要火冒三丈。


三、各家亲代对子代的影响

完全不吵架的夫妻极少,吵架还能做到完全避开孩子,从未拉孩子来“评理”过的,更少。所以亲代夫妻关系有问题,子代多数都看在了眼里,并且力图解决和避免,虽然能不能成功、会不会引发新的问题,那就是另外一件事了。


1.金江两家父母对轩离的影响。

当年解除婚约后,金夫人肯定没少骂儿子,一心想要重新联姻,在江家覆灭之后,这个心愿恐怕更是异化为实现闺蜜遗愿的执念,让金子轩反感更深,还好他也被父母养得够骄傲,骄傲到始终没有向母亲屈服,直到琅邪那次误会,强势触底反弹,简直有重塑三观的奇效。他真正对江厌离动了心,那就跟江枫眠婚前的心境大不一样了。

江厌离,一好在她跟母亲和金夫人不同,个性本来就柔,不存在重蹈覆辙的根源隐患,二好在江枫眠身为当年屈服的男方,深知其中纠结也清楚该怎么做才是真正为女儿好,只可惜当时的江厌离没有学到,直到在琅邪亲眼见识过金子轩的抵触之后,伤了心开始转变态度,客观上与父亲对这桩婚事的后撤态度保持了一致,这才逼出了金子轩正式的当众表白,彻底扫清了两人之间最后一点障碍。


2.江虞夫妇对江澄的影响。

江澄喜欢的女孩子,性格必须要好,这一点已经很能说明问题。

虽然他分神养育金凌,自己脾气也厉害,导致目前还没找到,但也幸好没找到,不然可能会比父母的夫妻关系还糟。

因为金凌之于他,比魏无羡之于江枫眠来得重要多了,故人之子,哪比得上亲姐唯一骨血。

金凌在金家一直被孤立,待云梦比待兰陵还要多,想想新一代的江宗主夫人可能又要忍无可忍跟江宗主大吵“到底哪个才是你亲生的”,我就觉得,他还是先养大了金凌再说吧!反正低魔也是修仙,五十岁再结婚也肯定能生出孩子的!毕竟还有人(不想提那名字)修为高到肉 体也能保持在巅峰状态对不?毕竟小辈同龄,而同是上一辈人的蓝家二叔却能把江枫眠金光善痛斥到抹汗,绝对不可能跟他们同龄吧,应该大上很多。跟蓝妈妈开局不利,必然需要很长时间来破冰,我猜蓝爸爸也是五六十了才有儿子们,同理可证,江澄也不怕五六十再娶!

现在金凌已经正式接过金家,虽然还需要江澄时不时的扶持,但起码不会在江家占据一个极为重要的位置了,江澄到时候再娶个彼此喜欢、脾气又好的妹子,就万事大吉了。


3.金光善和孟诗分别对金光瑶的影响。

金光瑶一生都苦于娼妓之子、私生子这种父母给的身份,证明自己、认祖归宗之心强烈,还要面对亲生父亲和主母的冷落,这一切决定了他会娶的必然是秦愫这样的女子:

女方本人不计较他出身,真心喜欢他,这能让他也回以真心并愿意娶;

女方家庭还要对他有助力,这能让他觉得值得娶;

至于女方家庭阻力这种他“能不能娶到”的问题,只要女方本人态度坚决,再加上他的处事能力,还是有希望的。

瑶愫二人,先有男方英雄救美(是不是算计另说,就算这是算计,秦愫会不会因此看上他,那也是未知数啊,毕竟他也不是料事如神),后有女方以家世强力支援,不仅是自由恋爱、互承恩情,还有冲破家长阻力这个“共患难”而加深感情的机缘在,基础非常非常好(文中几对里面就只有忘羡还有共患难这种机缘了),是继轩离之后最有可能成为又一对神仙眷侣的,可惜还是毁在了“命”上。

即使知道真相后再也不敢碰妻子,阿松死后又需要一个孩子来继承宗主之位,金光瑶也没有急着找别人来生,除了对秦愫有感情,忙于事务,还有就是他不会重蹈覆辙。因为他对秦家的顾忌就如同金光善对岳家的顾忌,在彻底站稳之前他绝对不可能纳妾,要是让他养外室养私生子,他恐怕连自己心里这关都过不去。


4.魏家蓝家父母对忘羡二人的影响。

魏无羡虽然大半生都在江家,但毕竟早年还是亲生父母带的,原生家庭模式的影响还在,一路头也不回地奔着话少又优秀,看起来类似他父亲的那个就去了,虽然他那时完全没开窍,点蜡。

蓝家父母信息太少,无法建立一套完整的推想,但是青蘅君把“关起来”视为“保护”这个思路,蓝忘机学了个十足十,发现魏无羡不能接受之后,他吸取经验改变做法,用接纳和支持将十几年前的遗憾改写为了当下的圆满。

其实绵绵夫妻和忘羡有点儿像,都是有一方的生活模式有无法改变的地方,绵绵不会放弃仙门夜猎,魏无羡也不会放弃人身自由(话说,极少有人会放弃人身自由吧),而另一方虽然要为此做出一定的让步和牺牲,代价也还在能接受的范围内,比如绵绵的夫君放弃安定生活,蓝忘机甘冒脱离家族的风险。

好在魏无羡也为蓝忘机学会了遵守蓝家家规,两人一起争取到了感情和家族两全,就是绵绵一家三口没有家族后盾,让读者我有点儿担心他们夜猎安全,希望他们夫妻也能长命百岁,一生平安。小绵绵成长在这样的原生家庭,将来自己组建小家庭时应该也会幸福的,只是这样一来,我就越发遗憾忘羡不能有个亲生的小的,来延续他们这种原生家庭的理想模式了。



特别喜欢魔道的一个原因就是,一个耽 美文里能有这么多形象鲜明令人或敬或爱或惋惜的女性(还不包括温情那样因为没有成婚所以这里没有涵盖的),有这么多相处模式各异但互相又有联系和影响的夫妻情侣,实在是看得太过瘾了。

表白墨香,万圣节节日快乐,魔道一周岁快乐!


-----------

人需要死线,磨叽了好久,终于在正日子写完了。

10月居然啥产出都没有,发个东西假装更新(误)

评论(35)
热度(624)

© 灯花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