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花鹿

【文采用时方恨少,细节从此是路人】
【魔道忘羡+全员】

【魔道祖师】[忘羡] Change 7-8

人物是墨香太太的,OOC是我的。
BJD娃圈paro,造型师叽X妆师羡。
满屏娃圈黑话,肯定有bug,写得不是很满意。
养娃太烧钱,入圈需谨慎。

前文  1-2  3-4  5-6


(7)

几天后,魏无羡一个帖子让论坛里又炸开了锅。

“难怪大大这个月不接妆嘤嘤嘤那下个月呢,恢复吗?”

“天啦!含光要一开始就是这个妆,可能三万三也打不住吧!”

“巨巨什么时候恢复接妆?我想指定同款可以吗?”

“楼上发什么梦呢,先抢到名额再说吧”

“啊呀这个表情!到底该形容为破涕为笑还是喜极而泣呢?”


新妆面的点睛之笔在于唇妆。魏无羡将“含光”的唇形画得外扩了少许,用延长并微翘的嘴角准确地定格住了哭正要转变为笑的那一刻,会令人不由自主地猜测这个表情是什么含义,想象这个笑容最终会是什么样子。

“现在只是实现了‘破涕为笑’,希望将来有一天我能画出‘喜极而泣’的感觉,努力吧。”魏无羡回复。

然而帖子里很快出现了不太和谐的声音。

一个没发过自家娃照,看起来也不怎么活跃的ID质疑他官方妆师和“含光”所有者的双重身份。“思追”的staff名单一公布,就说明“含光”在他手里等于还是在官方手里,跟一开始就说了不会出售的“泽芜”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很明显这是云深官方既不想出售,又想创造一个拍卖纪录的自炒行为,鄙视之。


咦消息公布了?

魏无羡这个周末一心扑在给小“含光”改妆的事情上,根本没有留意新消息。切换到公告区一看,原来官网几天前已经公布,论坛很快就把资讯搬过来了。

新娃预告“思追”,三分,限定300体,目前只有素头和部分配件的照片,放了一个全身的剪影吊人胃口。因为“思追”设定为收养来的孩子,所以会有两套衣服,两种妆面可选。一个是云深一贯的白衣和稳重气质,另一个色系,只说会加入红色元素显得更活泼一点,半个月后正式发售时才全部公开。

下面跟帖都在说这次官妆的水准肯定会大幅提升,所以绝大部分人都会加购,下手一定要快,下单越晚,到手越慢。

魏无羡看着staff名单里,自己的ID紧随在造型师蓝忘机的名字后面,窃喜了一会儿才想起他为什么会来看这个帖子。

他拨通了电话。

“蓝湛,我发了新妆面的照片,然后有人就来我这里说,怀疑你们根本就没有出售的打算,还要拍卖炒价格,会是竞争对手吗?”

蓝忘机答:“清者自清。”然后捕捉到重点,“换好妆了?”

魏无羡把链接发了给他,然后开始回复那个ID。

“这两件事是巧合,前后脚发生的而已。小含光被我拍走后,云深才来找我的,不信我给你看看合同上的签约时间?”

这个小风波就这么过去了,然而蓝忘机对着那个问是喜极而泣还是破涕为笑的回复,发起了呆。


第二天早上,魏无羡一到云深总部,蓝忘机就对他说:“‘破涕为笑’很好……谢谢。”

魏无羡觉得蓝忘机话里有深意,很小心地问:“蓝湛,为什么你们会把它设计成要哭出来的表情?”

“一是避免风格重复,二是……”

“……因为你六岁的时候,就是那个表情?”

“是。”

蓝忘机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魏无羡心领神会地跟上。


他打开抽屉,拿出一张照片递给魏无羡。

“……那时我母亲刚刚去世。”

照片上的幼年蓝忘机看起来正是五六岁左右,穿着贴身的黑色小西装,忍着眼泪,虽然照片中还拍到另有一只手牵着他,但看起来也是个小孩子,估计是当时不到十岁的蓝曦臣。他的表情和“含光”一模一样,魏无羡心疼得厉害,一时间又有点分不清大的小的,是人是娃,脱口而出:“……那我可以抱抱你吗?”

蓝忘机愣了一下,点点头。

魏无羡走上前,紧紧地抱住他,就像当初当着他的面抱住小“含光”那样。

片刻之后,他感觉到蓝忘机也回抱住了他,一只手还扶了下他的后脑,让他能舒舒服服地把头埋进肩窝。

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办公室外面,蓝曦臣呆滞了一下然后悄悄离开的身影,直到一阵刺耳的座机铃声将两人惊醒过来。


蓝忘机松开魏无羡,转身接起电话,留下魏无羡一个人在那里尴尬地狂刷脑内弹幕:怎么回事?怎么我脑一抽就抱上了?他也回抱住我了?我能不能认为他也是有点喜欢我的?

“兄长让我去他办公室一趟。”

“哦,那,那我不打扰了,你忙,你忙。”

魏无羡逃出蓝忘机的办公室,逃去洗手间洗了把脸,回工作间继续完成设计到一半的“思追”。


蓝忘机一进蓝曦臣的办公室,就看到他端详着手里一个娃头,正是之前自己选定并送去,请他以此为基础来做修改的。

“你要我帮你做的东西,是不是有些问题。……忘机,我也不是不分青红皂白就干涉你的人生选择……你是认真的?”

“……兄长指什么?”

“我刚才去你办公室找你。”

“……”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已经不能不说开了。

“我让他明天把‘含光’带来给兄长先看看吧。”

“含光在他那里?”蓝曦臣皱眉,“怎么回事,你说清楚了。”



蓝曦臣看看坐在他对面的蓝忘机,又看看端坐在办公桌上,改了新妆面的‘含光’,陷入了沉思。

把“含光”给到魏无羡手里,还真是给对了。

从小时候开始,蓝忘机就是个严肃的孩子,所以母亲才特别爱逗他,连他自己在捏这只娃的时候都无法想象弟弟笑起来的话会是什么样子,只能按照那张旧照片来,然而魏无羡这个认识没多久的人,居然能画出这样的妆面……

“兄长?”

“罢了罢了,随便你吧。”蓝曦臣扶额,“你到底什么时候开始的?”

“……他当着我的面抱住‘含光’的时候。”

门被叩了两声,得到回应后魏无羡伸头问道,“二位看完了吗?其他人也都说想看呢。”

蓝忘机抱起小“含光”交回他手里,他一边举高高一边开心地说着“走~喽~”,步伐轻快地走向工作间,像个刚当上爸爸而特别兴奋的大男孩。

蓝忘机看着他拐个弯消失不见,才关上门,坐回到蓝曦臣对面。

“那做好以后,你准备让谁来画?”

“不画。”

“………………”

“除非他自己画。”

蓝曦臣叹了一口气。

“那我就只能祝愿这个可怜的娃,能等到正主给它上妆的那一天了。”


(8)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就是一个多月过去,“思追”早已售罄,300颗娃头一个个排着队等待魏无羡来给上妆,工作之余两人还会偶尔一起吃饭聊聊接下来的新计划,然后蓝忘机送魏无羡回家,爱车被魏无羡从里到外摸个遍,恨不得自己也有钱买上一辆。

蓝忘机忍得很辛苦,才没脱口而出“你喜欢我就天天接送你”,魏无羡也是忍得很辛苦,才没脱口而出“你要不要上来坐坐”。

魏无羡始终没有机会再看一次蓝忘机的笑容,连有一次在他家小区门口遇上了主人没给牵绳的狗,吓得魂飞魄散,蓝忘机把狗赶开后他还以为接下来会被嘲笑一通,心想嘲笑也是笑,没想到蓝忘机只有一脸紧张神色,如临大敌,弄得他倒不好意思起来,反过来安慰说“我没事,没事,你别慌”。

于是最近魏无羡跟小“含光”念叨最多的,又变成了:“小蓝湛啊,你说说大蓝湛怎么那么不爱笑啊,是不是因为我给你画成了笑脸?要是给你改成大哭的话,他能多笑笑吗?”


这天收工前,蓝忘机叮嘱魏无羡第二天把“含光”再带来公司总部一趟,说是有新衣服要给它试。

魏无羡回想着看别人家小夫妻俩带着孩子逛商场添置衣服的情形,飘飘然傻乐了半天,才想到这应该是个邀请蓝忘机进家门的好借口,回家路上去超市买了好多种牌子的苹果汁,又把家里好好收拾了一通。

不过,当一个人周密计划想循序渐进按部就班地来的时候,经常会直接被甩上云霄飞车。


蓝忘机带着“含光”去了蓝曦臣的办公室,把魏无羡挡在门外,说换好了再给他看。

魏无羡只得先继续给娃上妆去,腹诽道这有什么不能给看的,我又不是没给它换过衣服,你们在搞什么鬼?


蓝曦臣从柜子里取出一只新送到的娃头,递到蓝忘机手里。

蓝忘机仔细端详了一阵子那颗跟魏无羡长得一模一样的白煮蛋,才将它与一具身体组装起来,套上一身黑色为主红色滚边的衣服,头发配饰都打点停当,和“含光”并排摆坐在一起,拿了相机仔细地拍了好几张。

一个妆面精致生动,一个毫无颜色,中间隔着一个人,隔着那个人给的灵气。

蓝曦臣静静地围观。这些事情蓝忘机是不会让他插手的。

“我也是服了你了,忙前忙后那么多,又自掏腰包,然后还闷着不说?”

“喜欢他是我自己的事,他不用知道。”

“对,是你自己的事,但你还拖着我赔上了一个星期的时间。”

“……我也不想的。”


蓝忘机把换好了衣服的“含光”带回来交给魏无羡,魏无羡抛出了他早就准备好的钓钩。

“蓝湛,这身新衣服要钱吗?”

“送你的。”

“哦,那晚上我请你吃饭吧?”

“好。”

说完,蓝忘机便拎着相机回他自己办公室去存照片了。

魏无羡兴奋地搓了搓手。

很好,大鱼上钩啦。虽然说他也是个男人,就算请蓝忘机去家里坐坐也不算什么明显的信号,但是,先从生活上一步一步拉近距离开始嘛。

他抱着小“含光”看了看那做工精致的新衣服,心里高兴加上工作间里正好又没别人,有些话便憋不住了。

“蓝忘机,蓝湛,”他举着小小的“含光”,跟它对视,“你这个人呢特别好,我喜欢你,但是你的表情太少了,不对,是几乎没有表情,就像个……白煮蛋,对,像个白煮蛋一样。首先我希望的是,你能够拥有喜怒哀乐各种各样的变化;其次,身为一个妆师,我更希望的是,这些变化统统都是在我的手里才展现出来。我现在已经完成了第一步——”

身后传来一点动静,魏无羡回头看清楚来人是谁后,惊得血色唰一下退去,整张脸煞白煞白的。

他刚才没有关门?刚才那番酸了吧唧对蓝忘机的表白,蓝曦臣听到没有?听懂了没有?


蓝曦臣向他走了过来,死死盯着他,仿佛在等着他的解释。

魏无羡紧张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番话没有被本人听到,也就没有被当场拒绝的可能,从这一点上来说是件好事,可是被本人的至亲听到,恐怕只会被强烈反对,又是大大的不妙。

“蓝总……”

“魏无羡,你刚才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魏无羡咬住下唇,沉默了一阵后终于下定了决心。他放下小“含光”,从钱包里掏出那张一直随身带着的银行卡。

“蓝总,抱歉给你造成了困扰,我还没有跟蓝湛表示过什么,你放心。我马上就辞职,已经说好由我来画的思追,我可以在家里画,”他把那张银行卡推到蓝曦臣面前,又将小“含光”抱回怀里,“原本说好的是,既然没收钱,那就你们随时要,我随时把它送回来,但我现在改变主意了,‘含光’我一定要留下,这里一分钱也没动。”

蓝曦臣又把卡推回来:“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更没有批准过这笔退款。”

魏无羡呆住了。

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张了张嘴,又觉得这个猜测过于乐观,没敢问。

“看了你给改的妆,我还以为你也是个有心的,结果就因为自己脑补的那点困难,掉头就跑。忘机算是看错人了,也好。”

蓝曦臣转身就要走。

魏无羡扑上去拽住他:“看错是什么意思?那钱又是怎么回事?蓝总,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求求你告诉我!”

一直都是笑脸示人的蓝曦臣隐隐有些怒气。

“你已经意识到了吧,这笔钱是忘机自己出的,因为是他决定把‘含光’送到你手里。他还有一样东西暂时放在我这,给你看看。”



魏无羡胳膊底下夹着那只跟他一模一样的娃,飞扑过去捶蓝忘机的办公室门。

蓝曦臣的话还炸雷一样在他耳边一遍一遍回响着。

“他从一开始就想按照你的样子做一个娃,还不肯告诉你,不想打扰你。”

“你要知道他参与拍卖帮你拿到,可是冒着我们整个公司被黑炒作的风险的。”

“他第二天下午才把娃给你送过去,我想你应该能想通他上午干什么去了,是去给你开户转账了。”

“可惜负责捏娃头的人是我,不然他肯定自己动手,那醋味浓得都能杀虫了。”

“你是没看到他盯着我捏头的样子,这里不对那里不像,啰哩吧嗦跟换了个人一样,弄到最后我看见你这张脸都要心理阴影了。”

“话已经说得这么明白了,你到底愿不愿意给这只娃上妆??”

魏无羡的答复也是斩钉截铁:“我这就去把刚才那番话再跟他说一遍!”


正在盯着照片反复看的蓝忘机迅速地叉掉窗口,开门放魏无羡进来,一眼看到他抱着的那只娃,愣住了。

魏无羡砰地一声带上了门。

十五分钟后,魏无羡顶着有些发红的脸和嘴唇跑回工作间,抄起小“含光”麻利地将两只娃一起收进外出包,蓝忘机则先去了一趟蓝曦臣的办公室。

“兄长,请三天假。”

“走走走,别让我再给你们操心。”

蓝曦臣气还没消,嫌弃地挥手。


蓝忘机快步赶到地下车库的时候,魏无羡背着包,已经候在他车边。

他刚按下解锁,就见魏无羡直接拉开副驾门,抱着不算小的外出包就往里钻。

蓝忘机拉开后座车门,向魏无羡伸出手:“放后座。”

“不。”魏无羡仰头看他,手上把外出包抱得更紧了,“怕你反悔,怕我是在做梦。”

“不会,也不是。”

蓝忘机回答,合上后车门,过来给他调整副驾座位。虽然四分的娃不算大,但两只都装进去后,外出包已经撑得鼓鼓囊囊,他非要抱在怀里,会挤占不少空间。

倾身过来的蓝忘机靠得那么近,颈侧已经能感受到他温热的呼吸扑过来。几分钟前他们刚刚交换了一个定情的亲吻,心潮尚未平复,稍微来点火星都有可能烧成燎原之势,等到魏无羡找回自己意识的时候,他们已经一个人缩在车里,一个人半个身子还在车外,唇齿缠绵地亲了好一会儿,这要是在后座,只怕接下来就要被推进去就地正法。

他的右手从蓝忘机的衣领向上一路摸到脸颊,这才终于觉得怀里的娃包有些碍事,左手本能地一缩,从包下抽出来就要圈上蓝忘机的脖子。

下一秒,外出包倒向内侧,不偏不倚拍在了方向盘上。

地下车库的安静被一声清脆的“嘀”划破。


太可怕了,居然差点就在满是监控摄像头的地下车库里擦枪走火。

一路上,魏无羡竖抱着娃包,用来挡住自己红得要滴血的脸,一边愤愤不平地想:为什么蓝忘机的脸皮这么天赋异禀,都烫成这样了也根本不会红???


TBC

没能在8章结束……要被9开车的部分难死了……很焦虑,发存稿。
完结章23号百日忘羡Day58正日子见,么么哒。 

评论(29)
热度(508)

© 灯花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