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花鹿

【文采用时方恨少,细节从此是路人】
【魔道忘羡+全员】

【魔道祖师】[忘羡] Change 5-6

人物是墨香太太的,OOC是我的。

BJD娃圈paro,造型师叽X妆师羡。
满屏娃圈黑话,我总觉得肯定有bug。
郑重提醒,养娃太烧钱,入圈需谨慎。

前文  1-2  3-4 


(5)

在换妆之前,一切都要留个纪念。

魏无羡不能免俗地用云深的官方梗抹额拍了个小剧场,帖子一发出去,瞬间就跪倒一片。


“天哪含光!是含光啊啊啊啊!!!”

“啊啊啊原来是巨巨啊!我中途就hold不住脱战了!现在看到含光是在巨巨手里我就服气了!!”

“这是送到夷陵大大那里去换妆了?”

“新人潜水三月洗了白再说话吧,送妆都是寄单头,加画体妆才寄整身,你见过连配件全套都寄给妆师的么”

“啊蓝湛这个名字也好棒啊!大大有才!话说每次看到云深的娃被大家跟着官方取名叫蓝xx我都会笑死”

“我朋友家那只叫蓝精灵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我家闺女叫蓝莓!”

“我朋友自从闺女叫了蓝月亮之后,家里洗衣液洗手液全都换了,中毒已深”

“含光身价三万三啊!给夷陵大大跪了!”

“我记得夷陵巨巨以前并没有娃啊?含光是第一只吗?”

“恭喜大大荣升娃爸!”

魏无羡在底下回道:“没错没错,以前是没有,现在有小含光啦!唯一的一只!”


魏无羡提到“含光”时必带一个小字,不是因为四分相对于三分的“小”,而是因为见过了本尊,所以本尊被他视为“大”的,说到娃不带个“小”字总觉得哪里不对。

聂怀桑刷论坛刷到这个帖子,然后又在qq上duangduang地抖魏无羡。

“魏兄!魏兄!我看到你发帖了!那我哥画好了吗?我这边可是救命的事啊!QAQ!!!”

“昨天才刚收到啊,你睡晕了?”

“哦哦哦急糊涂了,求尽快啊!这辈子我就指望魏兄你了!”

“放心,没耽误你。昨天跟云深那边谈业务没时间,今天早上我上好底色,等晾干的时候才去拍的照片。只要不下雨,周日下午能寄出。以后掐你哥的脸时少使点劲行不行?”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大手劲,真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三万三?好贵,那你又要到什么时候才够钱买车?”

“你别说出去啊,云深聘我当官方妆师了,知道是我拍下的,还把钱全退我了。”

“哎哟官方退钱!大气!魏兄你就算去了云深也不能弃我于不顾啊!”

“放心吧,我哪回食言过。”


打发走聂怀桑,魏无羡见还不到进行下一步的时间,便摸出纸笔,开始画小“含光”新妆面的草图并记录一些重点。

虽然定下了要改,但是具体设计方案需要仔细考虑。魏无羡能画娃就画娃,等待晾干时就琢磨怎么改,草图画了四五张,还是觉得不够满意,直到周日晚上,他才突然醒悟过来——周一就要去云深总部了,观察一下大活人蓝忘机再做决定嘛。于是他抄起一把大头针,把草图都别到了工作台上,然后终于睡踏实了。

周一,驻云深现场工作及蓝忘机观察活动正式开始。


蓝忘机虽然说话简练,但不代表该发表意见时他也闷着不说,因此第一次见面的那个下午,魏无羡并没有什么深刻的感受,真的一起工作了,才发现蓝忘机话特别少,连带着整个工作间都没人说废话。

云深的工作间就是单纯的工作间,需要用电脑的时候众人会回外面的办公区。工作间中央摆着一张毫无隔挡的大长条桌,魏无羡第一眼看到桌面空无一物,还以为是新人报道第一天,先到会议室等待工作安排,紧接着看清楚贴墙面一圈陈列着大大小小不少娃的柜子,又有人陆续进来坐下,取出娃和各种材料工具在这桌子上摆开,他才意识到这间屋子就是实际工作的地方了。想了想自己那乱七八糟的桌面,显示屏周围堆了一圈的纸笔颜料和板子,魏无羡有点汗颜,再一想,管他呢,反正能找到需要的东西就是了。

人到齐之后,蓝忘机把他跟众人介绍完了,又带他去跟蓝曦臣打了招呼,回来之后就再也没见他主动说过一句话,都是下属有什么新创意要给他过目,或者难以决断需要他拍板的时候,才会过来低声交谈。

造型设计这个部门,人都挺年轻的,竟然安静得跟深山千年古刹一样。最明显的表现是,他们宁可默默绕过半个房间自己去取东西,也不敢站起来喊一声“哎那个谁谁你帮我拿一下你背后柜子里的什么什么”,但是每当蓝忘机起身去洗手间、或者回他自己的独立办公室时,魏无羡都能听到众人小小地吁出一口气。

这真是太有趣了。

到了下班的时候,魏无羡很快收拾好自己那些纸笔,乐呵呵地看着众人如他猜测的那样,叠好娃衣,珠子扣子各种配件全部放回收纳盒,和娃一起收进柜子里,把桌面收拾得干干净净后才离开。

于是,除了观察蓝忘机的表情来用于新妆面设计,魏无羡这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默默给自己又追加了一个小目标:让造型设计部门变得活泼一点。

第一天这样,他还能饶有兴趣地憋笑,以后每天都这样的话,他会第一个被憋死,这可不行。


(6)

一放松就没个正形的魏无羡,没骨头一样倒坐着趴在椅背上,长腿一蹬滑到蓝忘机身边,看他铺开了一大堆配件比较挑选。

“思追”的风格他们在上周四就已经商定,要将年龄设定得看起来比“泽芜”小一些。这周的前半,他们从已有型号中选定了一个气质最接近“泽芜”的,随后魏无羡画好了妆面草图,想要等到衣服和配件定了,最后再确定妆的细节,但是高标准严要求的蓝忘机一直在不断地改动造型和配饰。


“我很喜欢思追这个设定,真的只做成 oneoff 吗?有点可惜。”

“你确定?”蓝忘机偏头看向他。

改成通贩的话就要视为出一个新娃了,不仅要做新的头模,而且一旦公布妆师是他,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加购官妆,这可不是画一个就完工的事了。

魏无羡当然不满足于一季度画一个了,他还想在云深频繁出入一阵时日,好观察一下蓝忘机呢。

“我无所谓,给谁画都是一样。如果你们愿意,我们就来商量一下除了oneoff之外的日常合作方式吧。”

能真正地长期共事,蓝忘机也是求之不得。


蓝曦臣看着弟弟开心地——虽然除了他没人看得出来——带着魏无羡来找他商量新娃头的事情。

“兄长,这次oneoff,能不能改通贩,或者限定几百也行。”

蓝曦臣翻了翻台历。

“接下来的两个月里没有什么重要展会,不影响,但是答应给你做的就得往后延了,”他暗示蓝忘机,“你没意见就行。”

“不急。”

“那你现在带魏无羡过来,是不是要谈点别的?”

“蓝总英明!那这个长期饭票肯给吗?”魏无羡乖巧地问道。

蓝曦臣看看他,又看看弟弟,心说,上次就简单打了个照面印象不深,这人长得的确够格做模特,难怪了。

“那就先这么定了,大约半个月能捏好,加上翻模的时间,应该不会超过一个月,一个月后你们接手做设计。付费可以按咱们现在最高一档的妆师费用再加几成,具体加多少,你们自己去商量吧。”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魏无羡只能在家里老老实实地完成之前接下的单子。

这可真是要急死他了。毕竟是按工作量支付报酬的合作方式,没他什么事的时候,也不好天天赖在云深总部,只能先回家把手头的事都清一清。

他更新帖子顶楼,通知下个月暂停接妆后,楼里顿时哀嚎一片,可是他自己也想哀嚎。

每天他都拽着“含光”的小手,念叨着“小蓝湛对不起哦,这一阵子见不到大蓝湛,看不到他笑起来是什么样子,我也没法给你设计新妆面啊,你再耐心等几天”。等来等去过了大半个月,终于等到蓝忘机联系他说,成品第二天中午左右就能送到云深总部,他可以过去了。

高兴过头的结果是,一进门看见本尊他就脱口而出:“早啊蓝湛!”

蓝忘机诧异地回过头来。

“啊,不好意思,”魏无羡自知失言,赶紧解释说,“我平常在家管小的喊蓝湛喊顺口了,见了你这个大的就……啊啊啊什么大的小的,对不起对不起!”

蓝忘机内心隐隐有点欢喜。

魏无羡双手合十贴紧额头,闭着眼给他赔礼道歉,嘴上说个不停:“你千万别生气。如果你生气的话,也可以叫我小名叫回来,我小名一个婴字。”

“……魏婴?”

“嗯,对。”

“魏婴。”

“嗯,我在。”

魏无羡悄悄睁开一只眼睛,偷看蓝忘机到底生气没有,没想到就在这时,蓝忘机一直都是平直的嘴角微微向上一勾,很轻很轻地笑了一下。

——就是这个笑容!!!

魏无羡以背后有狗在追的速度跑向自己工位,摸起纸笔就唰唰唰地开始打草稿。

蓝忘机疑惑地跟了过来,不过只看草图的话,他也看不透魏无羡究竟是在给哪个做设计。回去做自己的事情之前,他轻声说:“想怎么叫,随你。”

磁性的音质在这反常的语气衬托之下,暧昧得无以复加。

魏无羡呆住了,半天才抬头回道:“……你也随意。”

众人鸦雀无声。好在他们一直都是鸦雀无声。


画完草稿,魏无羡啪地一声扣上钢笔帽,又跑去蓝忘机身边围观。

最近蓝忘机新设计的一套衣服,样品刚做好送来,他取了一只娃正在试穿。

魏无羡盯着他修长的手指,看他灵活地解开衣带,把娃剥光后换上新的一身,一个念头不受控制地闪现。

如果,只是说如果……那双手是在给自己穿衣脱衣……

魏无羡拔腿就往门外走:“去趟洗手间。”

蓝忘机不疑有他,根本就没回头:“嗯。”


魏无羡坐在马桶盖子上,捂住发红发烫的脸。

颜控是颜控,看到好看的人和东西多看几眼很正常,第一次见面商谈的那个下午,他知道自己有点儿不对劲但没意识到真相居然会是这样,而且那个人还不是别人,是大蓝湛!这让他回家之后还怎么捏捏抱抱小蓝湛呢?对着那么像的脸,只会越陷越深的啊。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魏无羡魂不守舍,午饭没吃下多少,新的头模也就是“思追”送到后,看了一个下午也没有半点思路,当晚还做了一个梦。

他身着一袭古装白衣,安分地端坐在工作台边,双手交叠放于腿上,宽大的袖子连指尖都遮得严严实实,和往常上蹿下跳一刻也坐不住的样子相比,简直像是换了一个人。他想要从工作台上跳下地来,却发现手脚都很沉重,动弹不得,只能微微低头,从那袖子辨认出来这是云深的迎接服。

大概是睡蒙了鬼压床了,魏无羡心想,怎么会梦到自己穿这身衣服了?紧接着看到蓝忘机走进来,他眼里就什么别的都看不见了。

蓝忘机也穿了一样的衣服,仿佛天人下界。

太,太好看了,比云深出过的所有娃都好看,魏无羡心想,这个,要是出个等身大的……

他想问三十三万够不够买,发现张不开嘴。

蓝忘机走过来审视了他一阵子,又去柜子里取来另一套衣服,将他双臂拨开微微向后,解了他的衣带脱了上衣,又伸手环住他的腰使力,往自己怀里的方向带。

魏无羡心中一动,顿时觉得手臂也能动了。看起来蓝忘机是要把他从工作台上抱下来,他也半是出于维持平衡的条件反射,半是自知身在梦里可以放肆,就抬起手臂要环上蓝忘机的颈项。

这下却结结实实吓了一大跳。

他看见自己的手肘、手腕和指节全部是球体关节,无机质的白,接缝的黑,一动起来还能听到通过硬质的树脂直接传导来的摩擦声。

魏无羡一个激灵,被自己吓醒了。


他愣了一会儿,摸黑捏捏自己的胳膊,软的;再捏捏各处关节,并没有缝;拧开床头灯,又目视确认了一遍,才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我猜到了这个梦的开头,但是没猜到结尾啊!

他侧过身,伸手点了点枕头边“含光”的脑袋。

“小蓝湛,你长大后怎么这么坏?害得我对你动了心不说,还追到梦里来吓唬我?”

柔和的灯光下,“含光”将哭未哭的表情显得更委屈了,好像在说,明明是你自己吓自己,为什么不分青红皂白给我扣黑锅?

TBC


都发到6了,我最后一更9还没写好,有点方……


评论(21)
热度(463)

© 灯花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