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花鹿

【文采用时方恨少,细节从此是路人】
【魔道忘羡+全员】

【魔道祖师】[忘羡] Change 3-4

人物是墨香太太的,OOC是我的。
BJD娃圈paro,造型师叽X妆师羡。
满屏娃圈黑话。po主淡出娃圈已久,如有bug请别介意。
养娃太烧钱,入圈需谨慎。

前文链接 1-2


(3)

魏无羡开了门,签收快递。一看那个不大的盒子,就知道是聂怀桑寄来的。

他回到房间里,拆开包裹把“聂明玦”的头捧在手上,招呼道:“聂大哥你好,咱们又见面啦。”

这娃做得逼真,连白煮蛋状态也是不怒自威,要是带着妆来,真能吓人一跳,就是不知道每到这种时候,要连续几天面对着无头大哥,聂怀桑还睡不睡得着了,哈哈哈哈哈。

聂明玦本人的肤色也是晒出来的,而且日烧肌的销量也相对少,所以这个娃只是官妆选择了小麦色系,一旦掉妆,普肌本色一衬就十分显眼,才会把聂怀桑急成那样。

尚未开工,一个电话又打了进来。


“请问是魏无羡魏先生吗。”

这个声音又低又磁,虽然是个男声,还是好听得让他心跳漏上一拍。

“咳,我就是,您是……?”

“我是云深的工作人员,您下午是否在家?”

喔,小“含光”要来啦!虽然知道是同城,但他以为是今天发货明天到,没想到云深自行安排送货,比他预计的要早一天。

魏无羡忙不迭地应道:“在在在!一直都在!您什么时候来都行!”


两个小时后,魏无羡一开门就愣住了,脑内一片弹幕刷过。

【我拍的不是个四分的娃吗?这是活了?!还自己走路送货上门??!!】

【三万三买了个会变成人的东西??!!】

他自己已经是一米八的高个子了,可门外站着的那个人,目测比他还高出两寸,不仅面容跟小“含光”一个模子里出来的,那对琉璃色的眼睛,更是完全一样。

目光下移,看到那人手里还抱着一个娃箱,魏无羡才突然反应过来。这次两只娃说是按照云深总裁和弟弟的脸来捏的,娃的眼睛可以随意设计,什么样子都可以,真人的眼睛长成这样实在少见,所以他才恍惚间以为遇上了什么都市怪谈。

【卧槽,副总裁亲自送货?什么待遇啊这是?】

门口路过一对小情侣,姑娘大概是错认了那娃箱,跟男的说“看看人家的男朋友!你为什么不送我xxx家的盒装玫瑰!”

…………

魏无羡头顶仿佛有一群乌鸦呱呱飞过,才想起已经把人家晾在门口半天,赶紧放人进了房间。


这人把娃箱交到他手里,问道:“您就是妆师‘夷陵老祖’吗?”

正是几小时前打电话的那个声音。

魏无羡被这声音撩得又是脑子一酥,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小号已经暴露的事情,点头答道:“对,是我。”

那人递过名片:“我叫蓝忘机,云深的首席造型师,我们在寻找妆师合作。”

哎哟,这是一张找上门的长期饭票呀!马上就可以把钱赚回来买车了!

魏无羡一高兴,把娃箱往茶几上一放,伸手就摸起旁边的钥匙:“附近有个咖啡馆,我们去那里谈吧。”

“开箱验货。”蓝忘机提醒他。

魏无羡一拍脑门,赶紧去开箱。

既然是蓝忘机亲自带来的,自然不会有什么意外。魏无羡把头发整整齐齐一丝不乱的小“含光”从箱子里抱出来,取下泡泡纸和面罩,直接看到实物那对泫然欲泣的琉璃色眼睛时,魏无羡瞬间就爱心泛滥,忘了身后还有个活的、本人了,心疼地把它紧紧抱在了怀里。

蓝忘机面色不变,耳朵尖却稍微红了起来。

片刻后魏无羡才反应过来自己有些失态,轻咳了一声,解释道。

“唔……他看起来好可怜,快哭了的样子……”

“嗯。”蓝忘机回答,“设计思路正是如此。”

……这是本尊在表扬我get到点了么?魏无羡默默吐槽着自己,将小“含光”抱进卧室安置在床头。养娃的人,一部分是布景党,一部分是陪睡党,要选边站的话,魏无羡算陪睡党。

在客厅里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的蓝忘机,耳朵尖上的红色比刚才又深了一些。

魏无羡出来后随手带上卧室门,钥匙环套在手指上转得飞起:“走吧,我带路。”


蓝忘机那辆银色的豪华商务车,虽然不是那种全线高端的品牌,却是该品牌全线里的最高端,魏无羡看着心痒。他原本看中的也是同一个品牌,只是毕竟自己攒钱,目标定在了入门级的一款,现在三万三花出去了,又需要多几个月的时间来补这个缺了。

上了车,魏无羡盯着蓝忘机的侧脸,内心又刷起了弹幕:都怪你家娃那张脸,都怪你这张脸,谈合作是吧,那我可要提价了,把你们从我这掏走的钱统统都掏回来,哼哼。

“怎么走。”

靠靠靠,又失态了。魏无羡暗骂自己一句,开始指路。


(4)

咖啡厅环境不错,距离的安排和隔断设置都很大气,适合谈业务。

这场商务洽谈里的客方魏无羡先点,点完把酒水单递给蓝忘机,蓝忘机粗略扫完,招来服务员:“一杯玛奇朵咖啡,一杯鲜榨苹果汁。”

魏无羡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咖啡是他点的,蓝忘机选择喝苹果汁?一个事业有成的精英男!

蓝忘机看出了他的惊讶:“带酒精和咖啡因的我都不喝。”

年纪轻轻就知道养生么,真是好传统的感觉啊,难道你家产品开发和文案不是刻意用古风来装逼,而是本色出演?

魏无羡忍住笑,但是等到服务员来送饮品的时候,他就笑不出来了。看两人一个西装笔挺气质稳重如山,一个牛仔T恤眉眼里都是青春活力像个在校大学生,服务员问也不问谁点的什么,笃定地把咖啡放在了蓝忘机面前,果汁给了魏无羡,转身就去往别的客人那里了。


魏无羡翻着白眼将两杯饮品换了过来,抿了一口咖啡,短暂的沉默之后,开口问道:“你说的长期合作,是怎么个合作法?”

真是栽在这双眼睛上了。看中小“含光”,最大的原因就在于那双招人疼的琉璃色眼睛,现在看到本尊的眼睛,他的视线还是被黏住了一样。

从礼仪角度说,目光交流几秒钟就该移开了,一直盯着看反倒失礼,但他就是忍不住,一边在心里说,你看看人家蓝忘机做得多好,视线微微下移,看的是别人眼睛到嘴中间的标准位置,你能不能学着点。……你怎么就是学不会呢魏无羡?!

然而他却不知道,其实是因为自己嘴角沾着一点奶泡,蓝忘机也移不开目光,被他这一问,才摸过文件袋打开。

“云深会不定期推出oneoff,造型我负责。”


计划书上是一些详细的说明。

平均每个季度一体oneoff,除了这件事情上要求全力配合之外,云深对妆师私人的工作安排一概不干涉,报酬也比他个人出品的收益要多。他每个月都能画完十个定额再加一个自由妆面,无非就是把其中一个名额挪过来给云深,工作强度完全不会增加,而且还是真正地从玩票玩起来的个体户转变成正式的业界人,这天上掉下来的蓝忘机,哦不,馅饼,可得稳稳接住了。

魏无羡看完就痛快地伸出手:“合作愉快。”

蓝忘机伸手简单地回握完,又掏出一支笔,一本鲜红缎面的空白聘书,一张银行卡。

他行云流水地填写完聘书,和银行卡一起推到魏无羡面前:“密码是你手机尾号六位。”

“这是什么?第一个oneoff的预付款吗?”

魏无羡没想太多,拿过来直接揣进兜里。

“三万三,‘含光’的价格。”

魏无羡心想,成了官方员工还带退款改黑箱的,好感度这是要刷爆啊。不过单笔买卖和长期合作是两码事,他把银行卡又掏出来推回去:“没关系,这个价格我是接受的。”

“那个造成抬价的小号‘sky’是我。”

“啊?”

魏无羡不确定蓝忘机是什么用意。官方的人出手抬价,说出去可就是个黑料了。

“当时我已经知道那是你的账号,但不知道你也想要。”蓝忘机看着他,“期待你的新妆面。”

魏无羡懂了。

如果“含光”被别人拍走,短时间内不会舍得换掉oneoff妆,就算终有一天换,也约了他来换,妆面风格多半会由主人指定,未必能让他自由发挥。这场拍卖如果他没有继续加价,“含光”最终就会回到云深官方手里,然后今天一样会被蓝忘机带过来送给他。

“好的,一定不会让你失望。”魏无羡考虑了一下,“那我也不能白收……这样吧,小‘含光’就算是寄养在我这儿了,名字你定吧。”

型号是型号,名字是名字。不是很熟的娃娘们互相介绍自家的娃时,多半只能记住娃的型号,只有特别熟的朋友之间,才能记得对方家里娃的专属名字。

蓝忘机斟酌了一下,提笔写了一个字推到魏无羡面前。

“……湛。”

魏无羡嘀咕着。湛。小号叫sky。他家姓蓝。

魏无羡盯着那个字,脱口而出:“这不会是你的小名之类的吧?”

“嗯。”

蓝忘机这个人特别好看,但这脑回路又特别可怕。

把自己为原型的娃白送给别人,还给了自己的小名,这要送给的是一个姑娘,那该是多么明显的一种表白啊。魏无羡把自己那点莫名的遗憾驱逐出脑海,两指捏起银行卡故作轻松地一晃:“蓝湛这名字真不错。如果你什么时候想把它要回去,跟我说一声就好。”

听到他直呼“蓝湛”,蓝忘机虚握着杯子的手指顿时紧了紧。


两人的话题转向了接下来的oneoff计划。

圈子里对“泽芜”不出售的惋惜声太高,蓝曦臣得知后,决定接下来推出一个气质相近的,全权交给蓝忘机负责,于是两人刚敲定了合作意向就开始了正式工作,几张纸和一支笔,在两人手里传来传去,没多久就从相对而坐,变成了坐到同一边;从目光交流,变成了近在咫尺的互相低语;从递笔时极偶然的指尖相触,变成了微微一动就胳膊蹭胳膊,腿碰腿。

魏无羡一开始还有些疑惑自己为何会觉得脸红心跳,想了想也只能认为是看到了事业前景而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一下午过去才终于适应,oneoff的商讨也是成果斐然,两人在造型和妆面设计上已经达成了基本共识,连型号名都定好了:“思追”。


愉快地一起吃完晚饭,蓝忘机把魏无羡送回家,约好这几天留给他重新安排私人的工作计划,下周一早上再来接他去云深总部,分别之前又握了一次手。

蓝忘机的手握起来也让人有一种特别安心的感觉。魏无羡进了家门后,手也不洗就直扑上床拉起“含光”的手,哄道:“小蓝湛乖啊,不哭。你长大后看起来就很勇敢很坚强了,我手上还有他的气息,你感受一下。不过,要是能笑一笑就更好了。”

然后他滚到一边大字形摊平,心想,今天下午到晚上,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


TBC


没错,有两样东西我就是脑补着结婚证和聘礼来写的,hoho

评论(34)
热度(618)
  1. 枫林晚灯花鹿 转载了此文字

© 灯花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