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花鹿

【文采用时方恨少,细节从此是路人】
【魔道忘羡+全员】

【魔道祖师】[忘羡] Change 1-2

人物是墨香太太的,OOC是我的。

BJD娃圈paro,造型师叽X妆师羡。

怀桑携大哥的娃实力出镜。

满屏娃圈黑话。po主淡出娃圈已久,如有bug请别介意。

养娃太烧钱,入圈需谨慎。

 

Change

(1)

魏无羡放下喷枪出了工作间,摘掉口罩呼吸点儿新鲜空气,一回到书房电脑前就看到聂怀桑的qq头像在使劲跳。

“魏兄!魏兄!救命!!!”

果然还是熟悉的开场白。

“又把你哥拧掉妆了?一个季度起码一次,再这样下去不能给你优惠了啊。”

“魏兄!钱的事好说!只求插队给个名额!!!”

“行行行,赶快寄过来吧。还是自己卸啊!哥哥还想多活几年,不负责卸妆。”

“谢魏兄!等我单号!”

魏无羡关了窗口,又摸起一罐消光,哼着小曲摇匀,继续下一个步骤去了。

 

魏无羡混娃圈。

所谓娃,简称BJD,球体关节人形。从模子倒出来时是均匀的树脂本色,圈内称之为白煮蛋,要想拍照和带出门见人,得再从妆师的手里走一遭,化完妆才神态各异栩栩如生。

魏无羡就是一个妙笔生花的妆师巨巨,每个月开放的送妆名额不多,要蹲点爆手速才能抢到,除了聂怀桑这样的熟人,基本上没有机会临时加单。

 

聂怀桑这人也特别有意思。

他养娃,也是他把魏无羡拖进娃圈,本来极其热爱妹子,洋装党白花花控,可惜家里只有一只70cm高的叔,软萌妹子只能进论坛云养,这全都要怪他哥聂明玦。

聂明玦是个爆红的大明星,红到有娃社跟他求了授权,以他的脸和身材为模子出了一款肌肉叔,当年销量娃圈第七名,官方还送了他本人一只作为纪念,然而硬汉聂明玦怎么可能会去摆弄这种姑娘家喜欢的玩具娃娃,转头就把它丢到角落睡箱子去了。

聂怀桑好奇翻出来一看,艾玛做得好真啊!一头扑进相关论坛恶补入门知识,想要接个萌妹子回来养,然后被聂明玦生生掐断念想,还把自己这娃从箱子里拎出来摆到他房间,用于监督他的工作学习。

从此以后聂怀桑一被大哥骂不长进,回屋就报复一般掐着“大哥”的脸捏,捏来捏去——掉妆了。

这可完蛋了啦啦啦啦啦!每个月大哥要定期查房搜东西免得他玩物丧志的啊!唯一能留下来的只有这只娃了!看到脸蛋掉妆,肯定就知道他捏娃脸撒气了!

聂怀桑想到会画画的死党魏无羡,十万火急地求他帮忙应付了一回,但也不能总是找非专业的人用非专业的材料和方法来画,树脂会吃色的。想想娃圈有名妆师的排期、开价和各种规矩,聂怀桑开始一个劲儿怂恿魏无羡进娃圈,魏无羡看着萌妹子的可爱照片也很喜欢,迅速入圈成长为妆师界一颗新星。

当然,聂怀桑这个抱大腿的是甩不掉了,一个季度起码加一单,换妆速度远超常人。

入圈以来画了不少正太萝莉、美女帅哥,但是魏无羡自己没有养娃。怎么说呢,阅娃无数,千帆过尽,找不到自己心仪的那一只,只能说缘分未到。

手上这个大红唇御姐风的美女画完,他从配件盒子里摸出一对鸽血红的玻璃眼嵌进去扶正了,一边涂热熔胶一边掉起了书袋,摇头晃脑吟起诗来:“媚眼含羞合,丹唇逐笑开。不问善与恶,点睛召将来。好诗,好诗。”

戴好头发,摸过单反咔嚓了几张,又回到电脑前登录了论坛。

这个御姐妆他画得很是满意,除了要挂出去拍卖,还准备补充到在论坛发布的接妆楼里当做样图。

 

自己的帖子刚更新完,就见聂怀桑在qq上猛敲狂哭:“魏兄啊!!!我好想要泽芜哥哥啊!!!我每天看着跟我亲哥一模一样的那张脸,压力大到要做噩梦啊!!!想要泽芜哥哥这样的求安慰啊怎么偏偏就不卖呢!!!”

“什么泽芜哥哥?”

“啊?你还没看到公告区的新闻吗?”

魏无羡转到公告区,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红色高亮的新帖子。

[娃社新闻] 云深出限量版!OneOff fullset 三分男娃"泽芜"四分男娃"含光"(图及抽选方法见内)

大新闻啊。云深这个万年通贩,虽然贵点但负担得起的人群几乎人手一只的娃社,居然破天荒出限量版,还是oneoff。

云深这个娃社,特别有文艺范儿。

配件这边专攻古装,从未推出过现代服饰,迎接服是一身白衣,仙得要死,很多娃娘新衣服都添置了一堆,换完一比较,发现最好看最配的居然还是那身迎接服,然后噗通给他家的古装设计师跪下喊爹,管这套衣服喊校服。唯一糟糕的是,云深娃娘们组织主题娃聚的时候,齐刷刷穿起校服,远景大合照根本看不出来哪只是哪只,一水的素白还像极了集体奔丧,迷之槽点。

这套校服里还有一根细白绸布条,发货时官方就给在额头上绑好了,文案说是什么“抹额只有在心仪之人面前方可取下”,于是娃娘们晒云深的娃出生照必然都要拍这个,最典型的构图就是让娃托着这根细布条要送给自己,要是拿娃来拍cp小剧场,这个梗更是满天飞,以至于别的娃社也觉得很抓眼球,纷纷给自己也加这种“家族设定”。

扯远了,说回云深。

魏无羡进圈第一次看到这个设定时就跟聂怀桑说,官方玩得真是66666,分明是因为如今快递太暴力,不想让大家开箱时发现头发颠掉了而已。不过,他家官网上那些宣传文字隐隐有点伽蓝禅意,就算一不小心让娃秃瓢示人了,好像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念声阿弥陀佛就好了嘛。

这个脑洞让聂怀桑笑得死去活来,连喊魏兄有才。

 

吐槽归吐槽,魏无羡还是很乐意画他家的娃,就因为喜欢他家娃的妹子,喜好的妆面气质也多少有些相似,面部底妆有不少都能批量作业,眼睛嘴巴这些局部本来就要细画,微调一下避免重复,就可以完成交货了。

如今居然要出限定,热闹是一定要看的。

点开一看——云深这个不靠谱的,不卖的娃你挂出来干什么,蛇精病吗!

 

三分男娃“泽芜”图片下方大字注明:非卖品,将陈列于云深娃社总部,会员持证参与总部举办的各类讲座时可以前往参观。

魏无羡再向下拖动,哟呵,不得了。

原来是因为公司管理层交接,新总裁蓝曦臣走马上任,于是搞了个活动,把他跟他弟弟拉来做模特出了这两只限定,但毕竟三分那只是照总裁做的嘛,不方便卖。

——喔我懂了,所以你们就决定卖掉总裁弟弟啰。

魏无羡一边爆笑一边往网页下方继续拖动,原本准备接着吐槽,结果看到那只四分男娃“含光”的时候,一瞬间整颗心都揪起来了。倒回上面去比对,明明跟三分的“泽芜”有九成相似,但是“含光”就是让人觉得很可怜,想要给他一个抱抱。

魏无羡思考了起来。

二者会有这种天差地别的观感,大概是因为“泽芜”嘴角微翘,整体面部表情是笑着的,眼睛是深色;而“含光”嘴角平直,嘴唇也抿得紧紧的,搭配的眼睛是特制的琉璃色彩瞳带外环高光,好像蓄着两汪马上就要溢出的泪水。

魏无羡脑子一抽,心想难道是因为“眼含泪光”才叫“含光”吗。

 

【——我想给他换个妆。】

【——我想看他笑起来的样子。】

 

魏无羡被这个念头攫住,不知不觉在脑内构思起了新妆面,片刻后突然醒悟过来,他,看上这只“含光”了。

 

“后天晚上含光的拍卖,我要参加。”

他在qq窗口敲下这句话。

“???魏兄?除了还房贷你不是还在攒钱买车吗!这个明显一万也打不住啊!你快醒醒!”

 

(2)

“泽芜”和“含光”这两天在论坛上很火。迷妹们一半是哭“泽芜”只能看的,一半是哭“含光”最终价格肯定要坐火箭上天的。

抽选规则好办,难的就是出价,娃圈不缺土豪。现在代购一个个都生怕出手太早把最终价格抬上去,都掐着点等竞拍结束前的最后半分钟,之后才是最激烈的大战,特别是在拍卖设了自动延长的场合下。

魏无羡减掉了必须的开支和雷打不动的每月存款额,可以自由支配的零花钱,余额大约三万三。虽然是限定oneoff,但是为了一个四分愿意压上三万三,我也是疯了,魏无羡心想。

 

所谓oneoff,就one在那唯一的妆和配件。“含光”如果让他拍到,肯定是要被他擦了换妆的,穿的一身又是云深的制式迎接服,所以和通贩型号比起来,他多花的钱有点亏。

不过想想头模毕竟是独一无二的,配件长剑和七弦古琴也比通贩版制作更精细,咬牙忍了。而且,真心心疼那只设定六岁,看起来很伤心又忍住不哭的小含光啊,想抱抱。

三万三怕什么,画商稿的预约没有什么规律性可言,开始接娃妆后,这些空闲的时间才被全部利用了起来,想想如果不是被聂怀桑拉进娃圈,就不可能多存到这些钱,更不可能遇上这只小“含光”,心里就会释然很多,就当账户上从来没有过这么一笔钱。

 

周三晚上八点五十九分,距离拍卖截止还有一分钟。魏无羡登着小号“wifi”,输入了他的起始出价一万三,刚点击确认就被瞬间超出,同时拍卖自动延长十分钟。

“低估了。”

魏无羡心想搞不好别人设定的自动出价高达两万,还有十分钟,那就盯着吧。

 

与此同时,蓝忘机也在盯着这个拍卖页面。

本来他只是想看看这只娃最终价格会在多少,不过“wifi”这个小号突然出现在出价记录中,让他的注意力瞬间就转移了。

他盯这个号有一阵子了。

 

云深最近的确是在改变经营策略,准备不定期推出oneoff回馈粉丝。

云深的首席人形师是他哥,新任总裁蓝曦臣,不过oneoff用已有的娃做模特也可以,每次都必须创新的,只是妆面和造型。首席造型师是蓝忘机自己,目前的头发眼睛衣服配饰,一半是他亲手设计,一半是下属设计再由他指点并定稿,眼下缺的,就是一个长期合作的高手妆师。

他研究了一下各个论坛的接妆区,目标锁定在了一位ID叫做“夷陵老祖”的妆师身上。

这人进入娃圈不到一年就攀升到了妆师评比的榜首,手快、风格全面而稳定,只要能清楚描述妆面要求,他一定不会失手,只是有些难约。每个月他只开放有限的十个名额,余下的时间全用来自由发挥,挂出来拍卖的,妆面或是精细到逆天或是风格清奇奔放,扣除单头的市场价,每次净收益都能上四位数。

oneoff妆师必需的,就是这份独创能力。

在他发布的接妆帖子里,迷妹嚎的都是“巨巨的名额抢不到啊啊啊啊啊>_<”、“我家崽子是夷陵大大画哒!羡慕吗(附图)”、“我提修改要求时大大特别耐心特别好!想嫁!”之类的,然后就有跨圈老粉贴他还在画手圈时参加漫展的照片,紧接着迷妹就分成了两拨。一拨跟着他进娃圈的老粉感慨着“当初巨巨说想养娃真是吓死我了,还以为他那么年轻就结婚了”、“因为男神画的娃好看我才进圈的”,新粉则是狂喊“天啦巨巨为什么画那么好还那么帅!求嫁!”

他长得是真好看。

偷拍的那寥寥数张就看得出来盘靓条顺,下笔时神情专注,给人递签绘时似乎能感受到拂面春风,忙完了抬臂眯眼伸腰又跟猫一样慵懒甜腻。都说不论男女,工作中的人最美,一瞬间看得蓝忘机也不由得恍惚了一下。

恰好当时蓝曦臣从他背后经过,看了一眼屏幕上的照片,又看了一眼弟弟的表情,误以为是哪个办签售会的小明星:“这是谁啊?忘机想找这个人做模特出新娃?”

蓝忘机先“嗯”了一声,马上又拧起眉头。蓝曦臣看懂了,这意思是“想要个这样的娃,但又不想推向市场”,可这逻辑,好像哪里不太对?

“不管怎样,要捏头的话这几张照片都远远不够,不同角度的越多越好,你可以先搜集着。”

“兄长……这是我准备去联系的妆师。”蓝忘机向上拖动网页。

“……哦……”

蓝曦臣更加摸不着头脑了。


可惜夷陵巨巨转战娃圈后就不混漫展啦,到现在蓝忘机扒到的照片也没几张,倒是把他在拍卖网站的小号“wifi”给扒出来了。

有出必有进。大号只出,必然就还有个小号只进。谁都不是傻子,用大号去买娃头,还不得被抬价抬上天。比对出售和购买记录等等一系列线索,蓝忘机可以确定这个“wifi”就是“夷陵老祖”的小号。

等这次“含光”拍卖的事情结束,他就要去联系对方谈业务了,没想到对方先杀了出来竞拍。

蓝忘机有点后悔没早去联系他。要是知道他对这只娃有兴趣,直接黑箱送他也行,业务说不定谈得更顺。

蓝忘机登录了自己名为“sky”的一个私人账号,准备悄悄助他一臂之力。

有一个号跟“wifi”一直在竞争,眼下已经抬价抬到了一万八,蓝忘机想了想,直接输入两万五,接下来就变成了他跟那个号的交替上升了,一直追到三万。

“wifi”沉默了这一小会儿,终于三万三重磅出手,尘埃落定。

看着倒计时归零,系统显示竞拍成功的买家为“wifi”后,蓝忘机也松了一口气,点击退出,转身去打开了书柜的玻璃门,端详了一阵此时正站在这里的小“含光”,伸手蹭了蹭它的脸蛋。

 

【——你,到了他手里会变成什么样?】

【——能脱胎换骨吗?】


TBC

其实是参加百日忘羡活动的,出了一点小状况 www 会采取隔几天放一些的方式假装连载,23号放最后一章并打百日tag,其实已经快写完啦,预计八章 www


评论(35)
热度(703)

© 灯花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