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花鹿

【文采用时方恨少,细节从此是路人】
【魔道忘羡+全员】

【魔道祖师】(双道长)山下无世路(5)

还是私设如山。

第一更(1)

前一更(4)

(5) 

大隐隐于市。抱山一门所抱之山,并不算特别偏僻,只是避开了消息灵通的繁华地,选了一个极普通的小镇郊外,一座极普通的山。

为免少年人心性活泼管不住自己,山腰到山脚都被施了一圈结界术法,从绝对不会被人看见的山腰再往上,才能御剑飞行,因此外人看来,这山上的不过是一座普通道观。

门下弟子最多时也不过七八人,世间称之为门派,说白了不过是一个由弃婴组成的大家庭。大约是受抱山散人一贯的悲观怀疑情绪影响,多年来下山的弟子算上晓星尘也不过三个,走了又回来的,更是只有今天这一个。

晓星尘背着宋岚,绕道小镇相反方向、人迹罕至的山脚处落了地,反复确认没有人跟踪后才小心地进了山。

 

他前几日过得很是煎熬,担心师父为难,只能先寻找世间的医师。

怕金家暗中阻挠,不方便自己出面求助,只能借江澄的名义,然而却漏算了江澄的暴脾气这一节,医师们还是纷纷推辞——又不是刀架到脖子上非救不可,没有十成把握谁敢挑战,万一失败,再被家属闹一闹,真的不敢想象——江澄的脾气,大家都清楚。

每传回来一个拒绝的消息,晓星尘就要洗脑催眠一般对自己说,没有关系,他还有回山的选择,师父一定肯救。宋岚都愿意为他辜负师门厚望、决定脱离白雪观,他也不会介意为救宋岚而破誓回山,只是毕竟有违师父教诲,只能做为最后的救命稻草了。

眼下真的踏上回山路,才发现每跨出一步,愧疚便多添一分,和伏在他背上的宋岚一起,压得他要喘不过气来。

 

这一日抱山散人如往常一般日课打坐、指点门人,突然就见当值的弟子从半空急速飞来,一落地便扑进正殿喊道:“师父!晓师兄回来了!”

抱山散人顿时一惊。

晓星尘看似和煦温雅,却真真当得起“心若磐石”一词,要他回山只怕是遭了什么大难,果然,那弟子急道:“师兄还带了一个重伤的人回来,请师父点几名师兄弟去接应一下吧!”

抱山散人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转瞬又沉到了底。

 

小半个时辰后,一群人终于来到了正殿门口。

 

“师父!师兄来了!”

年幼的小徒弟话音还未落,抱山散人便疾步上前,并未先去查看宋岚情况,而是第一时间翻手扣了晓星尘脉门,一探之下发现他完好无损,这才松了一口气。外界再怎么评价她得道归隐,不问世事,一颗心还是肉长成,亲疏有别,比起不知姓名来历的陌生人,还是更在乎自己一手培养起来的孩子。

见他没有大碍,抱山散人才转向宋岚,一番细致查看后,也得出了一样的结论:除了眼睛没救,其他的伤都可慢慢休养回复。

“师父……”晓星尘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似的,颤抖着声音喊了一句,慢慢地跪下,磕完三个头却没有起身,像是用尽了力气一样,额头还是紧贴着地面,“弟子不肖,破誓回山……还望师父能……救救子琛……”

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

见到师父没有第一时间行礼,一开口又抖成这样,他们何时见过如此失礼失态的晓星尘,回想一下当年那个从容淡定,师门楷模一样的他,恍如隔世。

 

多年前两位师兄师姐的遭遇,终究不过是从零散讯息拼凑而知的“除魔遇难,意外身故”,感受不深,现在亲眼看到晓星尘这个样子,所有人都不由得开始怀疑,师父不准门人下山,是不是因为她已经看过了太多这样的事情。

明月清风,转眼便是孤月凄风。

山下竟如此可怕。

 

抱山散人定定地看着他,叹道:“星尘,你这是……逼为师入世啊。”


TBC

评论(7)
热度(49)

© 灯花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