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花鹿

【文采用时方恨少,细节从此是路人】
【魔道忘羡+全员】

【魔道祖师】【忘羡】《意气之争》番外2



七夕这一日,又逢家宴。魏无羡脑袋胀得如斗大。


第一次给出席是承认道侣身份,正式在家族内公示,自然会积极参加,只是菜品实在难以下咽,从第二次开始他就只想逃跑,但又不能不来,一是身为老爷们儿自己要面子,二是不来还等于削蓝忘机的面子,三是因为蓝曦臣会出席。蓝曦臣这几个月来一直在闭关,只有家宴这样的重大场合才露面,要是扔下蓝忘机一个人,很可能又要被他问“你们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想来想去,终究还是只有那第一百零一招。



“蓝湛你先忙,我下山找点吃的。”

“不用。”蓝忘机叫住他,“今天吃素馅饺子。”

“啊?北方的习惯?怎么这时候吃饺子?”

“会包铜币。”



原来七夕家宴,特事特办。

蓝家虽然男修女修分开,但对女眷一向比其他家族更为尊重,之前魏无羡在家宴上没看到女修们,不是因为不让她们来,而是她们不肯来。

给不给出席是一回事,愿不愿出席又是一回事,新娘子们嫁进蓝家,参加完第一次家宴后就死活不肯再来了,连女儿们也舍不得送来受罪,弄到最后变成了一个只有老爷们儿参加,也必须参加的苦修会。蓝景仪这样的小年轻们都腹诽多少年了,还是没人敢挑战权威。魏无羡知道这个缘由后痛心疾首,恨不重生为女儿身。

幸好,不是所有家宴都这么悲催凄惨。七夕因为乞巧之故,身为主角的女眷们就必须全部到场了,为了她们着想,除了安排外人看来还算正常的食物饺子,还从北方学来了在饺子里包铜币的做法,给大家送彩头开心一下,免得那么死气沉沉。



听说是吃饺子,魏无羡稍微放心了一点,追问道:“什么馅儿的?”

“萝卜、白菜、韭菜、粉丝之类的。”

魏无羡笑得昏天黑地,心道你们家是一窝兔子成精吧,难怪我当年一说要烤兔子吃你就坐不住了,笑完了继续问,“那醋呢?”

“普通的醋。”

那应该不会特别难以下咽了,魏无羡总算安了心。



------------------------------------------------


临近午时,二人来到正厅,见过首席上的蓝启仁和蓝曦臣,便落了座。

这次因为女眷也都要出席,不仅人多,席间气氛果然也放松了一些,有些人还敢低声交谈。魏无羡观察了一下,他们和已婚的夫妇一起被安排在左手边,还未婚配的小年轻们都被安排在右手边。



不多时又有一对中年夫妻入厅落座,就在他们上首,定睛一看,正是之前他去女修那边观摩绣花时,出声打断小姑娘,给他解了围的那位夫人。

那位夫人对魏无羡微微一笑,弄得他突然紧张起来,扭头对蓝忘机做口型问道:“暴露了吗?”

他怀疑那位夫人已经看穿了他纸人的把戏,担心擅自带他进去的蓝忘机受罚。蓝忘机也知道他的心思,放在案下的手悄悄伸了过来拍拍他,让他安心。



待全员到齐,有一队年轻的女修们站起身来,开始分发什么东西。魏无羡不敢探出身子抻长脖子去张望自己这边,就先盯着对面看了一阵子。

那几名女修们根本没往单身的男孩子们那边去,走到女眷第一席就停了脚步开始往下挨个儿分发,而他们这边,则是从所有人的第一席开始发,且只发给夫人们。

等到负责这边的女修来到他们上首这桌,才看明白发的是一根线和固定成一排的七根针。今天七夕,要穿七孔针乞巧。

魏无羡又开心起来,绣花他是没绣出名堂来,穿针还不妥妥的吗?

哪知道这女修直接就越过他走向他下首的一对夫妇,魏无羡赶紧出声喊道:“仙子留步。”

那姑娘见他伸出手,显然也是来讨一份的,惊讶地看了他一眼。



女修那边知道含光君跟夷陵老祖结为道侣这件惊世骇俗的事情,但是并不知道魏无羡甚至练过绣花。她看了看蓝忘机,蓝忘机还是一张冰山脸,只是毫无阻拦之意;回头看看蓝启仁,蓝启仁闭着眼,仿佛入定;再看看蓝曦臣,蓝曦臣点了点头,这才放下心,将针线也发给了魏无羡一份。

上首的那位夫人微不可察地笑了一声。

啊,果然是暴露了,魏无羡想。



分发完毕,得蓝曦臣指示,蓝思追站起身来宣布开始。



穿一根针好穿,穿几根针也好穿,但要是穿固定成一排、中间距离还有限的几根针,这难度就上来了。

男性的手指到底还是不如女性纤细灵活,魏无羡刚穿完两根,余光就看到旁边那位夫人站起身来,微笑着看他一眼以示鼓励,便离席将针线呈到蓝曦臣那边去。

穿完三根,又一位夫人完成;第四根针孔刚对准,单身的女眷那边又传来一声小小的惊呼,一名青年女修也站了起来,魏无羡抬头去看,手一晃,这第四根针就没穿过去。

蓝忘机一直盯着他,看到这里便说:“就到这吧。”

前三名已经统统花落别家,穿完了也没奖励,魏无羡悻悻地放下了针线。



三位女眷从蓝曦臣那里领走了奖赏后,便正式开宴了,如蓝忘机所说,素馅饺子。

听说极少部分的饺子里包了两枚铜币,小部分包了一枚,大部分都是没有的。魏无羡其实也没多在乎那几个铜币,但是这种不知道能不能中的期待,和真的中了后的雀跃是相当令人兴奋的,特别是对他这种爱笑爱闹,童心未泯的人来说。

他先用筷子蘸了点醋尝尝,很好,普通的酸味,不苦。

再夹起一只饺子,小心地咬了一半,很好,普通的白菜馅儿,不苦。

就是没撞上铜币。

蓝忘机看他有点小失望,伸手便把他的碗拿了过去,从那排针里拔了一根,刷刷刷几下戳向几只饺子,才戳到第三只就手下一滞,心知是中了,便夹起来放到魏无羡面前的醋碟子里。魏无羡心领神会地小口咬下,如愿以偿地得到了一枚铜币,整个脸庞都明亮起来,一只手激动地伸过去在蓝忘机腿上一拍。正准备戳向第四只饺子的蓝忘机手一抖,差点连碗都戳翻了。

这动静对于修为高的人来说已经算明显了,首座的蓝曦臣若无其事地装看不见。

坐在对面的人则是直接目击,蓝思追眼睛睁大了一点点,又很快恢复原样;蓝景仪又啪嗒一声,手上的饺子栽回碗里,还好碗里没汤,不然回去就得洗衣服。

蓝忘机定了定神,默默地将确定没有铜币的两只饺子吃了,然后再戳向第四只。

很快,对面单身女眷们也有人看懂了,开始有样学样地拔针戳了起来,片刻之后,又被这边的夫妇们再学回来,整个大厅里只余一拨雄性单身狗,深恨手里没针只能一个个小心吃,心道七夕这家宴怎么不单辣眼睛,连硌牙的风险都比别人高。



要是只他们这一桌的动静,还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好多人都开始学,已经没有办法装下去了。

蓝启仁想到二十年前,心里一把怒火腾腾烧起来,别说当年一起上课的那帮半大小子了,怎么连现在办个家宴,一起吃饭的成年人也能被魏无羡带坏!回头就罚蓝忘机去抄书。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对,好像的确是蓝忘机带的头,气得想要罚他倒立着抄。



魏无羡全然不知蓝忘机给他探铜币的举动已经引来一场罚抄,只是在担心蓝忘机吃太多。

包了铜币的饺子本来就没多少,要是没中就让蓝忘机解决,恐怕就要撑着他了。家训有云,食不过三碗,蓝忘机都吃了快四碗的量了,也就撞上两枚而已,魏无羡心想,剩下的还是自己安心吃吧,顺便体谅一下蓝启仁老爷子。

蓝忘机看他没吃到多少铜币,怕他不开心,悄悄地摸出小钱袋放进他手心里,得到魏无羡一个灿烂的笑容。



-----------------------------------------------



家宴的日子,魏无羡要起得比平常早一点儿,等到散席,他就准备直接回去睡午觉,然而蓝忘机却拉住他,非要在云深不知处走上一走。



“化食。”

“不就四碗饺子,比平常多吃了一点吗?这也要化食?”

“会变成猪,你说的。”蓝忘机看着他,目光似乎在说,你得陪我散步。

“那是云梦的伙食。你家清汤寡水,真能把谁吃成猪的话,我倒想见见。”魏无羡调笑完了,突然又一拍大腿,“不对,是猪的是我啊。”

看了看四下无人,他便猛地扑到蓝忘机身上:“猪要来拱白菜了!”

蓝忘机稳稳接住他,这才明白第一次家宴后的晚上,他不急着吃饭非要先推倒他云/雨一番,嘴上却还说着吃白菜是怎么回事。

魏无羡抱怨道:“这白菜不乖,居然拱不倒。”

蓝忘机推开他,放松下盘:“再来。”

魏无羡就欢呼一声又扑上去,把蓝忘机扑倒在地,沾了一头一身的草屑灰土。

“开心了?”

“开心开心,白菜哥哥跟我走,咱们回去炒菜。”

魏无羡将蓝忘机拉起来,往静室的方向走回去。



回到静室,两人很快就滚到榻上,蓝忘机只顾着扯魏无羡的衣服,却不忙着脱自己的。魏无羡却一反常态地拦住他,坚持要先给他脱。

蓝忘机有些疑惑。

“一看就是没买过菜没下过厨房的世家公子,啧啧,”魏无羡解释道,“白菜搬来搬去,总会蹭到伤到,所以最外层的叶子是没法吃的,要先剥了扔掉的。”



番外2 END



先发个文字版试试看,希望别河蟹,擦汗

评论(27)
热度(531)

© 灯花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