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花鹿

【文采用时方恨少,细节从此是路人】
【魔道忘羡+全员】

【魔道祖师】(双道长)山下无世路(4)

第一更(1)

前一更(3)


(4)


后来的几日,宋岚半梦半醒,一时梦见与晓星尘开宗立派,门下人才辈出,世间新风已树;一时又梦见因他盲眼拖累,晓星尘被凶煞重伤,最终醒来后愣愣地想了半天,终于是下定了决心。

于是江澄在又一次来探望时,听到屋里一声平静但坚决的“星尘,你我二人,从此不必再见了”,然后是砰地一声,茶盏摔碎的声音。

江澄心知眼下时机不妥,立刻转身离开。片刻后,反倒是晓星尘主动来找江澄了,询问他是否有名医可以代为引荐。

 

“晓道长为何如此执着于治愈宋道长的眼睛?本来这事就没有听说过先例,既然都已经放弃了开宗立派的事,不如选择一处道观彻底安顿下来。”

江澄在试探。果然,听他这么一问,晓星尘的脸上又出现了他熟悉的那种灰败神色:“这次我连累子琛满门性命,他对我说“从此不必再见”,我理应回避。但是眼盲之后生活不便,等给他彻底治好了,我再消失吧。”

 

而江澄心里也无法平静,他离开之后也想了好一阵子这句“从此不必再见”,不知为何居然联想到心底恨了多年怨了多年的那句“弃了吧”,硬生生地想要往当年魏无羡的意思上解读,然后猛然醒觉,云梦双杰梦已杳,心中遗憾投射到宋晓二人身上,终是不愿意相信宋岚真有决裂之意。

 

“晓道长有没有想过,会不会是宋道长一时冲动,又或者不想拖累你,才会这么说?”

晓星尘的眼睛一瞬间恢复了神采,但很快又一点点黯淡下去。

“江宗主还是不用开解我了,子琛不是一时冲动,在白雪观时便说过一次。那次我倒是可以当做是他一时心乱失言,没事一样厚颜留下,但现在他彻底醒过来,还是坚持如此,所以江宗主的推测,我是万万不敢信的,现在当务之急是寻访名医,只有给他治好了,我才能安心消失。”

“晓道长,如果实在没有办法,不如……”江澄顿了一下,才又继续说下去,“不如回山求一下令师尊。实不相瞒,射日之征前,我金丹曾经被温氏化去,便是令师尊抱山散人医治好的,宋道长只是失去双眼,应该不在话下。”

晓星尘一脸惊讶地看着江澄,江澄却是误会了。

“当时我冒充了魏无羡,用藏色散人之子的身份求的令师尊,所以,还请晓道长不要向令师尊揭破。”

晓星尘半晌才答道:“多谢江宗主提醒,我会好好考虑的……既然说到这位魏无羡,能不能告诉我,他当真如外界所言,凶残自大,罪无可恕?”

江澄沉默了半天。

“一步错,步步错,鬼道虽然所向披靡,到底还是会损人心性,怪就怪当时形势凶险,为了对抗温家,他走上邪路了,然后手上的人命越来越多,还连累了我姐姐。”江澄说着说着,语气就激动起来,“我是真不明白,为什么他就不能配合我一下,该低头时低个头呢!又不是一个人逍遥自在!由着他任性下去,我云梦江氏还能在世间立足吗!”

 

这几年江澄也常常回想事情到底是怎么一步一步走到现在的,每次都深恨金光善野心太大想压制他江家,同是修鬼道的,薛洋就护得跟亲生儿子一样,对魏无羡就各种找茬,顺便在肚子里把魏无羡也怒骂一通,骂他怎么就非要往金家下的套里钻,把事情搞到这地步。

大局为重,他以为魏无羡懂这个道理,也自认给了他不少机会。比如各家清谈会上帮魏无羡挡了不少质问;魏无羡唤醒温宁杀死金家数名督工,从穷奇道带走温家众人后,他也没有真心跟魏无羡翻脸,还串通做戏给百家看;带头围剿乱葬岗是因为被逼着站队,也是为了不让他人抢先下死手,必须第一个冲到魏无羡身边;他的确冲在了最前并因此拿到陈情,不惜与金家叫板也要牢牢扣在手里,为的是有朝一日魏无羡真的夺舍重生,可以第一时间见到他,好好问清楚当年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要合并阴虎符,为什么要救温家的人,为什么要走鬼道这条路,若是真有苦衷,若是真有他人在暗中动手脚,陈情还他便是,兄弟还是兄弟。

真的不想给他任何机会的话,带上江家几十个人再加几条狗就行了。

 

晓星尘听江澄讲述,越听越对这世道感到失望。

他和宋岚婉拒各家招揽,和魏无羡那样的风头太盛,都是不给各世家面子,容易招致不满的,三年来他已经深有体会。

最初下山时他没那么多心思,婉拒几次邀约之后,被世家子弟有意无意地组团干扰夜猎,才明白如今世家势力根本不把师门传承放在眼里。宋岚也是师门出身,他的洁癖也招致旁人不快,同样是一个被暗地里挤兑的对象,两人观念相合、处境类似,越来越投缘,原本只是出来历练一番的宋岚才会最终决定禀明师门,待将来积累了足够资历,便正式脱离白雪观,与他一起开创新的门派。

如此重视师门,也还是愿意为他而离开,如今却被他连累,晓星尘也是万分后悔,实在无颜面对宋岚,眼下才会宋岚说什么便是什么,完全没有心思去他把那句话往为自己好的意思上解读。


这样的世道,他们两人一起尚且无力对抗,今后的路,恐怕越来越难了。

 

既然说到魏无羡,就很自然地会提到他与金家正式结怨的关键人物,温氏姐弟。

“如此说来,鬼将军温宁生前,在温氏内部也不是什么有权有势的人,究竟是如何才能顺利从那位温晁手里带出令尊令堂的遗体呢。”

“是因为他姐姐温情吧。温情是温氏有名的医师了,可能是看她的面子。”

晓星尘的眼睛只略微亮了一下就又转暗了:“我知道他们姐弟已死,只是姑且一问,这位温情,生前医术如何?”

“上佳,在当年的温氏也是数一数二的。”

晓星尘道:“可惜,若她还在,我也会考虑去拜访的。”

“即使她是温氏的人?”

晓星尘笑了一笑:“就算是温氏,也会有一些人不做坏事的吧,而且我也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江澄也是唏嘘不已。

 

江澄走后,晓星尘开始细细比对他透露的各种信息,方才所说的考虑,也不是考虑是否回山。

江澄以为他惊讶的是冒名顶替一事,但晓星尘已知此事另有内幕。

论起辈分来晓星尘算是魏无羡的师叔,但实际年龄比他和江澄要小上六岁左右。此事发生在射日之征前没多久,当时他已经十一二岁,很得师父照拂,常常跟在她身边,如果是师姐的孩子上山求医,他怎么会不知道?

说起来,他下山的原因,也要着落在魏无羡身上。

虽然抱山门人不入世,但日常采买总还是要与山下有所联系,四年前仙门百家成功围剿乱葬岗,消息也多少传回了山上。“大魔头”魏无羡既然是传说中的师姐藏色散人之子,自然会有人暗暗关注。

其中一个就是年方十六岁,正意气风发的晓星尘。

那段时间他主动顶替各位下山的当值师兄弟,挤出时间在茶楼酒馆穿梭,听说书人、听仙门人或娓娓道来,或眉飞色舞,讲述如何合力铲除魔头,听得热血沸腾,惋惜自己错过这个除暴安良的机会,但听说仿效魏无羡修鬼道之风尚未根绝,便想要下山为匡扶正道尽一份绵薄之力。

抱山散人听完他想要下山的理由,问他:“下山之后,你师兄师姐全都不得善终,连师姐的孩子都变成了人人口中的大魔头,你真的不怀疑这世道,不怕这世道吗?”

晓星尘回答:“邪不压正。弟子不怀疑,也不怕。”

“我门人需要立誓,下山之后自力更生,红尘中爬摸滚打,再无关系。如果有一日真的无路可走呢?”

晓星尘郑重地磕了三个头,道:“弟子便自行斩出一条路来。”

下山之后他很快就遇到了挚友宋岚,一时体会不到人心复杂险恶,直到如今才有一丝凉意渗入心底,开始思索真相会不会是反过来的。

虽从未谋面,但毕竟同出一门,师姐的人品和眼光应该不会有差;江澄虽脾气不好,但大节无亏,他透露的信息自然可信度更高。晓星尘一直以为魏无羡是因为鬼道成就太高才渐渐开始张扬跋扈,可是明显有人在撒谎的修复金丹一事,让他不由得追问了更多情况,江澄告诉他的种种事情,竟然隐约有迹可循:

射日之征前这个时间点,竟然正巧合上了魏无羡改修鬼道的时机;

温情正是当年温氏顶尖的医师。

既然是欺骗,江澄当然不会知道那位医师是不是温情了,问也没用。晓星尘的希望又一次破灭了,不知道是在感慨魏无羡的付出,还是惋惜自己断了线索,他喃喃地自言自语道:“江宗主,你可真是被瞒得死死的啊……”


TBC


想给星星一个原来羡羡才是好人的颠覆认知。

想给羡羡一个见到他也不会打他的星星师叔。

虽然他们二人从未谋面。



评论(6)
热度(49)

© 灯花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