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花鹿

【文采用时方恨少,细节从此是路人】
【魔道忘羡+全员】

【魔道祖师】(双道长)山下无世路(3)

还是私设如山。

预警:暗藏一把巨型刀!看出来了也别追杀我啊……


第一更(1)

前一更(2)


(3)

晓星尘将手里的小坛放在一块略高出地面的冰岩上,退后跪下。

“晚辈晓星尘,代替子琛来将前辈和门下受难道友一并安葬。子琛伤重不醒,只是以往对晚辈略有提及,如有不合白雪观规矩的地方,还请见谅。此事全因晚辈而起,但大仇未报,晚辈又立誓以此身此命匡扶世间正道,不敢轻言放弃,届时自会到地下去向前辈赔罪,前辈切勿责怪子琛。”

他恭恭敬敬磕完了三个头,抱着小坛御剑飞起,身后携带白雪观其余众人骨灰的江澄和虞氏子弟,也学着他的样子,揭开封盖,将骨灰尽数撒在了雪山深处这片人迹罕至的冰原之上。

 

回到虞家,江澄跟着晓星尘来看望宋岚。

三天过去,宋岚刚刚度过危险期,仍是昏迷不醒,晓星尘俯身低声告诉他白雪观众人遗体已火化,骨灰撒入深山雪原,叫他尽可安心,也不知他是否听得见。

见宋岚没有任何反应,江澄按惯例客气了一句,说有什么需要尽管找他和虞家管事的人,便准备离开。

“江宗主留步,”晓星尘叫住了江澄,引他到外间入座,“我有一事想要询问。”

“晓道长请讲。”

晓星尘问道:“这个薛洋,是不是母系出自金氏,或者和敛芳尊一样,是……哪位本家之人的私生子?”

江澄有些奇怪:“从未听说,晓道长为何如此猜测?”


当年晓星尘坚持要押薛洋上金鳞台,跟宋岚意见相左,导致二人一时不快,宋岚连金鳞台都没跟他一起去,而是停留在城外等他回来。

约三年前,两人在兰陵城外曾见过金光瑶护着薛洋的样子,宋岚不放心,建议直接杀了,晓星尘却说,绕开主家擅自杀了客卿只怕说不过去,而且包括嫡长子在内,金家多人死于魏无羡之手,他愿意相信金家不会姑息修鬼道之人,既是送,也是逼着金家接下这个为天下作表率的机会,宋岚若不同意,他自己一个人去便是。

晓星尘要去哪里夜猎,答应帮什么人,宋岚一直都顺着他的意思,这次当然也拗不过他。

没想到金光善与金光瑶不惜金家名声也要保薛洋性命,于是他猜测过薛洋会不会除了那身本事之外,同时也是金光善的私生子之类的,后来惊动聂明玦,薛洋收押,便未再细究,与宋岚会合后实心实意地服气认错,承认是他不谙世事,不懂人心,两人便把此一节揭过不提。

其实是他心底不愿去想,金家只不过是铁了心要招揽鬼道奇才的这个可能性。

 

江澄听他猜到“私生子”、“血缘”上去,眼底便有恨意烧起来:“金光瑶为了保住他自己的地位,亏心事都照办不误,只要金光善这老东西还在,你就治不了薛洋!真有机会,直接杀了喂狗!”

晓星尘恍然大悟道:“难怪几日前江宗主对金宗主不留口德了。”

江澄嫌弃道:“留什么口德,好色奸猾,金家已经从根子烂掉了。”

 

金夫人与他母亲虞紫鸢是闺中密友兼儿女亲家,多有来往,对虞紫鸢诉苦次数多了,也被江澄听到过。至于金光善当年还想逼迫魏无羡交出阴虎符一事,司马昭之心,人人皆知,只是魏无羡后来名声坏了,渐渐的也就没什么人还能意识到明明是金家起意在先了,当真如金光瑶所说,只要世间认定你是小人,便可随意下手,旁人还会拍手称快。

他那些儿子侄子,也都一贯的眼高于顶,金子轩被江厌离彻底收服后人是随和了不少,可惜转眼就没了,现在剩下的几个,只有金光瑶处事圆滑又有些真本领,却又是个为虎作伥的。

 

“那金凌小公子岂不是……”

江澄无奈:“他毕竟是金家唯一的嫡孙,我只能多带带他,少受点影响,他要是能成年后接下金家改改门风也就算了,要是老东西提早死了,让旁人坐上了宗主的位置,我就考虑让金凌归入我江家。”

晓星尘颔首道:“有江宗主作表率,金小公子将来必成大器,金家有望回归正途。”

江澄摆摆手,表示晓星尘过誉了。

“宋道长的眼睛现在怎么样了?”

“暂时是没有办法了。”晓星尘愁道,“接下来需要遍访天下名医了。”

“那二位开宗立派的打算呢……”

晓星尘苦笑摇头。

“既然都是我的错,我肯定要负责到底。开宗立派的事情……”晓星尘顿了一顿,“从此不提了。”

内室的宋岚突然咳了一声,有了动静,二人立刻站起身来,晓星尘直扑内室上前查看,江澄则出门去隔壁唤大夫。

 

宋岚被“白雪观”、“火化”几个字唤回了一点意识,刚悠悠醒转,没过几句话就听到晓星尘说都是自己的错,再加上一句“开宗立派从此不提”,顿时急火攻心,咳了起来。

他目不能视、口不能言,手脚都不听使唤,完全没有办法向晓星尘解释。

他原本以为薛洋是因为找不到晓星尘师门,才转而报复白雪观,但是方才一想,似乎还有些不对。

 

当时薛洋拎着他领口,甜甜地问:“宋道长当年看见我就恶心,为了眼不见为净,我帮你废了好不好?”

宋岚从嗓子里挤出一句话:“杀了我吧!”

然后他双目一痛,光明尽失,将薛洋接下来的话,一字不漏听得清清楚楚,仿佛一锤一锤敲在心上:“谢谢晓道长不杀之恩,但是我找不到他师门,给他的谢礼,宋道长就替他收了吧。”

一时间宋岚脑子里全都是“替他收了吧”几个字,想到当年晓星尘不听他的建议,斩草未除根,才有今日满门遭难,晓星尘杀退薛洋赶到他身边后,他一时恼恨,竟对晓星尘说了句“从此不必再见”。

虽然他已经看不见了,但晓星尘回他那句“子、子琛?”的时候声音都是抖着的,明显事发突然不知所措,然后他就听到薛洋一阵放肆的笑声,想必是趁着晓星尘心神大乱的机会逃了。

想想薛洋废他眼睛之前的那句话,这次报复分明也有他的份,全怪到晓星尘头上实在是偏颇了,只是没听几句就听到晓星尘也觉得都是自己的错,还说开宗立派之事“从此不提了”,如何不急!

宋岚的嗓子火烧火燎地疼,晓星尘刚给他喂了点水,候在隔壁的医师们就已迅速到场,号脉的号脉,查看的查看,将晓星尘挤到一边。

 

江澄注意到晓星尘的脸色又变得灰败起来了。

上次他就有此疑惑,每一次宋岚有好转的迹象,晓星尘就一副深受打击的模样,现在看来,大概是因为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醒来的宋岚吧。



TBC


这篇刀太狠了不敢同步放wb...攒一攒...

评论(4)
热度(53)

© 灯花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