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花鹿

【文采用时方恨少,细节从此是路人】
【魔道忘羡+全员】

【魔道祖师】【忘羡】坐标1-2 (挖坑版)

梗概版,全文脉络请点此处

宝宝今天开心!所以一直不敢拿出手的拿出来!但因为本文已经有梗概版所以如果感到困难就会毫无心理负担地随!时!坑!

因为本文设定!从婚前到婚后!免不了要开车上路!还工作原因两地分居!于情于理都要电话或者驾驶舱或者家里看着结婚照diy什么的!所以我真的会随!时!坑!

啊好想抽出时间回去看高达独角兽啊。机体设计什么的,肯定有bug,求轻拍。

隐曦瑶,写不写再说,其他还没想好。

-------------------------------

《坐标》

(1)

就在江澄仰头看着经过最新加装改造,火力又上一层的三毒时,脚步声从远处传来,伴随着一声兴高采烈的大吼。

“江澄!今天演习排名发榜了,你看了吗!不要伤心啊!”

要不是离他还远,江澄就一脚踹过去了:“废话!当然看了!”

本年度联邦军演成绩公布,还是魏无羡第四,江澄第五。

虽然又输给魏无羡了,还好保住了席位,要是不小心掉出前五名,回去指不定要被母亲骂成什么样呢。

每个人的童年里都有一个提起来就牙根痒痒的“别人家的孩子”,但是江澄还要倒霉一些,这“别人家的孩子”偏偏就在他家。


“蓝家两个又是第一,没悬念的榜单有什么看头。第三的金子轩也是开ma的,弹幕太厚,重炮扫一遍那破坏力我们ms拍马也赶不上啊。”魏无羡像是安慰他一样,“别郁闷了,去掉ma那帮人,你就是第二名。”

“滚!要连蓝忘机都去掉,你才是第二名!”江澄生气地说,“身在福中不知福!”

魏无羡想了想给他座机搞了很多改进提升的人是谁,也没话反驳了,一边拿着人家的好处一边怪人家名次超过他,好像是有点不太地道。

“算了算了,不跟他争这口气了,来,让我领教领教你这新装上的紫电呗。”魏无羡抬头看向三毒,哇地惊叹了一声,“理论是理论,实物到底还是酷炫。”

“那你还不快点跪下来感谢我当年求我妈准你研究紫电!你开哪台?”

“随便!”

“你以为你随便开一台就打赢我?”江澄终于找到机会给了魏无羡一肘。

魏无羡也跳脚:“你明知道我说的是‘随便’好吗!”

江澄哼了一声,声音里满满的都是笑意,抓住驾驶室内垂下来的悬绳,升了上去。


魏无羡是联盟里唯一ma、ms都能开的双料驾驶员,主座机“随便”是架ms,江家也不缺那一台ma,便多给了他一架玩。

ms名为随便,一开始地勤领航小姑娘问他要开哪台的时候,他老是回答随便,要是给他安排了ma他就去逗人家,久而久之他再说随便的时候,姑娘们全都皮笑肉不笑地给他安排ms“随便”。

三毒跟随便体型原本差不多,但这次军演前虞紫鸢将家传的紫电正式交给了江澄,加装上紫电炮舱后就明显大了一圈。虽然炮位数上升了,但动力炉没变,输出上限仍然在那,加上魏无羡射击比他准一点儿,到底还是压了他一头。

但要是换了标配的ma,那就打不过三毒了。两场试下来,1:1打了个平手。


两人将机体妥善停入机库后,魏无羡仗着一厘米的身高优势,勾着江澄的脖子往门口走。

“亲妈就是好啊……想要浮游炮。”看见江澄瞪他,魏无羡又赶紧改口,“开玩笑,开玩笑。”

“你那三倍的超长距精确制导还不够?”

“不够不够,下次找蓝湛给我再搞点新东西玩玩。”魏无羡跟他挤眉弄眼,“你还不服就换个机械师吧,他家不是规定每个人都必须再帮另外一个人改进座机么,我拜托蓝湛去给你说几句好话,看能不能把他哥转过来帮你?”

“蓝曦臣啊?金子轩说他家最近要进编队的一架新ms交给他了,研究得正上瘾呢,一时半会儿不要想挖人了。”

“谁的?”

“不知道。据说机体有点儿小啊?”江澄抬手想比划,发现被魏无羡勾着脖子十分不方便,又一肘把他顶开,“比随便还要矮一个头。”

“难道驾驶员是个姑娘?”

两人嗅到了一丝八卦的气息。蓝曦臣比他们这群人要大几岁,已经到了自己不急家里急,开始给物色长媳人选的时候了。

“哼,要不是姐姐性子平和转去做了后勤,金家那架怎么可能轮得着旁人。”

魏无羡心道你这个人也是不讲理,长媳到底也只是人家的儿媳妇,你怎么知道不是金家老头子又认回了哪个私生女呢?不过他没敢说。

“走走走赶紧吃饭去,今天有什么菜你知道不,查一查。”

江澄在腕表上按了一下,一小块光学屏幕投射出来,他一边查询一边感慨。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姐姐炖的汤喝了,吃什么都不如自己家的。”

“怀上了也没办法啊,对了,备选的名字取好没?”

“姐姐说让我俩先帮忙想几个呢……”

两人嘀咕着走远,机库的自动门在他们身后刷地一声合上。


(2)

晚上八点,魏无羡打着饱嗝打开基地宿舍里的视频通讯,拨通了蓝忘机的号码。

这是他们两人从分属ma和ms部队后就约好的日常通话时间,原本是为了及时解决每日训练中发现的问题,算是技术会议,习惯之后便拿来当了背景音,什么事都没有的日子,这边在做俯卧撑,那边在收拾房间,有一句没一句搭着话,一直聊到蓝忘机到点睡觉都是常事。


“蓝湛啊,我听说你哥指定了金家什么人?”

“嗯。他只说早就认识,没细说。”

“啊?我还以为你知道呢……”

没有八卦可听了,魏无羡好生失望。

“说正事,联邦很快就要开始测试精神框架了,我已经接到通知。”

“哎哟,可以啊!那我应该也快了。去哪里集合?”

“云深。”

果然是蓝忘机的老家,姑苏星系的主星云深,因为云深军校的理论研究走在全联邦的最前沿。


目前世界划分为两大势力,一个是岐山星系一家独大的温氏帝国,一个是多年被欺压,不得不以姑苏、云梦、兰陵、清河四个大星系为核心组织起来的联邦。

联邦与帝国剑拔弩张的对峙期已经维持了好多年,目前已经开始小规模边境摩擦,全面战斗随时都会打响,前沿的技术开发一直都在加紧攻关,这个精神框架就是目前的重中之重。

简单来说,就是脑电波通讯系统。


通过专用设备,机体可以直接读取并执行驾驶员的操作指令,首先节约了从脑到肢体的反应时间,其次排除了纯操作失误,最重要的是能大幅降低驾驶员的战损率。

战场上传回来的大量遗言表明,被打穿驾驶室,不代表机体完全停摆,也不代表驾驶员被一击爆头。缺氧、失血、舱体变形压迫会让部分仍然能维持正常思考的驾驶员没有力气操作机体脱战返航,那就真的彻底回不来了。

精神框架系统的最直接意义就在于,只要驾驶员还没有脑死亡,只要机体还能行动,起码还能踏上撤退的逃生路。

至于什么利用生物识别来锁死和自毁以免泄密、捕捉敌方通信、散布干扰信号这些作用,虽然有所增幅,却也不是精神框架系统独有的,都是次要。


当年四大星系各有军校,以姑苏星系的云深军校名声最大,凡是能去云深军校进修的,都是各家一等一的好苗子,魏无羡就是在云深军校认识蓝忘机的,也是在那里参加科技竞赛,一起提出了精神框架技术的理论基础,经过上层十多年的开发,终于在他们成年当打之际,要开始测试和实装了。

说起来,他们还为精神框架系统吵过架。

提升驾驶员和机体的反应速度一直是技术开发的重点项目,蓝忘机一直在他家军校接受着正统教育,不过就是在训练方法、硬件改进上做文章,虽然保险,但就竞赛来说,没有创新点。

魏无羡看了不少闲书,又求着江澄让他研究过紫电,眼界开阔脑洞奇多,认为蓝忘机思维跳不出窠臼。虽然脑电波通讯是否能真正应用起来,还要研究如何排除非指令的杂念、人脑是否能承受随着技术发展只增不减的通讯压力,但加以技术改进应该可以解决这些个人隐私和生命安全的问题。

江澄聂怀桑金子轩等人到现在都清楚记得他俩吵得不可开交。

“咱们这是参加竞赛!你这个小古板旧思路怎么能得奖!”

“如果不实用,拿了奖又能怎样。”

但是魏无羡又不能跟他拆伙,因为别人的功底都还差着一些,没有助力的话,他估计自己也拿不了奖,还好他以前当好玩儿课外研究的初步成果勉强说服了蓝忘机,才一起把这个选题推进了下去。

没想到居然评了个当年第一名。

知道上层还真的准备拿去研究以期实装的时候,魏无羡在蓝忘机面前那尾巴都要翘上天了,蓝忘机也学会了用宽容的态度去看待魏无羡那些异想天开的点子,两人的研究小组在竞赛结束、毕业、分属到不同部队之后都没有解散,连到了蓝家人规定的要兼任机械师,选定一人来帮助其改进机体的时候,蓝忘机看也没看自己收到的那一大叠申请,直接指名了魏无羡。

蓝家人每个人接到的机械师配属申请都跟雪片一样多,魏无羡那份申请上就写了一句套话,跟那些洋洋洒洒把申请写成简历,希望能用“我也不是小白我绝对不会给蓝机械师拖后腿”这点来争取印象分的人,就是不一样。

如果不是必须得要一份书面申请,他都不准备写的。

魏无羡就是这么自信。

TBC


评论(11)
热度(67)

© 灯花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