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花鹿

【文采用时方恨少,细节从此是路人】
【魔道忘羡+全员】

【魔道祖师】山下无世路(2)(双道长)

前文:(1)

(2)

留下人继续搜索,江澄带着晓星尘即刻赶回虞家。虞家最出色的医师们很快到场,开始会诊。

江澄看晓星尘坐立不安,有心劝慰,但他从小与父母关系疏离,除了最后从母亲那里得到的一个拥抱,并没有学到多少表达关怀的方法,一开口经常能把人呛死,也只好闭嘴沉默。

还好医师们很快就得出了结论,遣了其中一人来给他们说明情况。 

“回禀江宗主、晓道长。宋道长灵力运转正常、性命没有大碍,现在正在清创包扎。好生休养一年左右,身体能完全恢复,但眼睛……救不回来了。”

晓星尘微不可察地松了一口气,然而江澄却忽地变了脸色,心知不妙。

知道宋岚性命无忧,晓星尘神色竟变得灰败起来,哪里还有半点明月清风的从容温雅,甚至还不如刚才一脸焦急的样子更有生气,仿佛一直吊着的那口气过去了,眼下已是大限将至。

 

那医师回去宋岚身边帮忙后,江澄有点迟疑地开口问道:“宋道长伤得这么重,你们是不是遇上了什么厉害妖物?那些凶尸……”

晓星尘苦笑道:“江宗主不用担心,那些凶尸灭完了就没事了,此次全是人祸,针对我来的。”

江澄预感接下来听到的不会是什么好消息。

“白雪观已经灭门,还要烦请江宗主和虞氏安排人手,早日帮观内诸位前辈和小道友们入土为安。”晓星尘的声音平静得不像是刚刚经过一路恶战,“一应开销,在下身上不够的部分,可约定一个期限,或者差遣在下去帮忙夜猎……”

“白雪观灭门?!”江澄大吃一惊,“谁这么能耐?”

“薛洋被放出来了。”

江澄瞬间就明白过来了,他们一路上除掉的那些高阶凶尸都是薛洋拿阴虎符复原件控制着的,想必是早早布置下了埋伏,等着截杀宋晓二人,只是距离略远,目标未至,这些凶尸四处乱走,才让虞氏的人察觉。

“这才放出来多久?”江澄一拳砸在桌上,“这么快就报复!金光善这个老东西!”

晓星尘知道金江两家联姻之事,虽然金子轩与江厌离已双双身陨,毕竟金凌还在,终归有些血缘上的牵系,万没想到江澄居然会这样毫不客气地骂起金光善来,吃了一惊正要询问,这时候突然响起一声怯怯的“舅舅?”

两人一扭头,看见小小的金凌站在门口。

可能是被刚才江澄砸桌子的一拳吓到,似乎有泪花在眼眶里滚动。

江澄赶紧过去把金凌抱起来哄:“阿凌,大人说话呢,先去太公太婆那边找哥哥姐姐们玩好不好。”

“舅、舅舅为什么要骂爷爷……”金凌噙着眼泪问。

“……你还小,不懂,大了再告诉你吧。”

江澄向晓星尘点头示意,便抱着金凌出了门。

 

晓星尘扶着桌子边缘,慢慢坐了下来。

虽然金凌还是个奶声奶气的娃娃,但那身金星雪浪袍却已经足够晃眼,现在还根本见不得这身衣服的他,看见金凌的时候眼前顿时一黑,幸好他强行撑住,江澄也很快将金凌带走了。

 

原本几日后是白雪观观主、宋岚师父的生辰,宋岚需要回去停留几日,顺便邀晓星尘同往。没想到二人上了山,进入白雪观山门许久也不见有当值的师兄弟前来迎接通报,越往里走,宋岚眉头就越是锁紧。

晓星尘毫不在意,只当是值日的小童偷懒,让宋岚觉得在他这个客人跟前失了礼数,还偷笑了好一阵子。这在他自己师门也是常有的事,作为性格特别好、师父也板不起脸来的好师兄、乖徒弟,他经常给师弟师妹们打掩护免得他们被罚,有时遮掩不过去,还会好言好语地跟师父求情,说反正没有外人会来山上,山门有没有人看守,又有什么要紧。

可白雪观行事并非如此,宋岚心知有异,加快了脚步。

闻到一丝血腥味之后,跟着宋岚绕过后院的影壁,晓星尘就懵了。

宋岚悲愤地一声大吼,直扑师父的厢房。晓星尘被他这一吼惊醒过来,马上开始查看周围是否还有人活着。

一个都没有,全死透了。

宋岚旋即从师父的厢房出来,失魂落魄地望了晓星尘一眼,转头就开始四下搜索。晓星尘明白他是要寻找凶手是否有留下什么蛛丝马迹,于是跟他兵分两路。待再见到时,一瞬间晓星尘也是浑身的血都冷了。

宋岚已经倒地,身着金星雪浪袍的薛洋拎着他领口,俯身不知道在跟他说着什么,身边站了一圈凶尸。

见他来了,薛洋扔下宋岚拍拍手,笑嘻嘻地说:“道长,一年前怎么说的来着?咱们又见面啦。”

为何薛洋这次敢穿着金星雪浪袍来,为何当年敢跟自己说“走着瞧”,晓星尘终于是明白了,金家何止是爱面子护短,分明就是铁了心在背后撑腰。他二人到现在不过才积累起三年的名望,距离正式开宗立派尚早,却惹上了金家这个庞然大物,如何能抗衡?

所以现在即使是看到小小的金凌,都能让他再一次感受到绝望。




TBC

既然写完了就二更吧~

评论(1)
热度(39)

© 灯花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