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花鹿

【文采用时方恨少,细节从此是路人】
【魔道忘羡+全员】

【魔道祖师】【忘羡】意气之争(1)

蓝家外套绣花梗。私设如山。感觉有OOC。

羡羡:我想让所有人知道,汪叽的外套,被我承包了!



意气之争(1)


“景仪怎么啦,又罚倒立抄书?怎么抄的还不是家规,是讲绣花的女红册子?”

魏无羡从彩衣镇上的湘菜馆子加餐回来,刚进静室就忙不迭地问道。

“损毁衣物。”

“还真是因为这个?他说的时候我都不信。你们家不是四百张缚仙网说毁就毁,说赔就赔,还计较几件衣服?”

“你跟我来。”


蓝忘机带着魏无羡去了藏书阁,进入标记着“灵力”部的楼层,在“进阶”分类下摸出一册来,递给魏无羡。

此卷名为《针黹》。

魏无羡有些意外。

“这不就是景仪抄的那本,怎么分类在这里?绣花也是修行吗?”

“看完就懂了。”

蓝忘机走向外间,铺开纸继续午后的誊抄工作,魏无羡没个正形,在他对面的席子上直接趴了下来,百无聊赖地翻看起来。


《针黹》第一章综述,阐明此卷应用的范围,比如仅本家女眷可以阅览,人人必修;女眷如修为较高更愿意参与夜猎,也可豁免;但本家的女儿在嫁出后仅可为夫婿和子女在中衣上绣制,绝不可显露和外传等等。

魏无羡在蓝景仪那边并没有细看这书,以为只是苏绣名满天下,蓝启仁随便拿了本普通绣娘学习用的册子给他抄,没想到居然是蓝家专门撰写,真是体现了山门外那四千条家规的严谨风格,他扭头看向蓝湛。

“这是先生编纂的?”

“是这门技艺的开创者,你往下看。”


第二章讲起了起源。

据传是早期蓝家一位夫人,本身修为也不浅,因夫妻伉俪情深,便在夫婿的中衣胸口处绣了自己闺名,绣时在丝线上灌注了灵力,夜间可生出微温,后来在一次夜猎中更是发挥了护身保命的奇效,当时的蓝家宗主获知此事,着人与她细细研讨改进,才有了如今的蓝家校服外衣内侧那密密麻麻的咒术真言。

魏无羡砰地一拍地面,坐起身来:“我居然没有想过这里面的门道!”

蓝忘机手上不停,都没抬眼看他,这人一惊一乍太多,已经习惯了。


他重生后第一次与蓝家小辈见面,帮着他们应付聂明玦左手时,便是推了蓝景仪一把,让他用那身衣服帮蓝思追挡了一击。

现在景仪因为损毁衣物被罚,莫不是明白了他的用意之后,夜猎时偷懒,拿外衣当便宜法器用了?


从第三章开始,便是详细的技法讲解。

如何仿效御剑,以灵力精确控制极细小的绣花针;如何仿效弦杀术,往丝线中灌注灵力;绣的是哪些咒术真言;如何测试和评定成衣的抵御功效等等,魏无羡看得一个头有两个大,很快就扔了书本。


“蓝湛!你们的外衣一年新发几件?”

“四件。”

“那景仪他用掉几件了?”

“已经三件了。”

魏无羡感慨道:“这半年都还没到呢。”

然后他突然想起来一件事,追问道:“你们家人也不少了,一人一年起码四件,这门技艺又不外传,那么实际在绣花的人有多少?其实是为了不挤占时间才特意改进为使用灵力来控制,绣花修行两不误的吧?”

“所以才要爱惜。”

“有道理,该罚。”魏无羡点点头,说,“明天带我一起去吧。”

“?”蓝忘机不解。

“景仪说,先生发了话,为了让他体会一下女修们的辛苦,你明天要带他去女修那边看她们是怎么绣花的。”

“你为何要去。”

“你去,我就想跟去。”


魏无羡是真心想去看看,但不方便说是打翻了醋坛子。

他路过看到景仪受罚的时候,因为叼着抹额尾巴,说话含含糊糊,也就没聊多少,只问明白了外套的绣花都是出自本家女眷之手后,顺口就问知不知道具体是谁。景仪回答说如果尚未婚配,就由家族统一安排,不清楚自己的那件是谁绣的,但已婚配的夫妇,还是尽量安排由妻子为丈夫亲手绣制。

现在看到书里也说这门技艺起源于一位夫人之手,如今还要使用灵力驱动,魏无羡心里有点不服气。

虽然他对绣花没什么兴趣,但问题在于蓝忘机已经被他视为私有物了,明明有道侣的人,结果还是要穿着不知道哪个女子手下绣出来的外套,好像有点儿不爽。

他打定主意,想去实地查看一下女修们到底如何使用灵力绣花,然后再回来研究这卷书,看能不能改进一下,用他鬼道之力实现防御功效,免得蓝忘机的外套还要经他人之手。


“通行玉牌只有两个。”

“什么!要进你们家女修的地盘,还要用不同的玉牌?”

蓝忘机给了他一个“你以为呢”的眼神。

但这也难不倒魏无羡:“我有纸人!”


TBC


评论(14)
热度(550)

© 灯花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