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花鹿

【文采用时方恨少,细节从此是路人】
【魔道忘羡+全员】

【魔道祖师】知不知(16)【金氏+聂氏】【Boss组+莫玄羽】

原作向无CP。

第一更:1-9

前一更:15


16 迷雾

虽然从门口看不到停放的棺材,但从这比寻常高了一大截的门槛来看,这里应是一处义庄。

果然是鬼道中人,选的住处也是这么有特色,聂怀桑不禁联想到当初人人谈之色变的乱葬岗,也是佩服魏无羡居然能在那种地方生活了好几年,还有心思开荒种地。


薛洋抬腿就进了门,聂怀桑正要跟进去,宋岚持剑从旁一伸,挡了他的去路,他只得无奈停步,看来这地方恐怕是跟那些高门大户设的密室一样,不给随便进的了。

薛洋的身影刚消失在门后,就听背后传来几下清脆的嗒嗒声,像是手杖敲地。那声音由远及近,到了依稀看得见一个瘦削矮小的身影时,却又马上远离,远离几步又靠近过来,如此反复,似乎是想要引人跟上去。聂怀桑试探着向声音来的方向踏出两步,再看看宋岚,这次宋岚却没有半分阻拦的意思。

薛洋动作也快,这点时间已经换了一身黑衣出来,多半是因为回到了自己地盘,已经不需要再伪装了。他出来听见那嗒嗒声,对着传来的方向就吼了一句。

“死丫头!我留着你是为了我不在的时候你能给我守着他!别不识好歹!”

那声音立刻就消失了。

聂怀桑的脑子便转了起来:义城里,甚至可能就在那义庄里,薛洋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个会给他捣乱的小姑娘,却也会守护这个东西;宋岚对这个小姑娘没有敌意。联想一下薛洋要补晓星尘的残魂,答案简直呼之欲出。这个义城,迷雾很深啊。

“走吧,现在就带你去看你大哥的右手。”


聂家上下只当聂明玦尸身被人偷走藏匿,万万想不到已被五马分尸,聂怀桑蛰伏多年,喜怒已经藏得很好,在大梵山惊闻此一噩耗时也照样没管住情绪,语无伦次,在赶往义城的这两天里才算认清了现实。

纵使做好了心理准备,在真的看到时,聂怀桑还是哭了出来,只是因为有薛洋在一边,硬生生忍住了声音。


薛洋看着他默默地哭,怒火又烧上心头。

你们一个个都兄友弟恭左膀右臂的,只有自己是不断被欺骗被否定被放弃的,想要点好日子都只能靠骗。


他劈手就从聂怀桑那里夺过聂明玦的右手,甩给候在一边的宋岚,聂怀桑被他拦住,眼睁睁看着宋岚将聂明玦的右手收入匣子,却并不埋回原处,想来是因为给他看过了,便要换个地方藏匿。

“不是要归还给我家的?!”

“现在就给你?”薛洋一声冷笑,“等你把魏无羡召回来再说吧!”

聂怀桑简直要咬碎满口牙:“那要是我召他回来了,你也不给我呢?”

薛洋摸出一片对折的纸张递给他:“我想要的又不是你大哥的右手,怎么会食言。现在能给你的是这个,你可以去找这两个人。”

纸张上写了两个女人的名字和地址。

“这个,是秦夫人身边的一等侍女,那个,是金光瑶母亲在妓院时的老姐妹。”


秦夫人这个秘密,可谓得来全不费工夫。

自从莫玄羽被接回金家,他就开始帮着金光瑶到处追查清理其余的私生子。为了避嫌,金光瑶不仅不能对莫玄羽下手,还必须保护好他,于是只能对他施以关心和拉拢,然后迅速地开始追查清理那些还流落在外的。

惊人的是查出来已经与金光瑶许婚的秦愫居然也是。

当年金光瑶手头只有秦愫喜欢他这一张力量有限的好牌,这边违心地执行金光善的命令,稳固在金家的地位,那边讨好秦苍业并暗地里拔除了好几个竞争者,才让秦苍业允婚,恐怕不能在这时候突然退却。没什么是非观念的薛洋心想,大户人家有个三妻四妾也很平常,将来能有一个正常的孩子继承香火就好,脑子一热,便拿出好朋友的义气擅自给瞒下了,暗地里关注着,直到偷听到秦夫人向金光瑶说出真相。

然而之后金光瑶还是娶了,而且还让秦愫怀上了。

一直是金光瑶死党的薛洋,对他除了佩服,又生出一丝警惕来。这样能忍能装的人,是不是防备一点为好?

于是便有了后来思思逃过一劫的事情。


金光瑶活活折腾死金光善,找来的是当年认得他母子二人的二十多名老妓。

这群老妓大部分还在思诗轩,转做了杂务仆妇,也有一些如思思一样被转卖,但凡是认得孟诗的、能追查到的,都被他抓了来,既要害死金光善,也要清理这些知道他根底的旧人,一箭双雕。

思诗轩凭空消失十来人的话,总是会有形迹可循,但若随后走了水,那便死无对证。薛洋帮他捉来这一群老妓,又一把火将思诗轩烧了个干净,直到事情办完之前他都没露面,只在结束后对薛洋说了句“没事了,都处理了吧”,然后就听到一声惊疑不定的“阿瑶?”


金光瑶的服饰气度早已不见当年踪影,单看样貌思思也是不太敢认的。

毕竟当年同是当红头牌,就算不跟姐妹争恩客金主,那也都是面熟的,一看到金光善便认了出来。思思觉得被绑住的金光善应当是被人暗算,知道不对也不敢忤逆下令之人,正惊恐该如何保命,却叫她听见这么一句话。

她知道孟瑶就是金光善的私生子,也听过当年被使唤被欺负的小孟瑶对孟诗、对她说过无数遍“没事”,思思再认不出就枉费了老江湖之名,若是在公开场合,自然也就按下不表,但眼下不认也要没命,那就只好搏一搏了。

她居然赌对了。金光瑶一认出是她,便想起以前她对自己的好来。

思思当年与孟诗关系融洽,待他也是视如己出,多有回护。就算他已经只剩恨意,杀金光善也是大逆不道的弑父,需要相当的心理准备,再杀思思仿佛弑母,即使是报复起来能很决绝的金光瑶,心里这第二道关也是一时过不去。他停了手,叫薛洋单独安排思思。


薛洋是安排人的料吗?处理人的料还差不多。

他看出来金光瑶不想直白地做这个恶人,想让自己“自作主张”一起处理掉思思,再“心甘情愿”来领几句责骂,这事情就算圆满解决了。

可薛洋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即使嘴上互损但还是会帮他杀人出气的死党了。

阴虎符已复原,金光善已死,金光瑶如此深沉隐忍,他也该给自己留条后路了。

避开要害假模假样刺了两剑,揭穿她的装死,命令她到指定地点等自己吩咐,再埋得浅些,思思就这样捡回了一命。

虽然握有这两枚强力棋子,但没想到金光瑶会埋完右手就马上发难,到底还是栽在了他手上,不过又因此遇到了晓星尘,真是不知到底是福是祸,是劫是缘。


聂怀桑看着他脸色阴晴不定,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就咳了一声。

薛洋回过神来:“提醒你一句,遇上金光瑶和苏涉的时候别让他们弹琴,他们有个曲子邪门得很,会让人灵力运转受阻。”

“那还真是谢谢你了。”聂怀桑问,“我大哥的右手也确认了,我有用的线索也给了,感受到你的诚意了,你的条件是什么?”

“去莫玄羽眼前晃,说金光瑶害了你大哥的事你已经知道了,问他为什么瞒着你,叫他无颜面对你,再让他献舍给魏无羡。”

聂怀桑思索了片刻,问道:“献舍既然需要自愿,就肯定急不得。为什么必须是莫玄羽?你不试试看其他人?”

薛洋的回答在他意料之中:“你当我没想过?”


一个召唤术,除了阵法要完全正确,不可有半分差池之外,心法也是必要的,只不过对精确度的要求没有对阵法那么高,稍微有些不同,也能达到同样效果。

薛洋偷看了两次献舍,把阵法记下了,心法却不知道;偷听了金光瑶和苏涉的对话,知道莫玄羽看过献舍术的手稿,但他疯疯癫癫已经差不多一年,阵法多半已经记不太准,心法应该还是可以回忆起来,两厢配合,才有希望完成献舍之术。

“只有他记得心法,而且他也对不起你,在密室明明见过你大哥的头颅,还是不告诉你,”薛洋看聂怀桑又一脸恨意地使劲瞪他,继续推波助澜,“你别瞪我,我那时也是帮金光瑶做事的,当然知道头颅放在他的密室。”

其实薛洋也不是很了解事情的全部,但是他真真假假混在一起,编了一套最能激起聂怀桑恨意的说辞,就算最后发现地点不对,也可以说是被金光瑶转移了。

“金家传言他对金光瑶图谋不轨,才赶他出门,而我打听到的真相是他碰了你大哥的头颅,被怨气控制住了,要杀金光瑶。”

聂怀桑脑子里便轰地一声。

莫玄羽的确是这么给他解释的,但只笼统说是邪物,并没有说那是聂明玦的头颅。细想之下也是十分合理,既然被五马分尸,最重要的头颅当然要放在身边看管。

薛洋心想,成了。

其实他也是侥幸,莫玄羽对聂怀桑的解释还是他潜伏在莫家庄时偷听来的呢,合理的添油加醋最难辨认,说不定还真就让他猜中了呢。


“让他心甘情愿献舍这事是有难度,你可以慢慢来,但是不要跟我耍心机拖延。”薛洋说,“另外,我有些需要用到的法器药品,你也得给我准备一些。”

聂怀桑沉声答道:“为了能早一日给我大哥报仇,凑齐他的遗体,我也不会拖延的。法器药品没有问题,说一声我尽量给你凑齐。除了左右手,其余的都在哪里?”

薛洋当然不会告诉他聂明玦的双腿就在自家祖坟里:“我知道的也不全,有机会你问苏涉或者金光瑶。不要随便去挖走左手免得打草惊蛇这点,不用我再多嘴提醒你了吧?”

聂怀桑皱眉道:“这我当然明白。现在条件都谈妥了,我可以离开了吗?”

薛洋对宋岚使了个眼神,宋岚便陪着,或者说是监视着聂怀桑,向城门口走去。


TBC


这一章可能看着有点费劲……

如果觉得人物“开天眼”,逻辑上说不通,这是我刻意这么写的。

因为前因后果是由人物说出来的。

人是有目的的,人也是会联想的,说出来的话除了事实,还加入了各种无意的推测和有意的误导。很多谣言起源的遣词用句也是“推测”和“听说”,但听的人分不清楚,再往下传就变成了“事实”,再继续添加推测和误导,这才是原文里面描写俗人恶语的精髓。这一章是薛洋用事实(特别是聂怀桑也知道的,以便取信于他)加合理推测来引导和煽动怀桑,以后就是怀桑在精神上逼迫莫玄羽。

也因为原文里揭发怀桑的一段全都是羡羡的“推测”,没有证据支持,我才敢将这篇同人设定成这样。

Boss组太难写了,卡文卡到哭。


评论(9)
热度(44)

© 灯花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