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花鹿

【文采用时方恨少,细节从此是路人】
【魔道忘羡+全员】

(补)【魔道祖师】关于忘羡二人情感线的一些分析

昨天一冲动删了些东西,连人物分析部分都遭受池鱼之殃,这部分并不需要修改,先补回来吧。
歌词改好了再去重录,估计需要时间。

—————————————————

关于两人在感情方面的成长。

先说汪叽。在我的理解里,一开始汪叽所能想到的关禁闭这种一厢情愿为人家好的挽救方法,本质上仍是“改造”,是他那时仍显狭隘青涩的对爱情的理解,当然会招致反抗。

羡羡血洗不夜天后,探知他灵力有损,几日都不恢复,十三年间汪叽也应该会像现在的病人家属那样,想过能不能治愈,就算重生会不会重蹈覆辙,想过最坏的可能和之后的出路,才让他终于做到了支持、信任、给予自由。

就算这次羡羡没能洗脱污名,我想他也会果断站到羡羡身后一辈子。当初羡羡在金麟台威胁完一圈人走后,在肯定他是对的前提下,避尘回鞘的细节可以看出,汪叽可能早在这时候就已经做好了跟天下为敌的心理准备。

羡羡死前三年里汪叽在养伤,死后三年里金氏隐隐独大,奏响了义城大劫的序曲,他不过是仅有耳闻,不由得让人猜测是不是自愿在守孝。羡羡,你还不是道侣的身份时,就得到了道侣的待遇了哦。



再说羡羡。亲妈秀秀访谈里也说了,她不是每个角色每处进展都要写清,大家才有解读空间,结果汪叽就被某些人说形象最扁平,设置三次醉酒情节却并无进展云云,但我看来这三次清晰地体现了当初信誓旦旦对师姐说“不会喜欢任何人”的羡羡,在感情方面的成长:

第一次是未来意义,让羡羡认识到汪叽也是有感情的,作为旁观者(“若是对一个姑娘”)也体会到了这感情的威力;

第二次是当下意义,让羡羡发觉这感情可能是指向他的,正面表现汪叽的忍功,而怕汪叽“见了谁都这样”觉得不能再灌酒了,是此时羡羡在不自觉地为汪叽考虑,就像家宴里他能忍住不犯家规,已经从十五岁时的“喜欢就是放肆”转入了“爱是克制”思路;

第三次是过去意义,汪叽去体会那些没有他参与的羡羡的人生,和结尾羡羡觉得日子活狗肚子里去了也算呼应,并因为刹车倒车让二人不约而同地离开客栈,直接让他的后悔转化为勇气,引出了最终战画风清奇但也最热烈的惊天告白。

成长这件事情真是太美好啦。


评论(2)
热度(93)

© 灯花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