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花鹿

【文采用时方恨少,细节从此是路人】
【魔道忘羡+全员】

一个任性的小脑洞。

刀。刀。刀。

明明是曦瑶但瑶瑶都没出场,我很心虚。

不是苏。这鹿跟我ID没关系。是配图的鹿。

地理学生物学的BUG请不要管。

卡标题卡得死去活来,感谢基友拔刀相助。

与鹿同归,与瑶天堑。


--------------------------------------------

《一念同归,一念天堑》


这次作乱的是一只成了精的熊。

上门来求助的猎户说,原本这山里的猎物足够他们生活,半年前开始锐减,直到有人进山打猎目击到那熊捕猎,才知道并非天气寒冷的缘故,他们便全部聚齐,准备先将这熊给猎了。

这熊竟是个有神通的妖兽,众猎户尚未近身,连箭都没放出一支就被隔空杀死了几人,才终于意识到它不冬眠的反常之处,赶紧来仙门求助。

如果蓝忘机和魏无羡还在,恐怕蓝启仁即刻就要踢他们出门去处理,偏偏二人几日前已经识相地溜掉了,蓝曦臣想想自己闭关那么久已经让叔父极为不满,便应了这事,权当出门散心,也让他老人家少生点气。


***********************


蓝曦臣选择了大雪刚停之时进山,希望能借着积雪更方便地发现妖兽。

从早上转到下午,还没有发现大型猛兽的踪迹,倒是先发现了一道食草动物的小蹄印。绕过山坡一望,不远处竟卧着一只未成年的小梅花鹿。那鹿是寻常毛色,雪地一衬便十分显眼,若是被天敌看到,恐怕插翅也难飞。

漫天雪白中一点棕黄,突地让他想起金麟台上的花海。

他心中一动,想也不想便御剑直飞过去把那小鹿捉了起来。小鹿已经半冻僵,由着他捞起带上半空,都不曾动弹一下。


***********************


蓝曦臣也不管那熊妖了,径直回了云深不知处。蓝思追迎上来,见他这么快就回来,有点意外。

“思追,你和景仪点几个人,继续去处理那边的事。”

蓝思追以为自己听错了。除非需要从长计议,或者另有要事,蓝家应下的事情绝对没有中途撒手不管的道理,没去捉那妖兽,却带了一只鹿回来,难道这是什么仙兽。

“泽芜君,这鹿是?”

“普通的鹿而已。还没找到那只熊,先看到它了。都冻僵了。你记得也让人去准备些热水,送去寒室。”

既然是只普通的鹿,无论安然老死还是做了猛兽和人类的腹中餐,都是它的命数,究竟有何特别之处能让泽芜君青眼有加。

蓝思追一肚子疑惑,按照吩咐去叫下人准备热水。


***********************


小鹿从此就留在了云深不知处,蓝曦臣若是在家,就跟在他身后撒欢,连藏书阁也照进不误,晚上睡在寒室;若是不在家,就跑去静室前草地上跟兔子们待在一起。

蓝曦臣每次去静室前接它时,看到的仍然跟初见它时一样,一团棕黄卧在一地雪白背景中,越发让他分不清楚到底是在透过这鹿看着谁。

夜深人静时也曾提起朱笔在小鹿眉心点上一抹红,又默默擦掉。

整理藏书阁时也曾给小鹿背上挂个包袱皮,让它帮忙装上几册,好像又回到出逃避祸那时。

众人问他这小鹿要不要取个名字,蓝曦臣摇头。

早已有名字,不便说出口而已。


***********************


一晃便是一年多,那小鹿到了两三岁,开始长角了。

云深不知处的动物,除了十几年前开始长驻的兔子,就是后来会跟着魏无羡偶尔回来的小苹果。小苹果虽聒噪,终究还是家畜,一般不会伤人。

而长角的雄鹿却会。

蓝景仪巡视时在寒室外的壁角发现一大片暂新的血痕,大吃一惊,也顾不上家训,飞一般找来蓝思追,排查之后发现是这鹿磨角磨出来的,便一起去回禀了蓝曦臣。

“长大了啊。”

蓝曦臣摸摸小鹿角上磨出来的伤口,对二人说,割了吧。

小鹿不知哪来的力气,死活不让割角,根本按不住。

“你一定要留着它,就是伤人伤己。”

蓝思追好言好语地劝着,蓝景仪看向他,不明其意。

蓝思追解释道:“雄鹿为了打斗会找地方把角磨尖,今天自己鲜血淋漓,明天就是要人家鲜血淋漓。”

蓝曦臣一句不漏地听了进去。

今天自己鲜血淋漓,明天就是要人家鲜血淋漓。

有一句话涌到了喉咙口。他挥退二人,自己上前对小鹿说起话来。

“乖,听话。”然后压低了声音,低到一旁蓝思追和蓝景仪都听不见的程度,“你当初若是肯放弃那一点朱砂,我姑苏门下也不是没有你一席之地。”

你若放下这副尖刺铠甲,我自会护你周全。

小鹿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语气里的保护之意,居然乖乖站定不动了,然后就由着蓝曦臣扶住脖子,被蓝思追和蓝景仪动手割掉了角,血流满面,一声未吭。


***********************


没了角的鹿自然比不得有角时俊美,割完角的小鹿躲着不肯见人,被蓝曦臣好言好语嫩草鲜果哄了半个月,才终于又肯在云深不知处自由走动。看他对这只鹿的重视竟与蓝忘机对那些兔子一般无二,蓝启仁的胡子又是气得要倒竖,召集聂怀桑和江澄几个后辈家主,将封棺之地的禁制又加了几重。

这日小鹿又跟着蓝曦臣回到寒室,伏在书案边陪着他读写。想起自从开始长角就没有再抚摸小鹿的头顶,现下鹿角已无,蓝曦臣便又伸出左手去揉了揉。

鹿角割是割了,留下一对断面伤口,戳在掌心发疼。

蓝曦臣右手一抖,笔掉在桌面上,骨碌碌滚落到小鹿脸前。

小鹿抬起头看他。

蓝曦臣起身去了内室,打开一个上了锁的匣子。匣子里面只有六样物件:一套四件的卷轴,一枚通行玉牌,还有一顶崭新的软纱罗乌帽。

尘埃落定后,金光瑶的私物被付之一炬,金凌即使已成为宗主,也无法力排众议自己留存,只有出自蓝曦臣之手的这套四景挂轴,金家众人不敢擅自处理,才得以安然回归,被蓝曦臣与备用的帽子和退回的通行玉牌放在了一处。

当年金光瑶第一次戴着帽子来访时,蓝曦臣曾取笑道“阿瑶这又是在介意什么呢”,待金光瑶默默取下帽子给他看过额角淤青,他便敛了笑容,带着金光瑶去姑苏最好的铺子挑选了从布料到刺绣皆为最上品的帽子相赠,作为无心失言的赔礼。姑苏的纺织技艺本就比兰陵上乘,加上喜欢,金光瑶后来再有需要时便依旧从姑苏定制,云深不知处也存了备用品,同行夜猎若是沾上了妖物的血,也有个替换的。

他拿起那枚玉牌,捏在掌心用体温暖了它一阵子——仿佛有什么能借此活过来似的——然后才小心将它放回原处,取了那顶帽子,回来轻轻地扣到小鹿头上,系好带子。

这帽子,原本就是用来遮伤痕的。

他蹲下身,抱住小鹿的脖子。


“阿瑶……”


小鹿并不懂发生了何事,只是抖了几下耳朵,弯着脖颈去蹭蓝曦臣的脑后,碰到抹额垂下来的飘带,布料细长柔软,绣成云纹的丝线带着点凉意,让它误以为这是什么鲜美的嫩草,本能地舌头一卷、嘴唇一合,便将其扯了下来。

  

END



2016.12.30 修文:

修文版增加了瑶瑶帽子被怀桑捡走的情节,我将此解读为暗示着怀桑接替仙督之位。从同人创作角度来说,还给出了“怀桑将瑶瑶的帽子用于自我警示”等可以发挥的思路。

我原始设定为帽子被蓝大拿走,用意为托思。被打脸之后只能改设定为备用的新品,不过也以此为契机,想了想瑶瑶遗物会被金家众人如何处理。既然已经被揭穿黑幕,恐怕金家会将其付之一炬以划清界限吧,大概只有四景图,会因为作者是蓝大而逃过此劫了。

满唏嘘的。


评论(20)
热度(49)

© 灯花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