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花鹿

【文采用时方恨少,细节从此是路人】
【魔道忘羡+全员】

【魔道祖师】 #忘羡# 坐标 (一个披了机甲皮的梗概段子)

温氏帝国,和蓝江金聂四家为主的联邦,是死对头。


蓝家对孩子要求特别严,全部双修,既要会驾驶自己的机体,也要会维修和开发。所以驾驶员的综合实力判定里蓝家兄弟俩一直稳占前两名。

虽然总榜排第四,但是如果去掉开中型ma的前三名,单论轻型ms的话,魏无羡的随便就是第一,因为魏无羡除了自己的综合实力,还有个强力外挂机械师,总榜第二的蓝忘机。

虽然排在他后面的江澄实力也不弱,座机三毒也搭载了联邦里都赫赫有名的浮游炮紫电,但他的机械师毕竟是母家虞氏来的,比不得蓝家。


当年蓝忘机和魏无羡在云深军校上基础课时,在研发思路上就有严重分歧,但是除了蓝忘机也没有人跟得上魏无羡异想天开的脑子,于是一直到毕业后分属不同部队时还会通信探讨,跟温氏帝国的大战开打后,蓝忘机主动申请来给魏无羡做机械师,这边执行任务,那边有空就给随便搞研发调试。

因为精神力方面表现优秀,两人也被拉去参与了联邦的精神框架系统开发项目,结果实验中魏无羡居然捕捉到了蓝忘机的脑电波内容,捅破了这层窗户纸,两人就走到一起,在最终战前去登记领证了。

一打仗聚少离多,蓝忘机干脆给随便和避尘也都安装了些精神框架设备,不仅能捕捉和增幅通信,还能开个私人线路说点体己话什么的。


结果最终战魏无羡奉命去拖住温氏一支主力精英部队时,抓到了敌方的通信,说在岐山星系主星不夜天的战斗中,联邦ma部队中了埋伏全灭。ma部队袭击温氏基地,精英尽出,蓝忘机当然也去那边了。

新婚就丧偶,是人都不能忍。魏无羡无视了牵制的作战计划,疯了一样把温家那支精英部队全灭,代价是小队全灭、随便大破、自己也重伤。

昏死过去之前,他脑子里想的是:蓝忘机和随便,他全都失去了。



魏无羡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大后方医院里。联邦第一医师温情他认识,另一个跟温情说话的人不认识。

对话没几句,温情就快哭出来了。那人表情也是特别复杂,自称是他的机械师,正好过来看望他,没过一会也就说有事走了。


温情给他解释说,他身体受伤太严重,如果慢慢疗养,一是时间长,二是就算将来重新给他制造一架随便他也开不了了。前几天金家一个旁支子弟,也是参与精神框架系统研发项目的莫玄羽,在实验中负荷过载造成脑死亡,就做了脑移植手术换给他了,虽然比他原本的身体素质差好多,但搭载精神框架的机体对大脑的要求远高于对体格的要求,他将来还是可以驾驶的。


其实手术是身为配偶的蓝忘机签的字,他知道如果魏无羡退役做个普通人,憋都能憋死,换个样子对他来说反倒更好接受。

温情术前检查就跟他说了,魏无羡脑电波测出来特别乱,解析后发现竟然有一部分内容是“蓝忘机牺牲”,不知道哪里来的消息,可能是敌方散布谣言干扰当前战场人员的心理战,推测他违反命令的原因也是如此,虽然功大于过,上面不追究,但是不管是养伤还是换个身体都要做好记忆受损的心理准备。结果还真叫她说中了,蓝忘机只能说自己是机械师。

蓝忘机离开以后就去了机库,研究了一下已经开发完成,接下来就能投入使用的陈情,又回去研究资料。


几个月后魏无羡养好伤出院,见到了自己新座机陈情,蓝忘机也已经在陈情上装好了他新弄出来的设备。

魏无羡不知道显示屏上不时闪现的Lan+字样是什么,跑去问机械师蓝忘机。蓝忘机说他也不知道,但既然是个坐标你可以去看看。


反正大战已结束,左右无事,魏无羡就开着陈情往坐标处跑,跑到姑苏星系主星云深,在军校档案馆,看到了他跟蓝忘机当年参加研发比赛的奖状。

魏无羡想哦我跟他这么早就认识了啊。

Lan+的坐标又变了,后来每到一处就指引下一处,快要把几大星系兜兜转转绕上一遍。


在岐山星系小行星暮溪某个山洞找到一本曲谱,跟着哼了哼有点耳熟。

在兰陵星系主星金麟台的某个酒馆,发现有人给他定了座位点了餐,一边吃着恍惚记起好像什么时候跟谁在这吃过饭,点过一样的菜。

在自家云梦星系,主星莲花坞家门外的树枝上发现系了一根白布条,取下来一看是蓝家标志性的抹额,接着在小行星夷陵看到一片战场遗迹,从各种坑坑洼洼和焦土中判断了一下参战机体的尺寸、自重和火力线,像是随便和避尘。


心里有了预感的魏无羡继续奔下一个坐标,发现路线调回头直指云深的居住区,他有点期待也有点不安地摸进蓝忘机住处,在卧室看到了结婚照。

然后他就哭了,什么都想起来了,抹掉眼泪直奔出去找蓝忘机,然后看到蓝忘机在一地兔子的簇拥中看着他,张开双手。


Lan+指示的坐标就此定格,一直在陈情的屏幕左上角闪烁,再也没变过。


END

用了高达独角兽的梗。原作机体定名为独角兽是因为独角兽被称为“无限的可能性之兽“(无羡(≧∇≦))所显示的坐标符号为“La+”读作“La plus”,我改的版本请不要大意地读作“蓝家”(((o(*゚▽゚*)o)))

评论(9)
热度(96)

© 灯花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