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花鹿

【文采用时方恨少,细节从此是路人】
【魔道忘羡+全员】

【魔道祖师】知不知(15)【金氏+聂氏】【Boss组+莫玄羽】

原作向,忘羡之外无CP。

第一更:1-9

前一更:14


15 相持

薛洋不准聂怀桑挖地去查看左手,说会被金光瑶发现,强行将他带往蜀东。

“藏你大哥右手的那块地方现在我占着了,连金光瑶都进不去,想让他不发觉的话,就去那里看。”

聂怀桑还是不太信,虽然人跑不掉,嘴上却不放过他:“你占着了?知道你没死,他不对付你?”

“他不能让人知道当初没弄死我,有了义城那个据点,他也很难弄死我;而我是个该死的人,已经死了的人,所以也不可能主动出面揭发他,一个僵局,你懂吗?”

“所以你答应把证据给我,条件是我帮忙?”

“对,我需要找一个人,目前只有莫玄羽办得到,”薛洋解释道,“但咱们可都是彼此认识的,我还知道他出事是个意外,并不是金光瑶害的,所以他绝对不会跟金光瑶翻脸,我就只能找你帮忙了,你现在信了吗?”

聂怀桑听得有点晕:“你究竟要找什么人,还要经过莫玄羽和我两关?”

“夷陵老祖魏无羡啊。”

“………………”

聂怀桑差点噎住,终于是闭了嘴。


自从晓星尘自尽,薛洋就一直在寻找挽救的方法,义城城内甚至周边都被他找遍,完全没有发现散失的魂魄。他能力有限,手里资源更是有限,能维持住仅剩的残魂已经算不错了,能不能仅凭那点来温养再生,也很难说。想来想去,恐怕要请教道上的老前辈了。在那之前,得做点出山的准备。

杀常萍是泄愤,更是为了实验到底能不能控制好霜华。只会暴露自己的事,若是没有什么别的好处,薛洋不会去做。

衣饰能换,神兵不换。霜华既能自动指引尸气,也许有什么特别之处,要是认主,那他冒充晓星尘行走江湖的计划就是痴心妄想。这时候他随身携带的晓星尘的残魂发挥了意想不到的作用,霜华感应到主人的微弱存在,完全没有任何失控或者封剑的迹象,只是失去了指引能力——这恐怕是因为晓星尘师门特有的修炼和灵力催发法门才产生的——他用起来十分顺利,连双手剑都练得行云流水,一时间还有点双剑合璧的窃喜,好像晓星尘从未离开过似的,紧接着就更加咬牙切齿地痛恨起毁掉现状的宋岚来,故意要恶心他一般,能把他带在身边就带在身边,非要他用晓星尘的双眼,看着自己模仿晓星尘的本事一天一天见长,看着降灾取代拂雪伴在霜华左右。

杀常萍为打草,接下来就是去金麟台潜伏起来等金蛇出洞。他印象里金光瑶收集的魏无羡手稿可不限于炼尸,还有一些跟他关系不大的也许能派上用场,结果快一年下来也没混进金光瑶的密室,只是跟踪金光瑶和苏涉,从头到尾看了他们安排的两场献舍,还把莫玄羽的事几乎理清楚了。

金光瑶千算万算,算不到真相。

薛洋会利用走尸引走霜华,从而引走晓星尘,被他放风筝一样带着避过例行巡视的苏涉,至于普通小姑娘阿箐,并没有任何仙门中人认识她,遇上也只当是本地居民,加上有薄雾遮掩,苏涉以为走尸增多是聂明玦右手作怪,还一遍遍以破障音清心音压制安抚,被利用了也不知道。那些走尸他认为正好用来吓走会接近聂明玦右手的当地人,便留着没管,既未近身,当然不可能鉴定出那些人身上的霜华剑伤。

霜华再现后金光瑶再紧急派他赴各地查看,发现只有义城一处风水巨变、浓雾深锁,有心再探,但难敌数百走尸,也束手无策。

保险起见,对晓星尘和薛洋两人都做了招魂,一个都招不到。

那就安排献舍吧,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没有人临时反悔,阵法也没有差错,但薛洋活得好好的,晓星尘已是残魂,又被锁灵囊妥善护着,离他再近,还是一个都拘不到。

金苏二人没有证据空有满脑子怀疑不说,两场进行下来,还让薛洋把地上的献舍阵法仔细偷学了去,这一来除了偷手稿,竟然让他多了一条更有希望成功的新途径,那就是直接将魏无羡召回来,扣起来,给他做事。

这个阵不管莫玄羽会不会,只要他薛洋会就可以了,至于怎么能让莫玄羽心甘情愿去献舍,办法慢慢想,总有机会,结果在莫家庄潜伏了一阵子就发现聂怀桑还跟莫玄羽保持来往,真是天助他薛洋,等到聂怀桑第一次夜访莫家,被他干净利落地手到擒来。


“你找魏无羡干什么……”聂怀桑已经想到了最恐怖的几个可能,“阴虎符原件?像宋道长和鬼将军一样,召回来再杀了他做你的凶尸?我是不会帮你的!”

薛洋在心里暗骂一句,心道这个聂怀桑也不傻,知道自己性命无虞,张口就敢跟他硬碰硬,但他装了几年下来城府已深,远非昔日那个张狂跋扈的小流氓,到底还是压住了怒火,决定用一些真话来说动聂怀桑。

“我要他帮我修复魂魄。”

“………………谁?”

薛洋从怀里掏出一只锁灵囊,托在掌心递到聂怀桑面前,却丝毫没有放到他手里的意思。聂怀桑心领神会,知道这东西大概太过于重要,便只将手伸过去悬停其上,探查之后发现果然魂魄不全。

“这是谁的魂魄?”

“晓星尘。”

聂怀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晓道长他们不是你的仇人吗?杀了又要救?”

“谁说是我杀的了,再说我仇家是那个。”薛洋指指一边的凶尸宋岚。

“你真正有仇的其实是宋道长?!”

“废话。第一次打照面,他出手就抽我一道,倒是晓星尘给我留了几分面子。后来晓星尘看金家颜面只是想活捉我押过去,而他是有了证据就想直接杀我,你说我跟谁仇更大?他被晓星尘说服后又因为什么洁癖不肯出面,要不然怎么是晓星尘一个人押我上金麟台?”

聂怀桑一回想,这才发现以前从未留意到的细节。当时宋晓二人已结交,没理由晓星尘应下的事情,宋岚不知情、不相助、不在场,看来比起正道的追杀围剿,鄙视轻贱更触薛洋的逆鳞。

“宋岚这种态度都写在脸上的人,没什么心眼,只要我说屠他观是因为晓星尘,从此他看见晓星尘就会想起这事,根本没有心情再跟他一起搞什么开宗立派,再加上瞎眼的拖累,估计晓星尘也没什么精力来找我麻烦了。”

聂怀桑手都在抖。

“如果当时直接杀了宋道长,一定会被晓道长追杀到天涯海角,你才留他一条命、挑拨离间?…………我只知道你心狠手辣,没想到还有这么多算计。”

“我不算计,人家就算计我。”薛洋笑眯眯地说,“你大哥那是不爱算计人的,从来都是直接拍桌子出刀发话。结果怎么样呢?”

“你!”聂怀桑又忍不住扑上去,但是他和他的刀哪里是薛洋和霜华的对手,一击便被震得整条胳膊都发麻,旋即被宋岚按住,统统缴了去。

“这刀还是不能留在你手里,我先收着吧。再有一天就到义城,马上就能看到你大哥的右手了。”

薛洋摸出两块糖,一块塞进嘴里,一块递给聂怀桑,见聂怀桑一脸警惕地拒绝,嘲笑了一句“你们都不敢吃”,把那块也塞进嘴里。

TBC


====================

需要强调“痛恨宋岚毁掉现状”是洋洋这个扭曲娃子的心理,不是我的。

我不能接受洋洋和道长HE,但我坚决捍卫他对道长抱有这份执着的权利。

心之所向,理智无用。


评论(5)
热度(40)
  1. 奈bO灯花鹿 转载了此文字

© 灯花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