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花鹿

【文采用时方恨少,细节从此是路人】
【魔道忘羡+全员】

【魔道祖师】知不知(14)【金氏+聂氏】【Boss组+莫玄羽】

原作向,忘羡之外无CP哈    

第一更 1-9

前一更 13


14 祸福

这一次聂怀桑如说好的那样,晚上悄悄翻墙进的莫家。

为了追查幕后之人,这几年里他避人耳目潜行的本事也长了不少,面对普通人更是不可能会被发现。

把药交给莫玄羽后,又原样翻出去,却见墙根有个白影一闪。

聂怀桑第一个念头就是:是不是金家在监视莫玄羽,终于被他给发现了?如果监视者一直都选在夜里才来,那么以前没发现也是说得通的。然而又感觉到哪里有些矛盾:如果莫玄羽真的是完全无辜,为何会被监视?

按下心头悄然浮起的阴云,他小心翼翼跟了上去。


飞了几个时辰,那人在寻常车马大约要走三日左右的一座山里落了地,往视线所及处的一座祠堂走去。

聂怀桑越看越觉得有一个名字浮到喉间,呼之欲出。这白衣人御剑身法轻灵优雅,修为比他只高不低,落地后将剑背在身后,随着身形微动,剑鞘反射着细碎的光,粼粼如水,想必是因为表面饰物凹凸不平,或者是,镂空。

霜华。

将近一年前,残忍凌迟了常萍兄弟的霜华。

聂怀桑的心脏不受控制地猛跳起来。若是之前,他自然会表明身份,蹭上去一道夜猎,攀攀交情,但现在晓星尘心性有没有变,他是不太敢确定了。


晓星尘绕到这祠堂背后不远处,确认好了位置,抽出霜华戳进地面,似乎在探查着什么,看了片刻,他收剑离开,身形一晃就消失在附近的树木之后。

聂怀桑又谨慎地守了好久才走出来,走到刚才晓星尘戳过的那片地方,感觉阴气厚重,便从怀里摸出了一张燃阴符。那符刚拿出来就呼地一下起火燃烧,险些燎着他的前襟,他一惊撒手,等再有余力察觉到身后的动静时,已经晚了。他甚至都没有机会转过身来,就被反扭住手臂,接着后颈一凉,剑架到了脖子上。


“晓道长!晓道长!我是聂怀桑!不是什么坏人!”

聂怀桑没有办法,只好赶紧表明身份。

背后那人笑了出来。

“聂宗主,我知道你不是坏人,但我不是晓星尘,我是坏人啊。”

这声音聂怀桑在哪里听过。他惊疑不定地转头,转到一半先映入眼帘的是闪烁着不祥红光的剑身,脖子就如被定住一般,没法继续转了。

剑如其名,降灾。


人人都知道薛洋是金光瑶的狐朋狗友,后来被清理门户,眼下他既然好端端出现在这里,还乔装打扮成晓星尘,便说明一切不过是障眼法,就像当初被监禁一年马上又放出一样,还把白雪观给一锅端了,如今霜华都被他拿到,说明连晓星尘也遭了毒手。

想到他被监禁还是因为聂明玦给金家施压,聂怀桑的脸更白了,心知今天这是中了计,被他引到这里,心里默念道娘亲对不起孩儿先走一步,大哥对不起我没法给你报仇了,便不再装出那副软弱可欺的样子,咬牙切齿地说:“在我死之前让我问几个问题。”

薛洋饶有兴趣地看着聂怀桑变脸:“哎哟,我收回刚才的话,我看你跟金光瑶比恐怕也不差啊。想问你大哥是不是他害的,对吧?”

聂怀桑转头要去看薛洋,脖子扭成一个奇怪的角度,恨不得咬死他的样子:“是不是!”

薛洋松了手,将聂怀桑往前一推,打个响指,他身后一道黑影如鬼魅一样冲出,反超到聂怀桑身前,与他一起形成夹击之势。聂怀桑一看这人,心凉得更加彻底,知道今天自己是插翅也难飞。

“你不仅杀了他们二位,还把宋道长做成了凶尸?”

聂怀桑连自己的问题都忘到脑后了。

“除了他们不是我亲手杀的,其余的都是你想的那样。”

反正也是个死了,聂怀桑势如疯虎,扑上去揪住了薛洋的领口,过于愤怒,反倒一时说不出话来。薛洋完全不做抵抗,嘴角一咧,露出那对虎牙。

“别闹,现在这块地方就埋着你大哥的左手。”

聂怀桑顿了一下,又使劲推开薛洋,拔出佩刀要去挖地,然后被宋岚扯起来。

“哎哟小心,把鬼将军也一起刨出来可就坏了。”

薛洋这几句话一句一个炸雷,轰得聂怀桑脑子里嗡嗡响,半晌才又重复道:“在我死之前让我问几个问题!”

“不杀你,我有事要你帮忙,”薛洋很有诚意地说,“准备卖个人情给你。”

“你不是跟金光瑶一伙的吗?我凭什么相信你?”

“金光瑶当年是真想杀我,我只是一直没空找他麻烦。你要是不信,我带你去看你大哥的右手怎么样?”


TBC


相信我!!!聂二宝宝要开始跟洋洋斗智斗勇了!!!


评论(3)
热度(34)

© 灯花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