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花鹿

【文采用时方恨少,细节从此是路人】
【魔道忘羡+全员】

【魔道祖师】如果金江两位太太灵魂互换了…… 【忘羡】【轩离】

#忘羡# #轩离# #闪瞎蓝曦臣# #暴打金光善#

敲出“暴打金光善”几个字的时候我超级开心啦啦啦。


【如果金江两位太太灵魂互换了……】


虞夫人和金夫人是闺蜜。

闺蜜凑到一起,不是聊孩子就是聊老公。

聊着聊着就骂起了老公。


虞:儿子闺女都不争气,老公简直要把江家传给那个魏婴了!

金:老公天天出轨!气!

虞:我要是你我就带着金珠银珠打得婆婆都认不出他来。

金:我要是你我就好好教训一下小的让他知道谁是主子谁是家臣。


两位太太怨气太大,穿了。二人面面相觑。

两位家主和亲生孩子们得知真相,目瞪口呆。

在换回来之前,那就先分居一下好了。


金(虞):金珠银珠跟我走!

然后到了金家,天天三人快打,鞭子抽得金光善嗷嗷叫。金家家仆全体exm???


虞(金):好阿离你快过来!

然后拉着未来儿媳妇越看越欢喜。

虞(金):阿离啊我跟你讲我儿子喜欢什么blabla 趁婆婆我在,我给你面授机宜:)


一个非亲生所以不知道魂穿事件的羡:什么?虞夫人怎么回事?我罚跪日课都不用做了?

一个亲生所以知道魂穿事件的澄:知足吧你!


虞(金):儿子你妈现在在江家,快来

金(虞):子轩你妈现在在江家,快去

轩:为什么?

虞(金):你这个小笨蛋,阿离现在在哪哪哪你快去!

金(虞):留在家看你爸被你姨帮你妈抽,你帮谁?

轩:走走走

善:儿子你去哪???你爸快要被打死了!!!


金子轩到了莲花坞正赶上饭点。

江厌离顺手给羡羡剥莲子盛汤。

虞(金)太太脸色更阴了。

终于知道了真相的羡羡默默把吃的推给一边的金子轩。

江澄幸灾乐祸。


羡:不用罚跪是好,我已经好久没吃到师姐做的吃的了啊?!出门找吃的吧。

轩:太好了那个跟我不对盘的小舅子出门了!跟老婆约会没人打扰了!

虞(金):江澄啊,带着魏婴射风筝去玩吧,跑的越远越好啊。

羡:???

羡:好吧我回去拿风筝。

澄:我去给你拿。

虞(金):江澄你去给他拿。

羡:什么我在这个家的地位这么高了吗???江澄你今天好奇怪???

结果走回莲花坞发现门前蹲了一条狗。


为什么这里有条狗,让我们把时间倒回到金子轩来之前。

虞(金):你来的时候带条狗来!羡羡怕!

澄:你来的时候带条狗来!我想玩!


羡:老子要离家出走,老子要去当夷陵老祖 [怒吼.jpg]

湛:我家有兔,有兔的地方不会养狗的,你来不来 [期待.jpg]

羡:去去去!

曦:妈的虐狗。难怪狗要咬你。我连狗都能读懂了。


END


评论(10)
热度(234)

© 灯花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