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花鹿

【文采用时方恨少,细节从此是路人】
【魔道忘羡+全员】

【魔道祖师】知不知(13)【金氏+聂氏】【Boss组+莫玄羽】

没CP,原作向……继续私设如山。

是刀,是刀,是刀。

1-9

10-12

 

13 追忆

聂怀桑朋友原本还是有一群的,可惜后来死的死散的散忙的忙,明明是家主,却要刻意让自己沦为各大清谈会上的边缘人一个,渐渐地众人也都很少再找他攀谈。

莫玄羽算是只要见到了还是一定会打招呼的好友,虽然后来也有些防备和试探,既然这事一出,便也再没什么芥蒂,有空的时候会来看望一下,给他带些安神的药品、熏香和小法器——其中不少还是当年金光瑶去清河时带给他玩的,刻有金家的纹饰,只当转赠给莫玄羽做个念想——结果下一次来就发现全部不见踪影。

 

“别提了,在我这伤发作的时候,那些东西全都叫子渊拿走了。”莫玄羽摇头,“他娘当年想让他入仙门也入不得,一直很介意,只要不来找我麻烦,就当送他玩了,反正不是什么有害的东西。”
聂怀桑有点担心。
“但你安神的药不能断,下次我就晚上悄悄来给你,你藏好就行。放心吧。”
聂怀桑伸手要拍他肩膀,然后讪讪地缩了回来。

他们二人当初见面的时候,莫玄羽十四岁,还没开始长个子,一直是个“弟弟”的聂怀桑在他这里找到了点做哥哥的感觉,拍他肩拍得无比顺手,心下暗爽,直到莫玄羽十六七岁的时候终于反超。后来聂家衰落、金家崛起,就更不好意思以年长者自居,如今莫玄羽遭逢变故被赶回来,整个人的气场都弱下去很多,一时间让聂怀桑仿佛又看到了当年那个弟弟,但是,他个子还在那里,依旧是要往高了伸手才能拍到的。

想起小时候聂明玦也经常拍他肩膀,鼻子突然一酸。

虽然当年那群朋友之间,人人都拿“你大哥要打断你的腿”来跟聂怀桑开玩笑,但实际上他跟聂明玦的关系跟亲兄弟没什么两样,说要打断他的腿也只是因为他明明有资质却不好好修行,迟迟不肯结丹。

聂明玦是个在礼法上十分因循守旧的人,最看重一个人知不知道自己什么身份,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聂怀桑的母亲就是一个安分的人,从不试图挑战正室的地位,也把儿子教成了这个样子,反倒让他敬重有加,后来母亲去世,还是他主动提议的将这位姨娘扶正。
聂怀桑小时候简直被他宠上天,就是长大后不肯好好修行这事让他头痛,才开始把人连年塞去姑苏学习,还三五不时说要打断他的腿。实际上聂怀桑连个巴掌都没挨过,日子久了他也知道都是口头威胁,还学会了顶嘴。

 

“我们家修炼之道的确是有风险,但万事有你大哥我顶着,你不需要有多深功力,结个丹就好了,臭小子你怕什么!”
“对啊有大哥顶着,我结丹干吗。”翻个白眼。
“我聂家的人都是要娶门当户对的仙子的,还不结丹,大户人家哪位仙子看得上你!”
“那就不娶呗。”摸出扇子扇风。
聂明玦就乒地一拍桌子:“你敢去你娘跟前把这话再说一遍!我打断你的腿!”

 

但怕的事终究还是来了,他不得不一改当初的散漫,在小半年内迅速地完成结丹这临门一脚,撑起家族。还没等到他做出点成就,洗去自己在众人心中一贯的软脚虾形象时,就发生了聂明玦尸身失踪的事。
蛰伏,必须蛰伏,不然连他的性命都要给人盯上,他要是再被暗算了,聂家就完了。

知道有人在算计自己的压力很大,对一个肩负了全族安危的人来说压力更大,神经绷紧的时候会梦到有个高大的身影还走在他前方,给他带路,给他身后的全族带路,就不由自主地伸手过去,想要确认那是不是他大哥聂明玦。
然后惊醒过来,手还伸在半空。
就像他现在伸出去,停在了半空的手一样。


看着聂怀桑突然顿住的手,莫玄羽问道:“怎么了?”

聂怀桑回过神收了手,摇摇头不答,紧接着便告辞离开了。


莫玄羽猜测,大概聂怀桑是像多年前那样,想拍他肩膀,结果伸了手才意识到他才是更高的那个了吧。这个小动作好久没有出现过了,不由得他也回忆起当年。

除了金家负责授课的夫子,聂怀桑在学业上也是帮了他很多忙。他不像金光瑶那样事务缠身,所有时间都用来专心学习,前三四年进步很大,一时间暗暗欢喜,还记着金光瑶当年怕他心急走了岔路,鼓励他说同样起步晚的自己也是二十来岁才结丹,就飘飘然地想着是不是能超出这位兄长的记录。但他毕竟不像金光瑶那么聪明,回归金家后更有机会找蓝曦臣指点,终究是后劲不足,长到金光瑶成功结丹的岁数时,还徘徊在这关口;再去跟起步早但还是很晚才结丹的聂怀桑各种讨教,依旧不行。

后来就出了事。有时候会想,如果当时他已结丹,是不是能抵抗得住呢。

惊觉自己又想到这件事上去,莫玄羽努力想要收住不受控制的思绪,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脑袋里有几根钉子突然刺入,脖颈处也能听到筋断骨裂之声,他本能地抬手护住脖子,但仍然无法缓解那直接写入记忆的剧痛。

聂怀桑的到访对他来说喜忧参半。他既是如今唯一的朋友,也是这记忆的导火索,更是对在坦白和隐瞒之间举棋不定的他的拷问。

他很快就失去了意识。


TBC


6月2日增补的说明:

我错了,这一章发布的时候,为了把阅读时的情绪吊高,硬生生停在了怀桑那里。

但回头一看,莫玄羽这段既没变换场景,篇幅也不长,还是应该放到这一章来。

这事让我想起多年前心理测量者里宜野座扯断手臂的那一集。当时跟朋友说,从观众情绪来看,停在这里比较好,绝对能让观众大哭哭到下周、吐血吐到下周,但是如今才明白,并不是所有的情绪高潮都能够作为章回结尾的,因为有些后续必须交待但篇幅并不长,节奏和情绪,只好选节奏了。

写作是门学问。

评论(5)
热度(42)

© 灯花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