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花鹿

【文采用时方恨少,细节从此是路人】
【魔道忘羡+全员】

【魔道祖师】莲 (金子轩x江厌离)

2017.1.2 增补说明

这篇被修文版打脸了!

当时属于留白补完,现在原作写明白了,就是与原作冲突了哈~不修不删,留着存档吧。


……………………………………


原作向BG注意。不会开船。没有文笔只有ooc。
被wifi当年大骂说迟早有天要姐夫死在他手里那个伏笔狠狠捅了一刀,瞬间决定给姐姐姐夫发个糖。




***

射日之征收尾后,金子轩也终是闲了下来,越来越觉得日常饮食中少了那碗莲藕排骨汤,交待厨娘去做,怎么改都不是想吃的那个味儿,念念不忘,后悔不迭。
金夫人问了一下儿子的随从,明白这阵子一直在折腾的莲藕排骨汤是怎么一回事后,除了数落一通“为娘当年给你定好了你不要,现在没了又想”,自然还是要好一番指点鼓励。

于是江澄就收到了金子轩的信,说听闻莲花坞出产的莲藕品质上佳,望采买一批云云。
江澄一看就知道这不知农家几月天的傻白甜大少爷又惦记着姐姐的汤了。现在莲花刚谢,莲蓬还在生长,夏藕不合适,秋藕还未到时,哪来的好藕给他炖汤。
当年在云深不知处,但凡他能假意夸姐姐两句,也不至于大家打那一架退了亲事,又或者避开江澄和魏无羡,他怎么品评未婚妻还是别家仙子,听不见也就算了。到了岐山,也是不管不顾他爹叫他多巴结少出头的指示,居然敢正面抗,再后来就是冤枉姐姐真相大白时被魏无羡骂得那么凶也找不到个台阶自己下。
真是歹竹出好笋,他亲娘功不可没,眼见夫君那人品是坏得没指望了,只能把全家的脸面都赌在儿子身上,倒也养出个正直的性子,可惜,不知道给姑娘家留面子。
江澄不冷不热地回说,刚到摘莲蓬的季节,家里上年的存货也不多了,送你几斤凑合吃,再等一阵子才有今年的秋藕出塘,便遣来人带了东西和口信回去了。
魏无羡则在外头游湖喝酒打山鸡浪了一整天,根本不知道今天这一出,不然金子轩连这几斤藕都别想捞到。

***

从想买藕这件事开始,金子轩就时不时差人来送钱取藕,托江澄去跟江厌离赔不是,去请教,从食材挑选、烹调手法到佐料产地都要问,问完了做完了吃完了还是说,不得其法,不得其味。
就差没说“我只想喝你亲手炖的”了。
魏无羡特别生气:“早干吗去了!但凡他当年能给人一点面子,也不至于现在要丢掉面子自己贴回来。”
然后就啰里吧嗦嘴不停,金光善不是个好东西,金子轩将来肯定也是个要拈花惹草的,师姐幸好摆脱了他家,绝对不能再被哄回去了。
江厌离把碗搁到他跟前:“阿羡说了半天了,嘴巴干不干,来喝汤。”
于是魏无羡话题又跑到“师姐手艺天下第一活该金子轩以后再也吃不到”上去。
江澄知道江厌离还是喜欢金子轩的,只是误会那次被寒了心,所以没法像魏无羡那样痛快骂一场,低头默默喝着自己的汤。他想,母亲当年只交待魏无羡好好护着自己,没顾得上姐姐,对父亲提出退婚也是很不高兴,如果金子轩是真的认识到了姐姐的好,真的能把这寒了的心再捂热,也算是了却母亲一桩心愿了。

过了一阵子,江澄就发现金子轩不再找自己传话了,信直接送到江厌离手里了。
再过一阵子,也就是魏无羡“叛出”江家后,连信也不用了,直接往江家跑了。
还美其名曰,虽魏无羡致金家多人死伤,既已叛出,金江两家从此也毫无芥蒂,多走动走动以示友好。
明明是魏无羡在的时候你生怕来了会跟他打架,让姐姐对你印象更差啊。江澄很无语,但看江厌离不置可否,也就由着他去了。

***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江厌离给金子轩的表情也起着变化,从满脸冰霜到不置可否,到时时显得为难纠结,莲花坞周边也又到了秋藕快出塘的季节。
秋藕出塘,意味着莲花坞的家宴也快到了,江厌离得出门去查看周边的荷塘并选定一批来采收,金子轩坚持要跟去,说一是安全起见随行保护,二是学习如何挑选莲藕。
江澄看向姐姐。以往江澄或者魏无羡总是要出一个人陪着她去的,现在就看她给不给金子轩这个机会了。江厌离纠结了一会儿,不知道是真的觉得这借口太正当太难以拒绝,还是态度进一步软化了,总之是答应了。

二人乘了一叶小舟,荡进湖心。
江厌离一路上只是看看莲蓬,随手摘几片荷叶,似乎是到了她认为满意的位置,才站起身来,开始用竹竿往湖底淤泥里探去。旱地长大的金子轩忘记平衡的重要,也移步伸头去张望,小船被他压得顿时一晃。
金子轩大惊,一手握住江厌离的手,一手揽过江厌离的腰,千钧一发之际稳住了身形,回过神来,腰是放开了,手却是抓住不松了。
“阿离……”
“…………”
四周静悄悄的,只有偶尔两声水禽鸣叫。
“当年解除婚约,我听阿澄阿羡说过,是为了你那一句话,‘那她究竟有何处让我满意?’”一直回避金子轩各种暗示的江厌离难得地直指核心,“这句话还给你,我现在究竟有何处让你满意?”
这要是答不对,今后都不用来了。虽然金子轩花言巧语哄姑娘的本事还是不行,但已经为这时候准备了腹稿演练了无数次,又是发自肺腑,哪还有手足无措的道理。

“我母亲,早早就为我寻了一枝莲藕。”
“我不懂事,觉得那莲藕灰蒙蒙的不好看就不肯要,后来才知道它会开出莲花。”
“现在我后悔了,只能时常过来看看,但是不知道这朵莲花,还肯不肯为我结出莲子。”

江厌离看了金子轩好一会儿,才挣脱开他的手,微微探出身子,折了小船近旁一支饱满的莲蓬,递到金子轩手里。

“下月初的家宴,来喝汤吧。”

END

评论(15)
热度(339)

© 灯花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