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花鹿

【文采用时方恨少,细节从此是路人】
【魔道忘羡+全员】

《视觉系老祖》

首页被魔道祖师全面攻陷,我好奇之下也进了坑。存个段子……

娱乐圈PARO,各种胡扯,末尾处比微博版多了补遗。

我披着视觉系外皮伪装高大上,还是被组织一语道破是杀马特(宝宝心碎了,宝宝需要wifi提供锁灵囊)

-----------------------------------------


《视觉系老祖》


最初没有什么娱乐圈,只有文工团。

文工团属于各省各市各地,只会唱唱红歌,捧场的只有老干部。

文工团什么都好就是工资低,小年轻们买不起房结不了婚,心生不满,于是一个小粉红自立门户开了娱乐公司。


温氏娱乐一不小心走上正轨,大把迷妹撒钱,学员培训班爆满,大红大紫如日中天。其他小鲜肉们也纷纷自立仿效,可惜只能分到剩下的小半块蛋糕,业界已经是温氏独大,什么电视台都顺着他家委屈别家,说不同台就不同台,说要主演就给主演。

好在一样米养百样迷妹,终究还是有人不吃温家那活力四射耀眼小太阳路数,于是现在总算稳定下来硬汉style聂家,反差twins蓝家(谁管他家是不是真twins),明明不是gay也要一身基佬紫拉风卖腐的江家和富二代boy金家。



蓝家的培训班在业界风气十分好。制度严格、持证进出、作息固定、男女隔离,家长们都说娱乐圈大染缸,唯独视蓝家培训班如军校,一百个放心。

迷妹是不会满足于各家小鲜肉内部消化的,特别是卖腐路线的江家,分明只有收养来的魏婴一个人在努力撩撩撩,可惜骗不了自己,撩妹远比撩汉快准狠,亲生的江澄虽然天天努力放电,却不是撩人的放电,迷妹们天天拿努力卖腐却还是本色演出这事笑话江家,虞太太愁画风怎么办,改呢跟人撞,不改OOC,天天抱怨脑抽定了这个路线的老公。

于是听说在蓝家培训班那种不可能的地方,看起来笔直笔直的魏婴,居然成功撩到了万年冰山蓝湛之后,迷妹们疯了一样砸钱打榜,当年就把魏婴江澄送进四五名,三甲当然还是雷打不动的蓝家反差twins和富二代boy金子轩。


温晁宝宝不高兴了!温氏要出手了!

电视台一声令下,新节目小鲜肉去哪儿立马上线,每家都要安排两个艺人去参加,小透明的不要,一姐or一哥or亲生的,起码去一个。

各家总裁捧着台柱子签好的合约重排早就定下的档期,一边给商家支付违约金,一边心里把温氏问候了祖宗十八代。


温家派系也是手眼通天,胆大包天。节目拍着拍着,对着摄像机镜头呢温晁就想占一个新人妹子绵绵的便宜,他现任女友网红娇娇一肚子火,却也只敢跟着挤兑绵绵,在野生动物园拍的那集就想把绵绵推出大巴车外。

魏婴江澄当场就黑了脸。

今天敢动新人妹子,明儿说不定就敢动当红一姐。江家一姐江厌离那对江澄是亲姐,对魏婴胜似亲姐,两人自然想到这层,正想上去给绵绵解围,没想到金子轩和蓝湛两个人先发作了。

温晁知道江厌离和金子轩谈着呢,居然还没领证就敢站出来,恶狠狠心里发誓要让金子轩胡萝卜到底隐退滚蛋,强娶了江厌离再跟她离。

但蓝湛是个怎么回事儿?不就是前天强行收购他家不成,打了一架砸了蓝家总部办公室,害他从楼梯上滚下去严重扭挫伤到现在还没好完全吗?

都特么的反了,温晁一怒之下叫司机别断了大巴车钥匙,跳下车喊来管理员的小巡逻车就扬长而去。

车上众人集体炸毛。手机都被没收了,外头是野生动物园啊!只有魏婴一个人想着特么的还好是野生动物园不是流浪狗收容所。


野外生存魏婴还是有一套的,他赶紧地让江澄弄出几个火把,防备着真碰上猛兽,自己架着腿还在疼的蓝湛断后。

路上魏婴问蓝湛怎么让他这个伤员过来,他家大哥呢,蓝湛说他哥带着重要文件合同暂时转移了,搞不好他家得重找地方营业,叫他们江家也防着点。蓝家人多底子厚没彻底扳倒,不代表江家就肯定能撑得过去。

一群人从快晌午摸到第二天天亮,才从野生动物园腹地摸到门口,出来就怒而报警。

警察说,没死没伤,报啥警,不立案。


魏婴跟江澄一肚子气回到家,还没来得及提醒家里做好防备,江老板就已经公布了坏消息,他们已经被温家算计了,要申请破产。虞太太说放心,儿子你们已经被解雇了,这样身上没债务,吃饭要用的乐器和能坐着收钱的版权给你们留了几样,明天开始我们老两口就要离开大城市,回老家去执行破产者的法定生活方式了,有哪家愿意签了你们,放心去。

江澄一急,口不择言,怪魏婴跟金子轩蓝湛一起替绵绵出头。

魏婴没反驳,当天夜里留了个字条说他什么都不要就单飞去了,独辟蹊径玩起了视觉系。温氏娱乐并没有占据这块蛋糕,于是他一时间无人竞争,收入可观,稳步攒着本钱。


不过最后温氏并不是倒在正面的市场竞争上的,是财务出了问题。之前为了搞垮蓝家江家,有些说不得的资金动向,被一个混进去做审计的金家卧底抓住把柄,公告一出,股价哗啦哗啦往下掉,雇佣黑社会去蓝家江家打砸抢的事情跟着曝光,野生动物园的狠毒用心又掀起轩然大波,直接信誉倒台,商业合作大批取消,宣布解散。

娱乐圈终于又风平浪静,各家专心经营自己的业务,金子轩跟江厌离结了婚生了娃,留下江澄一个人挑起江家大梁,爹妈暂时还回不来。


有些人吃饱了没事找事,这温家没了,业界矛头居然就转向魏婴了。
说视觉系奇装异服,魏婴表示呵你们演唱会不也浓妆艳抹;
说路线颓废带坏小粉丝,魏婴表示呸当我不知道你们酗酒嗑药;
说收留温氏留下的小透明他是不是真弯,魏婴表示哟你不知道老子卖腐出身吗。

蓝湛也跟着说你这个唱法伤嗓子不是长久之计,魏婴表示我又没准备签你家,要是签了我绝无二话,你想怎么包装怎么包装。蓝湛没词了。


黑着黑着就坐实了,渐渐地就被粉丝家长看不惯了。业界的帐可以不买,但是衣食父母的父母的帐必须买。魏婴想了想说要不出国旅游休息顺便安心创作一阵子,咱不搞视觉系了也可以做幕后对不对,我写的歌编的曲,你们一个个的还不是扑上来买,啧啧,装什么大尾巴驴。于是这事儿就定下了,临走前跟视如亲人的江家人吃个饭。

哪知道就被狗仔队盯上了。魏婴一怕狗二怕狗仔队,飙车飙到飞起,咣当一下撞了。江澄运气好只是擦伤,魏婴骨折加破相,金子轩和江厌离重伤不治,留下个不到一岁的儿子。

抢救回来能开口之后,魏婴一头一脸还裹着绷带呢就把狗仔队怒骂一场,媒体得罪了个遍,更没脸见江澄,出了院就不知道跑外国哪个旮旯猫着去了,一走十三年,蓝湛电话都要打爆,活活听着运营商提示从开始的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变成您拨打的用户已停机最后到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金家也是哭天抢地,一哥赔进去了,只好重新打造,推的便是当年那个立下大功的卧底。

当年打击温氏时,股市战场上魏婴跟江澄投了不少钱参与运作,但看起来还是财务丑闻一击必杀的功劳更大。这个立大功的审计人员金光瑶,也是个有点来头的人物。

彼时蓝家办公楼被砸,蓝曦臣带着重要文件转移,有一阵子联系不上本家,钱花完了只好去打工,在一个单身母亲开的小酒吧做个伴奏,她很快看出来蓝曦臣不是一般人,和盘托出儿子的身世,说是金家老板的私生子,如果这次能帮到他,希望通过他引荐儿子认祖归宗,若是不行,也请他帮衬介绍个正经工作,不要呆在她这个三教九流鱼龙混杂的酒吧就是了。聊完才知道他是蓝家的少东家,顿时千恩万谢的,把儿子就托付了。

通过蓝曦臣的引荐,金光瑶先去了人手不足的聂家就职,不过也没什么功劳,反倒在聂明玦那里落了个错处。财务两本帐大家都懂啊!怎么聂明玦就不懂呢!

金光瑶以前在家就是管帐的,逃税逃得一把好手,头天聂明玦还夸他账务做得清楚,第二天看到他报上来的第二本帐就大发雷霆,不准他再做财务。

聂老大什么都好,要颜有颜、要身材有身材、要身手有身手,就是一身正气脾气暴,要不怎么海外拍戏回来一听说几家都遭了温氏暗算,马上就牵头说要撕掉温氏那身人皮呢。金光瑶脑子也快,立马辞职报告一打,跑去温氏应聘,美其名曰卧底,然后立个大功,风风光光回了金家,可算是圆了老妈的梦。

后来魏婴被黑,全都是金光善和金光瑶在搞鬼。金光瑶回到金家后,亲爹挺欣赏他做小动作这点本事的,一合计就开始买水军铺天盖地黑起来,终于黑得他要退圈,千算万算没算到因为江厌离这层关系,金子轩也跟去吃饭,把小命搭上了。

金家哭完不得已只能把金光瑶推上去要培养成一哥,但他毕竟不是培训班出身,文戏尚可,武戏抓瞎,早年生活不好营养不良没长开,身高搁娱乐圈妥妥的硬伤,压力山大,好死不死还被聂明玦盯着不许找替身。


金光瑶生气又委屈,我一个财务出身的,文戏就算了武戏还不让我用替身啊?一不小心说出心里话“大哥你一米九想找替身也不好找就别拿我一米七开刀了行吗”,聂明玦恨铁不成钢,逼着金光瑶第二天绝对绝对不准用替身。

金光瑶摸摸鼻子,然后摸走了剧组给聂明玦准备的加固版钢丝扣环。安全第一,害怕出事。

结果转头就出事了。第二天临时换拍聂明玦戏份,金光瑶忘记把扣环换回来,就见聂家大当家的,台柱子,一哥,刚从高台上跳下就崩碎了普通版扣环,砰地一声平拍到地上,脑震荡加四肢骨折,算是废了。

现场顿时乱了套,金光瑶吓得大气也不敢出,事情要是传出去,真忘也要变成假忘,跳进黄河都洗不清,趁着去帮忙抬人上救护车时把一检查就知道不对版的扣环碎片摸进袖子里带走。后来再去现场找其他碎片,怎么都凑不齐完整一只,也不知道是真找不到了还是被警察收去存证了。

警察又说,意外事故,报啥警,不立案。

金光瑶这才稍微松一口气,把这些碎片和他拿走的加固版扣环搁一起供着了,生怕捡回一条命却接受不了现实得了精神分裂的聂明玦从精神病院跑出来一把捏死他。

不过最后事情还是败露了,持有最后一块碎片的聂怀桑带着警察搜了他房间,不想坐牢的金光瑶钻空子给自己搞了个精神病鉴定书,结果被扭送了聂老大待着的同一家精神病院。


十三年后,魏婴拿着改名魏无羡的护照终于又进了关。这阵子他在四处旅游寻找灵感,顺便回国内看看,去个什么音乐节转一圈。结果到了就看见各家新人们搭着台子斗人气,在旁围观得不亦乐乎。

蓝家台上出了点状况,下一场古风曲,要用的古筝突然歇菜了,小孩子们满头大汗,打电话求前辈带设备来搭救。

魏婴一时兴起抽出笛子帮救了个场,回头就被带着琴赶到现场的蓝湛一把捉住拖回蓝家总部大楼,先把人摔进自己的专属化妆室,然后把蓝家的签约制式合同摔到魏婴面前。

作甚?魏婴问。

你的。蓝湛答。

这不对呀,当年手术整形修复时他就要求换个脸的,骨折长好后也矮了几厘米的,这怎么认出来的?魏婴还想死不认账,蓝湛说,你演奏的小动作,换气的节奏都变不了。

真特么的日了蓝湛了。魏婴哭着签了名,什么烟熏妆红蔻丹统统被洗掉,被蓝湛塞进队伍做了他全国巡回solo con的特邀嘉宾,一边叹息老子当年为什么要立签不签蓝家的flag,一边报复性地撩蓝湛。过了一阵子后又恨不得再给自己一嘴巴,怕狗不敢说日了狗了,随便换什么不好非要说日了蓝湛了,flag立得比云深不知处大厦楼顶的避雷针还要高,到头来被蓝湛给日了,还是心甘情愿的。

江澄后来也知道魏婴回来了,也是又气又心疼,一边骂魏婴当年脑抽飙什么70码,一边捏着魏婴留给他的版权合同哭。


(到这儿就没啦~)

-------------------------------------------


一个wifi~不插高旗怎么发送电波~给他插旗!

蓝家老被雷打中的原因,就是楼顶上的避雷针干不过wifi头顶的旗子~

评论(8)
热度(203)

© 灯花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