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花鹿

【文采用时方恨少,细节从此是路人】
【魔道忘羡+全员】

聊聊《忘羡》曲吧

 《忘羡》曲既是汪叽确认羡羡身份的重要证据,也是文末超大一颗糖,我之前就对它的来历和用意有些兴趣。

虽然有些同好认为真相并没有多复杂,《忘羡》曲只是汪叽的日常习作,在暮溪山偶然得到出场机会后,从此具有了特殊意义,才让汪叽决定珍藏,不再示于人前,然而我却觉得,可能这曲子,原本就是汪叽专为羡羡而作的。

 

让我开始有此怀疑的线索是血洗不夜天那一段,羡羡对汪叽说“从前你就该知道了,清心音对我没用”。

从前。清心音。没用。

意思就是说,以前汪叽就给羡羡弹奏过多次清心音进行安抚,想来应该是射日之中大家都火气不小的那段时间吧。可是到了这一世去揭发瑶瑶的时候,蓝大介绍了《洗华》,见识过很多玄门名曲,《招魂》《安息》信手拈来随时都能跟上合奏的羡羡却不认识。那么可以推知,汪叽给羡羡弹奏的清心音肯定不是《洗华》。

回到文章开头,羡羡想要一支曲子来安抚发狂的温宁时,《忘羡》曲自然而然地就浮现在他心头,所以我倾向于,汪叽多次给羡羡弹奏的清心音正是《忘羡》曲,只是汪叽不便挑明,含糊地用清心音这种分类名(与之对应的有破障音等)来称呼它,于是羡羡在不知其来历用意的情况下牢牢记住了旋律和功效,需要用的时候自然地就用上了。

 

真喜欢一个人,是经常会想起对方,为对方处处着想,对方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会想帮忙的。毕竟蓝妈妈就是做了正道不能容之事才被关的,身边已经有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当另一个重视的人也可以窥见风险的时候,谁会不想去阻止呢。汪叽这一世对羡羡修鬼道明显宽容许多,想来也是之前探知羡羡灵力有损,可能因此猜测过羡羡走鬼道是不是无奈之举,加上十三年间反复考虑过,什么正邪不两立远不如羡羡活着重要,如果羡羡能回来,他该用什么态度去面对。

如果日常都把人忘在脑后,如果除了口头关心完全没有任何实际行动,那叫什么喜欢啊。

我觉得《忘羡》曲就是汪叽的实际行动之一。

 

而我这个猜测要想不被推翻,需要有一个时间线上的支持,那就是在它首次出场前必须要有汪叽认清自己心意的标志性事件。

在我个人的理解中,汪叽的心态转变过程,具体来说是:

从求学开始注意到羡羡;

从春宫图、两只公兔子事件开始模模糊糊地将羡羡与同性之爱建立联想(通俗点说就是开了新大门),对自己的心意有所察觉,只是此时还处在礼教之下的疑惑、矛盾与抵抗状态,忙着跟自己思想斗争,没有空闲去关心羡羡的事;

岐山射箭大会被扯掉抹额后因为这种“居然又是他”的“命运感”而放弃抵抗,认可自己的心意,正式进入暗恋状态;

在暮溪山为香囊吃醋和咬手臂,则是心意暴露出来的表现。

那么暮溪山正式出场,谱成时间在先的《忘羡》曲,就有可能是岐山射箭大会之后,汪叽回想起羡羡早年的鬼道理论发言而感到忧虑,为他着想而作或者说至少是以他为契机而作的。

 

前面提及的与部分同好对《忘羡》曲理解不同,可能也是来自于对汪叽认清自己心意的标志性事件的理解不同吧,别人理解的是在暮溪山,汪叽是先谱曲后因为吃醋而察觉心意,那这个猜测自然就不成立了;我的理解是射箭大会察觉心意,然后谱曲,在暮溪山首次启用,那么为羡羡而作的猜测是可以成立的。

虽然可能有些cp脑了,但是,忘羡本来就是官方盖章的cp呀,我cp脑一下也没事吧=v=

 

 

最后祝魔道两周岁生日快乐~~



评论(18)
热度(343)

© 灯花鹿 | Powered by LOFTER